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控 > 悬疑推理 > 审死法医

第1章

更新时间:2018-01-30 本章字数:3486

相信大家都听说过医生剪破患者衣服,家属要索赔的事件,没想到,这种事情竟然也发生在我的身上,而且,我还是一个实习法医。

死者是一个小混混,在他们所谓的道上认识一些人,家属,自然就是和他平时一起混的人了。

我一个实习法医,根本没有单独检查尸体的权利,可是那天,大家都知道这个小混混死寻仇被人杀的,所以就叫我去看看,当做第一次独立验尸。

验尸过程很顺利,可是“家属”们说我在验尸过程中剪破了死者的衣服,价值三万块,让我赔钱。

我一个实习生,根本就没有那么多的钱,他们给了我一个月的时间,要是没有钱的话,就要去我老家,找我父母去要。

今天,是最后一天期限了,那些人早早的就来到了我租住的房间门口。

“萧然,期限已经到了,你老家的地址也在我的手上,你是给钱还是不给,别和个王八似的缩在龟壳里,赶紧出来。”外面的混混大声的叫嚣着。

打架的话,我肯定不是他们的对手,从小也只有别人欺负我。

想了一下,还是拨打了报警电话,警察说需要十分钟的时间才能到,我就在房间里面蜷缩着,连和外面混混对话的勇气都没有。

外面的人似乎是听到了我打电话,在用什么东西砸门一样,没多久,门就被砸开,他们托着一个很大的锤子进了房间。

“萧然,胆子不小,敢报警,老子今天就让你生不如死。”一个满身纹身的年轻人走到我面前,抓住了我的头发,朝着我的脸就是一巴掌。

几个人上来对我就是一顿拳打脚踢的,外面站了很多人看热闹,没有一个上来帮忙的,混混吼一嗓子,所有的人都散开了。

我被几个人拖到了山顶上面,他们对我又进行了新一轮的殴打,之后就开始搜身,把我身上的东西都仍到了地上。

“大哥,这货就一穷逼,干脆打断腿得了,让他涨涨记性。”这个混混尖嘴猴腮的,看起来就不是什么好东西,出这些主意就是在坑他爹。

之后,他们看到了我身边的手机,慢慢的放到了我手里,告诉我给家里人打电话,要不真要断腿。

我哆哆嗦嗦的拿起手机,想了很久,最终是把手机扔到了悬崖下面,我不能连累家里人,他们供我上学很不容易了。

几个人看见我的动作,上来就是一顿拳打脚踢,打的我都吐出了一口血,全身都是疼痛的。

“打你妹的电话,老子就算死,也不让你们得逞。看,飞碟。”说话的时候,我指了一下空中,所有人的眼睛都朝我指的方向看去。

我当时已经失去了理智,虽然平时胆子比较小,可是我现在已经被他们逼的没有办法,他们已经触碰到了我的底线。

跑过去抱住尖嘴猴腮的家伙,朝着悬崖就跑了过去,从悬崖上跳了下去。

“什么情况,我怎么没死。”我醒来之后,看了一下自己的身体,和之前的一模一样,可是在的地方却是很陌生。

这里人的穿的都是古代的衣服,建筑也都是古代的,我躺在大街上面,看我的人围的里三层外三层的。

我回忆了一下之前的事情,自己不是应该跳下悬崖了吗?难道是有演员救了我?暂时把我放在了片场?

“不好意思,走错片场了,你们继续。”我尴尬的笑着站了起来,企图从人群中走出去。

刚站起来走了两步,就被什么东西绊了一下,低头一看,是我抱着一起跳下来的那个小混混,我踢了他几脚,可是一点反应都没有。

趁着这个机会,我赶紧就跑,一转身就被两个人按倒在地上,而且他们腰间佩戴着刀,看衣服,像是古代的官差。

“有病啊,老子不是演员,就算是,也不用这么大的力气吧?”我奋力的反抗了一下,可是那两个人根本没有让我挣脱的意思。

一群人又七嘴八舌地开始说话,似乎说我杀人了还是怎么样,让这两个人把我带回衙门里面。

官差用很粗的链子把我锁了起来,而且还堵住了我的嘴,连让我开口的机会都没有,一直拖着我走。

到的地方还真的是县衙,门前还有两个石头狮子,一切看起来那么自然,好像不是在拍戏一样。

官差拿掉我嘴里的布,我吐了几口口水:“我说你们是不是有病,我到现在都没有看到摄像机,用演的那么好吗?和真的似的,神经病啊。”

我坐到了地上,告诉他们把手铐给我打开,可是我手放在手铐上的时候,就发现这是真家伙,金属的,我的手已经被勒出了血。

在路上的时候一直挣扎,没有注意到这些,但是现在觉得拍戏有点逼真了,拍戏应该用的都是假的呀。

两个官差在一旁嘀嘀咕咕的说了一阵,把我带到了公堂里面,而且让我跪下,旁边的衙役都拿着棍子,大声地喊着威武。

“穿越了?开玩笑的吧?是我小说看多了?”我看着周围的衙役,外面围观的人,就是没有发现摄像机。

刚跪下,几个人给我带上了脚镣,也是金属的,很沉重,我知道,这次的事情都是真的了,我也不是到了电影拍摄现场。

一个穿着古代官服的人从后堂走了出来,用力的拍了一下惊堂木,问我为什么要杀人,死者和我有什么仇恨。

我还没有说话,后面有两个人就把之前躺在我身边的小混混抬了上来,面色苍白,肚子没有起伏,怕过去试探了一下鼻息,摸了一下脉搏,果然已经死透了。

朝这小混混的脸上吐了一口口水:“呸,活该,让你追老子,现在死了吧,老子还活着。”

反正我也没有杀人,根本不用害怕。

几个官差把我拉到了一边,告诉我死者为大,不能侮辱,上面的官又开始问我。

我脑子根本就转不过来弯,那个家伙已经死了,可是我一点伤都没有受,这简直就是奇迹,估计是老天爷给我重新活一次的机会,一般穿越之后都有特异功能什么的,老子也能装一把啦,想想都爽。

“用刑。”我还在幻想,就听到有个人说了句话,之后就被几个人按倒在地上,刑杖打到了我的屁股上面。

“别打了,人不是我杀的。”我声嘶力竭的喊了起来,感觉腿已经不是我的了,完全没有了知觉,也从刚才的幻想中出来了。

外面听审的人又开始嘀咕,大概意思就是我穿的比较奇怪,死的人穿的也比较奇怪,肯定是从外面来的,要好好的审理。

“吵什么,老子可是从未来穿越来的,以后可是大人物。”我装出一副大爷的样子,鄙视的看着外面的人。

“啪。”

惊堂木再次响起:“本县断案,堂下肃静。”

我赶紧爬到尸体起前面,告诉他们这个人是摔死的,根本不是我杀的,让他们仔细的看看尸体就清楚了。

当我检查尸体的时候,发现这个家伙根本就没有任何摔死的痕迹,身上一点伤口都没有,连骨头都没有断裂。

一般摔死的人,由于内脏破裂,多多少少会吐血,骨头断裂,如果够高的话,连皮肤都会有破裂。

我们是从山上摔下来的,碰到一些树木和石头也是正常,起码身体会有划伤,可是他的身上一点这样的征兆都没有。

“死者为大,你竟然还去动尸体,这是大不敬,拖下去,安葬死者,严查此事。”县官惊堂木一拍,直接走人。

他娘的,这简直就是在坑老子,什么事都没有做,就定了罪,太草率了吧?这是让我再死一次的节奏啊。

这些人根本就没有理会我,把我扔到了大牢里面。

牢房里面阴暗潮湿,地上只有一堆干草,还有一个尿桶,其他的什么都没有了,别人看我的眼神也是非常的奇怪,好像我是怪物一样。

看了一下自己身上的衣服,确实有点奇怪,不过这也没什么,反正老子又要死了,让他们看看未来的人类。

“看什么,拍照啊,十块钱一张,先交钱。”我白了他们一眼,找了一个角落坐下,想好好的把之前的事情都弄清楚,起码让我知道那个家伙怎么死的。

隔壁牢房里面的人吹了一下口哨,示意我过那边去。

“兄弟,什么事进来的,想不想出去,使点银子就行。”那家伙贼眉鼠眼,鬼鬼祟祟的,一看就不是什么好玩意。

不过我现在还真想出去,就问他什么时候能出去,我现在身上没银子。

他让我站起来,在我身上搜了半天,只找到一个打火机,还有一点零钱,把所有的东西直接都扔到了我的脸上。

“呸,穷鬼,还想出去,就在这里呆着吧你。”

我深吸了一口气,老子之前的时候就受这些混混的欺负,现在都快死第二次了,不能再怂了,今天得爷们一点,干他。

“给老子过来,今天弄不死你,算老子输。”我大声喊了一句。

有个狱卒跑过来,打开牢房的门,拿着木头棍子就在我身上打,我才不管那些,一脚就把狱卒踢倒在地上,上去就是一顿暴揍。

外面的狱卒都跑了进来,几个人把我打得鼻青脸肿的,又把我扔回了牢房里面。

“杀人犯还真是不好管理,在闹就打断他的腿。”几个狱卒嘀嘀咕咕的说着,渐渐的就走远了。

我躺在干草上大声的笑了起来,别人穿越都是各种BUG,老子穿越,还是这熊样,活不了几天又得死,穿越系统出错了吧?

隔壁的那个家伙这时候又在叫我了,现在我脾气大的很,告诉他赶紧滚蛋,要废话就杀了他,反正杀一个和杀两个没有什么区别。

他竟然告诉我愿意把我弄出去,不过我这种情况特殊,最多七天的时间,出去之后还要为他做一件事情。

“就老子身上的伤,弄出去以后什么也做不了,不要浪费心思了。”我转身看了他一眼,闭上了眼睛。

在地上躺了一会,我突然摸到了自己口袋里面的打火机,这个东西可是能放火的呀,大火一着,我就有逃跑的机会,反正是死,试试总是可以的。

我忍着身上的疼痛,把所有的草都弄到了一起,把自己这里和两边牢房的干草全部点燃,自己蜷缩到了角落。

“着火了,救人啊……”

(快捷键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