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控 > 悬疑推理 > 暗夜迷踪

第1章

更新时间:2018-03-17 本章字数:2854

长远镇虽然地处于山区,但是由于位于宁海县的铝矿开采区,经济繁荣程度与宁海县也是不相上下。

薛尚峰是长远镇派出所的干员,虽然是一个镇派出所,但是由于长远镇人流量大,而且人群也比较复杂,所以派出所的常驻警员也将近30多人。早上薛尚峰还在睡觉,就接到出警通知,说长远镇公园内发现尸体。

到达长远镇的滨河公园,薛尚峰把手放嘴边哈哈气。虽然已经是三月的天气,长远镇还是冷得够呛。滨河公园是前几年修建的,虽然花了不少资金绿化,但是在冬天,依然是一篇萧条。

公园里不让车进去,一路上也没有遇到人。薛尚峰老远的就看到前面有一堆人围着,他加快了脚步。

“怎么回事?你们都围在这儿做什么?”

薛尚峰出生在长远镇,那个时候,长远镇还没有发现铝矿,住户也就五六十户,长远镇的人,年老一点儿的人,他十有八九是认识的。他虽然是出警,但是丝毫没有端着,赶紧拿出烟,挨个散了一圈。

“小薛呀,那土堆上有个死人。”

薛尚峰让同行的警察先过去,自己也不着急去看尸体,便仔细盘问起来。

“你们谁看见的?”

“我”一个带着帽子的老头搓着冻得有点红的鼻子。

薛尚峰认识,那是他们镇上杂货店的老板,他小的时候,没少在那儿赊账买零食。

“杨叔,你怎么突然到那儿了?”

薛尚峰知道,这群老头老太太天天早上来这儿锻炼。但是,那个土堆是为了让公园看着有层次,专门挖来堆那儿的。而且上面种满了树,雪又没有融完,所以一般是没有人上去的。

“你可问对了,我平时就是沿着这底下的路走走。最近不是去医院检查出我得了脂肪肝嘛,医生就让我多运动,所以,我才想爬那儿也算增强运动了。谁知道,一上去,我就看到那儿有一个人跪着,差点儿吓得我摔下来。”

“你认得吗?”

“我哪敢仔细看呀!”、

先过去的警员突然跑过来,在薛尚峰耳边嘀咕了两句,薛尚峰脸色一变,没来得及和这群人打招呼,赶紧跑了过去。

上这座土坡的路由于白天雪融,晚上又冻住,有点儿滑。薛尚峰手拽着旁边的松树窜了上去。土坡顶部比较平整,而且还在正中央放了一个一套石桌椅。

那人就跪在石桌子前,身体向前倾,但是由于一个木头十字架撑着胸口,并没有倒下。薛尚峰靠近跪下看清后,还是忍不住震惊。

地上跪的人是郑毅,派出所的所长,也是薛尚峰的顶头上司。

“薛队,我们该怎么办?要不要向上头报告!”

薛尚峰也是有点蒙,虽然已经当警察将近二十年了,死人的案子也是见过。但是,那些案子,要么是打架斗殴,要么就酒驾,案情是很明了的。眼前这案子,一看就不是那么简单。而且,死者还涉及到派出所的领导。

“打电话到县里,找他们的人过来拍照,等他们法医过来在动尸体。”

虽然薛尚峰在派出所呆了二十年没遇到过这种案子,但是保护现场薛尚峰还是知道的。

“老薛,你说郑所长是怎么回事?”

“被人杀了!”还没等薛尚峰说话,另一个圆脸的警察就抢先说道。圆脸的警察叫丁一,去年才来派出所,平日里也是也福尔摩斯自称的。但是自从来了派出所,出警最多的是出去拉架,平日里没少抱怨,他福尔摩斯的大脑没有用处。

方脸的警察叫刘浩,来派出所也已经将近十年了,和薛尚峰一样,由于性格耿直,十年多了,还是一个小警员。他还没等丁一说完,就拍了丁一后脑勺一巴掌。

“还福尔摩斯呢,只要有脑子的人都能看出来,这不是自杀。你把双手绑后边,然后再从背后给自己一刀。”

丁一好像也习惯了刘浩的吐槽,不说话,反而有点儿兴奋的围着尸体看。

“老薛,你说老郑这是招惹了什么人了?老郑这人在所里也呆了快三十年了,人也和和气气的,怎么就有人下这狠手呢!你说,老郑都快退休了,怎么就遇到这事了!”

薛尚峰前几天还和郑毅一起喝过酒,那天喝多了,他还说在退休后,提拔薛尚峰做所长呢!这做所长的事情,薛尚峰也就那么一听,也没当回事。郑毅这人,义气,平日里谁家有个事也是能帮则帮,而且,出来办事,也是和和气气。平日里,也没见和谁红过脸。

薛尚峰拿出烟,给刘浩和自己点上。

“说不准,你说老郑走了,留下他们那一家子,可怎么办?”

郑毅虽然不是长远镇的人,但是在长远镇干将近三十年了,也算是半个长远镇的人了,所以,谁家什么情况,彼此也是知根知底的。郑毅儿子去年年底带回了女朋友,本来今年五一打算结婚。薛尚峰还记得当时他当时吹牛说,要邀请长远镇所有的人都来参加,而且不要份子钱。

站了很久,天气也越来越暗,但是周围的人却越围越多了。

“大家都散了吧!”

薛尚峰裹着大衣,搓着手。他知道,这个地方虽然小,但是小道消息传播可是一等一的。

“小薛呀,怎么回事?死的那个是谁?”

“大叔,这我们还不能说。你知道我们当警察的,这是有纪律的。我要是随便乱说,你说我得被开除了!”

周围人也不在问,但是依然围着,不肯散开。

警车一直拉着警报,等警车近了,人群更是一片片闹哄哄的。

迎面走来的男子脸色严峻,身材高大,后面的人基本是小跑着跟着他走过来。

“我叫贺鸣,县警察局刑事科的科长,你就是薛尚峰吧?”

“对,贺科长。”

“直接叫贺鸣就可以了。这位是我们县法医处的同事,叫罗婷,这位是刑侦科的同事,叫王瑜。”

彼此一一介绍过之后,薛尚峰就带着人往小山坡上走。

一通折腾,也快到中午了,虽然天气还是阴沉的厉害,但是比起早上,天气已经暖多了。周围的人,越围越多,要不是上面有警察守着,恐怕早有胆大的跑上去看了。

“薛队,你对这一块儿熟,你看能不能让人先散了?”

“贺科长,不瞒你说,这个我真的是没办法。你知道,咱这是小地方,但凡发生一点儿事,看热闹的人只会多不会少。咱也不能强行驱散,现在你的人不害怕警察,咱真的是拿别人没办法。”

贺鸣皱皱眉。

“那尽量让他们离得远一点。”

薛尚峰跑着去疏散围观的人群。

贺鸣看到一个中年男人穿着浅蓝色衬衣跪在地上,胸前撑着十字架,背上到处是血迹。刑侦科的人意境取证完成,贺鸣靠近尸体,半跪下,从侧面看着这个中年男人。

眼前的中年男人,脸色灰白,眉毛被刮得干干净净,最突兀的是,嘴上不知道用什么材料的东西画了一个叉。

“贺科长,能开始移动尸体了吗?”

“嗯,死亡时间能判断吗?”

“根据尸僵,尸瘢,尸温我们大约可以判断死亡时间大约是昨天晚上11点到凌晨两点。你知道,外面这么冷,肯定会影响尸温的,具体时间我们也没法定。”

“行,那你们搬吧,把记录做好。”

贺鸣今年才刚三十岁,他三年前调到宁海县,由于工作出色,被升为刑侦科的科长。虽然这个职位对贺鸣也没有什么实际的好处,但他心想,这也好歹是他工作的认同吧!

三年前来宁海县后,他也处理过还几起人命案子,什么仇杀,情杀,他都也见过,但是,办案人员被杀,他还是第一次见。

早上临行前,局长专门嘱咐,让他不仅要尽快破案,还要低调处理,不要引起恐慌。他虽然嘴上保证,但是看到案发现场那刻,他的直觉觉得这个案子简单不了。

很多人都说警察要拿证据说话,可是,作为一个警察的直觉,有的时候也是很关键的。

贺鸣拿出手机看看,已经中午十二点了。天气沉的让人不好喘气,雪还没有融完,长远镇的第一场春雨就要来了。

在贺鸣沉思中间,一声雷响,惊得他差点把手机掉地上了。尸体已经被法医带走,案发现场虽然被警戒线围着,但是贺鸣知道,等明天天晴了,这儿就会成了孩子探险的地方,再要找什么证据是不可能了。

(快捷键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