当前位置:小说控 > 现代言情 > 我的男友是明星

楔子

更新时间:2017-02-17 本章字数:3020

夏青青一脸欣喜的转动钥匙开门,这次的实习成果不错,因此老大把自己提前放了回来,夏青青没有告诉男朋友郝仁自己要提前回来的消息,准备给他一个大大的惊喜。

 可刚打开门,就听到了屋子里有奇怪的声响。

 “哎呦!你不要摸人家那里嘛~”女子的娇喘声和淫靡的交合声响彻屋内,“啊!你别,我要!快,快给我!”“你这磨人的小妖精,还真是欠干!”

 身为一个已经成年的女人,夏青青即使再无知,也听得出屋子里正在发生的是什么,只是,不知道是被什么驱使着,夏青青还在心里自我安慰,他应该只是在看片吧,绝对不是她想的那样!绝对不是!

 而当她打开房门之后,她的整个梦想都破碎在现实之中,就在那张男友曾经对自己海誓山盟的床上,自己的男友,正在和一个自己完全没有见过的女人做着那种事情,极尽羞耻!丑态必露!

 夏青青终于再也忍不住的爆发了!

 “郝仁,你给我滚!我这辈子再也不要看见你!”

 夏青青不管三七二十一的把手里的东西一股脑的全都砸向床上那对狗男女,她声音凄厉,满面泪痕,一张俏脸上满满的都是失望。

 而那对男女面上却毫无愧色,女人还尖酸刻薄的说道:“夏青青,你以为自己是什么大小姐么?还守身如玉!我的仁哥哥……”

 还没等她说完,就被同样在床上的男子制止了,男人看着夏青青,有些不落忍的话刚要说出口,就发现夏青青已经跑到了出去。

 原本晴空万里的天忽然落下了倾盆大雨,夏青青一个人在外面跑着,雨水混合着脸上的泪水,不知道是雨水打在身上比较疼,还是她早已撕裂破碎的心更疼。

 她漫无目的的在路上跑着,没有方向,甚至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跑出来,那个家是她跟郝仁曾经的爱巢,她曾以为自己和郝仁会跟其他的情侣一样毕业之后就结婚,然后幸福的过日子,只可惜,她想得太美好,而现实,却太残酷。

 -

 光怪陆离的酒吧里,酒吧的名字叫做Date虽说不是那种糜烂到有某些服务者存在的地方,但这里,确是出了名的一夜情极多。

 拍了一天戏的云舒原本是想要回家早早休息的,却被助理小李叫过来说玩玩。

 他坐在酒吧的角落里,戴着大墨镜,却依然掩盖不住他身上的贵气,即使是乔装打扮之后,还是有好多女人走到他身边请他喝一杯,甚至有的直接就要坐到他的大腿上,幸亏他躲得及时,不然他身上这套刚从意大利定制的衣服又要重新定做了。

 远远的,云舒注意到了一个女孩。

 一身白色的连衣裙,却被雨打得透湿,头发甚至还在滴水,与酒吧里的人格格不入。

 她手里捧着的却不是一杯符合她气质的热可可,而是一杯Date特色的‘烈焰红唇’。

 云舒虽然对酒不甚了解,但是因为最近搭戏的女一号对鸡尾酒有着着迷一般的青睐,所以他对这种东西多少有些了解,烈焰红唇,喝的时候也许只是觉得像樱桃汁一样酸酸甜甜,但这酒后劲很足,若是没喝过酒的人估计喝不到两口就会醉了。

 醉了之后自然是会发生什么的,云舒忽然想到这一点,但不知为何,他的目光就这样的被那个浑身湿透的女孩吸引,他好整以暇的看着她,就像是在看热闹一样。

 果不其然,就在夏青青喝完了整杯酒时,两个一身杀马特的男人坐到了她的身边,对着女孩还未干透的衣服上下其手。

 夏青青扭动着身体想要推来他们,却发现自己的身体已经被酒精侵蚀得软绵绵的没有力气,她最后的记忆就是看到一个白衣男人走到她身边,搀扶着她出了酒吧的门。

 一辆白色的宝马车停在路边,白衣男子在司机的撑伞下把倒在地上不省人事的女人抱上了车。

 极致奢华的酒店总统套房内。

 昏迷的女人被丢在盛有一半热水的浴缸内,虽然被雨弄得浑身透湿,但却丝毫无损她的容貌,瓷娃娃一般的肌肤因为蒸汽的升腾而微微的带着些红晕,对于捕猎者而言倒是一盘可口的美餐。

 既然是美餐,好的猎手自然是不会轻易放过的。虽然他云舒不是一直饥不择食的饿狼,但是对于送到嘴边的美餐,岂有不吃之理?

 -

 夏青青做了一个梦,梦里的自己似乎在忍受着什么痛楚,浑身像是撕裂一般的疼痛让她醒转,然后,她发现自己的身体上方正覆着一个男人,虽然由于灯光的关系看不清脸,但她摸到了男人纹理结实的后背。

 她本想挣扎,但不知是对郝仁那个渣男的报复心理还是其他的什么原因,她终于还是没有反抗,默默地承受着这一切。

 完全没有快感的情事却并没有像她想象的那样草草结束,男人一直意犹未尽,但夏青青却由于体力不支再次昏倒了。 

 宿醉的不适感加上身体的异样感让夏青青在清晨的时候就醒了过来,她原本以为一切都是在做梦,但当她看到身无寸缕的自己和她旁边同样一丝不挂的男人时,她惊呆了!

 花了十秒时间反应过来自己现在所处的地理位置,紧接着迅速的穿好衣服,拿好手机和包包,顾不得身体的疼痛,夏青青把口袋里仅有的伍拾圆丢在了酒店的茶几上,顺便留下了一句“两不相欠”的便条,就匆匆忙忙的赶回了学校。

 云舒醒来后发现身边的女人早已不见,甚至连床都是凉的,若不是白床单上的落红,他甚至会误以为昨晚的一夜疯狂是一场梦,他赤裸着身体走到浴室,看到自己肩颈处被咬出的牙印,忽然觉得,若这是一场梦,倒也还不错。

(快捷键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