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控 > 悬疑推理 > 诡档

第1章

更新时间:2016-11-10 本章字数:2107

民国十八年,北平,夜!

矿山精神病院的正门被警察包围,整整后院的一栋三层老楼被大火瞬间焚毁吞没,虽然及时抢救,但还是发现了三具被烧焦的尸体,根据当时的员工们提供的资料,三名死者分别是:

郑美倦:女,年龄26岁,精神病院护士。

严瑞:男,年龄42岁,精神病院主任。

赵美华:女,年龄25岁,精神病院护士。

经过对现场的搜证,排除了蓄意纵火的可能,但这也只是警察局的初步调查结果,在没有任何突破性进展后,第二天的上午,对外宣布,矿山精神病院大火案排除有人故意纵火的嫌疑,属于自然灾害,案子不了了之。

三天后的清晨,矿山精神病院员工休息室。

像往常一样,清洁阿姨对各个员工宿舍进行着简单的清扫,可当站到其中一间宿舍的门口时,却是怎么敲门也无人答应。

“喊什么喊,这大早上的”

训斥着清洁阿姨的是医院的赵主任,一个做事严谨的三十六岁高龄单身汉。

“李医生不开门啊,叫了半天了,我怕出啥事儿啊!”

犹豫了下,赵主任还是站到了房门前,试探的敲了几下房门,但结果如出一辙,没人回应。

“你等着,我去拿钥匙!”

几分钟后,赵主任重新站到门口,并且很速度的打开了房门。

“啊————————”

一声尖叫,清洁阿姨惊恐的连连后退,赵主任也是脸色惨白,显然被吓的够戗。

房间里,李医生被吊在天花板的吊灯上,双眼血红突出,舌头耷拉在嘴巴外面,地上还有一张被踹倒在地的椅子,他死了!

现场被封锁,当探长刘明赶到后,立刻对现场进行了初步的调查搜证,但是很奇怪,只有一组脚印,而且是李医生脚上所穿的鞋子,根据地上的椅子和吊灯的高度,又完全符合上吊的条件,虽然不知道为什么,经过一系列的调查,也都没人认为李医生有自杀的倾向,但表面上看确实是一起自杀案件,无奈下,矿山精神病院只能默默接受短短几天之内的第二起诡异的事件,李医生因为某种原因自杀身亡。

仅仅过了两天,黑夜!

矿山精神病院的保安小刘被一阵内急憋醒,不情愿但又不得不披上衣服,耷拉着脑袋从屋子里走出来,迷迷糊糊的朝着厕所的方向挪动着脚步。

“呵呵,呵呵,哈哈………………”

一阵女人的笑声令保安小刘停住了脚步,在惊恐之余,他看向了旁边拐角处的房间。

“是赵主任的宿舍房间”心里诧异着,小刘本能的走了过去。

“哈哈……………………”

又是一阵放肆的大笑,好象是一个女人歇斯底里的表现,极其的令人毛骨悚然。

看着脚下的门缝,里面的灯亮着,但有些昏暗,应该是台灯的亮度。

“呵呵………………”

又是一阵女人的笑声,很明显,就是从房间里传出来的。

“啊————————”

呻吟!突然冒出来的女人喘息声立刻刺激了小刘的肾上腺素,咽了口吐沫,索性将耳朵贴到了门上。

“妈呀————”

似乎力量过猛,小刘意外的撞开了房门,直接摔到了地上,以至于缓了几秒钟后,他才从地上爬起来。

“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对不起啊………………”

不停的解释道歉着,小刘立刻从地上爬起来,边说边抬起了头。

昏暗的灯光下,一个男人背对着门口坐在椅子上,一言不发,不过令小刘意外的是,屋子里并没有发现女人的踪迹。

惊恐,生怕得罪赵主任,小刘依旧不停的道歉着,但似乎并没有得到原谅,赵主任依旧坐在椅子上一动不动。

蹑手蹑脚的走过去,本是想当着赵主任的面再真诚的道歉,可当小刘走到椅子的旁边时,立刻暴发出了一声尖叫“啊——————”双腿发软,直接踉跄着跪到了地上。

赵主任坐在椅子上,眼睛微睁,脸色惨白,胸口上插着一把匕首,但是嘴角却是微微上仰,而且他的右手,握在了匕首的把柄上,他死了!

警察再次包围了矿山精神病院,又是一起死亡案件,但由于现场脚印太多,这一点显然无法取证,但经过对保安小刘的审讯中,一个令人匪夷所思的答案再次使刘明陷入了惊恐之中。

女人的声音!而且还有一阵呻吟声!

屋子里除了赵主任没有其他人!

虽然无法相信,但小刘始终肯定的语气说出自己的所见,显然无法排除这唯一目击者的口供。

经过对赵主任的尸体调查,匕首上只有他一个人的指纹,但这点似乎很容易做到,但他死的时候是处于极度兴奋的状态,而且匕首就是在这个时候刺进他的胸口,一击致命。

兴奋的时候死亡,这无疑与小刘所形容的听到女人的呻吟声完全吻合,可是,当小刘冲进房间的时候,却是没有看到任何人,这是为什么。

没有任何线索,只有一个说是见到鬼了的目击者,短短几天的时间,矿山精神病院成为了所有人议论的焦点。

一医院的精神病患者。

无缘无故的一场大火,并且带走了三条人命。

两个医院员工相继诡异死亡,第一个在毫无预兆的情况下选择上吊,第二个在毫无凶手的情况下在兴奋中将匕首插进了胸口,一种恐怖的阴霾笼罩了整个医院。

应征没人,病人又不能转移,面对人手明显不足的情况,医院只能硬着头皮撑着,但这并不是最坏的结果,整个精神病院的附近突然变得异常寂静荒凉,仿佛这是一片鬼域一般,没人愿意接近,甚至连路过都会撒腿狂跑而去,生怕会招上什么不干净的东西。

头疼,这是刘明现在的状况,案子破不了,而更严重的是,现在满城风雨,闹的人心惶惶,有说是老天的诅咒,有说是鬼魂的报复,最贴切的说法是大火里死去的三个人灵魂还在医院里游荡,寻找着替身,总之,警察局面临着一片风口浪尖之中,压力大的令其无法担当。

矿山精神病院在几天之内,成为了北平的一处望而生畏的地方,甚至被称为了“鬼院”

(快捷键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