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控 > 悬疑推理 > 死亡游戏

第一章 请碟仙惹祸上身

更新时间:2016-08-30 本章字数:9561

你玩过通灵游戏没有,碟仙,血腥玛丽,网上盛传的那种种种种?但是我要警告你的是,这样的游戏不能随便玩,搞不好真的会出人命。

我们宿舍的灾难,就开始于一个通灵游戏,我是唯一的幸存者,而这一切带给我的是日日夜夜的煎熬,现在我将这个故事原原本本的讲给你们听。

我们宿舍一个有七个人,年纪不相上下,都是十五六岁,我们今年高三,在繁重的学业压力之余,大家都喜欢玩点刺激的来解压。

第一个游戏是请碟仙,我们人多,玩这个游戏也算刚好,但是就在这个游戏之后,明灿跳楼自杀了,原因不明,这件事情在学校闹的沸沸扬扬,而真相却只有我一个知道。

事情是这样开始的,那天下午,打过篮球赛之后,明灿就扯过我,问我知不知道怎么请碟仙。

这类游戏在网上还有人直播过,对于细节我虽然不是一清二楚,但要说玩一下,倒也玩得来,只是我心里纳闷,这好好的她怎么要请碟仙了,我当时还打趣她,问她是不是思春了,想问问碟仙自己将来会嫁给谁。

明灿苦着脸央求我,说碟子她家有的是,反正废旧的好些没用,堆在角落里边生灰尘,我看她有些着急,我也就答应了。

本来这件事情,也就我和明灿知道,我们也是打算悄悄进行的,偏偏晚上她们谁也不出去浪。

宿舍里的这几只平常都是放学就不见踪影的,有个正事要商量,总是找不着人,但是今晚却出奇的安静,居然全都回来了,还一个个乖巧的坐在床上,一言不发的,就好像是在等待什么开始一样。

我和明灿面面相觑,我心头是想着要不明晚上再来,可是明灿却着急了,她从书包里边抽出碟子,放在了我们平时做作业的大桌子上。

这圆桌子是我们七个人一起出钱买回来的,平常在宿舍偷偷的用电锅煮点吃的,就围着坐在一起,跟吃团圆饭一样温馨。

其余的人一看碟子,都是眼前一亮,站起身就问,是不是要玩请碟仙,学业压力大的时候,我们就会很渴望刺激,特别是这种神神鬼鬼的事情,让我们倍感好奇。

总觉得能和鬼神通话,是一件很酷的事情,既然明灿已经公开甩出了碟子,那她们就不可能不参与,我只好坐下来,默然的开始先前的准备工作。

比起血腥玛丽,比起对墙角找鬼,请碟仙要简单的多。

只需要参与的人,心思宁静,不要胡思乱想很多,心里只能有一个念头,那就是召唤碟仙。其实很多时候我们请来的并不是碟仙,而是当时在这个区域内活动的孤魂野鬼,但是这一点并没有多少人知道。

我们每个人要准备一张纸一支笔,当决定可以开始的时候,大家把嘴巴紧紧闭起来,什么话也不要说。

在桌子上放上一张白纸,把碟子倒扣在那上边,玩游戏的人将自己手指的其中一只,随意的搭在碟子的边缘,心神意念集中。要是碟子开始转动,那就说明碟仙来了,之后就可以开始问问题了。当然碟仙并不会说话,所以要用纸笔交流,据说只要碟仙愿意回答,你的脑子中,就会很自然的呈现她给你的答案。

我已经将碟子倒扣在了白纸上,而大家也把手指搭在了碟子的边缘,我注意了一下明灿的表情,她双唇咬着,好像很紧张很期待的样子。

大家一起平气凝神的注视着碟子,整个宿舍就显得分外安静,等了大概有几分钟,一点动静也没有,我转身看了一眼外边,黑漆漆的,夜已经有点深了。

好像哪里出错了?我窘迫的收回手,她们眼睛齐刷刷看了过来,我举起手臂,尴尬的笑笑。说我可能忘记了一些事情,请碟仙也是要关灯点香的,灯火通明的,碟仙哪敢过来。

她们就都一脸愤恨的神情,催着我快点快点,还说这次要是再失败,一定群殴我。

我将面向桌子的那个窗户打开,关了灯,点了一支香,对着窗户的方向作揖拜了几拜,然后就压在了碟子下边,那香惯性的晃荡了几下,一缕雾气上升,弥散在四周的都是一股神秘的香味。

当我们又一次将手指搭在了碟子的边缘上,甚至都还没调整好心神呼吸,那碟子就开始震荡起来,当时我们脸上都是一脸的惊诧,我们很惊讶,这碟仙怎么来的这么快?

紧接着那震荡就开始强烈起来,甚至都开始微微的有些要把碟子拱起来的趋势,大家都低头往下瞧着,那碟子底下就好像藏着个什么东西,将碟子不住的上拱打转,低下头也只能看得到一团没有影子的雾气,在蒸腾,好像就是那股子力量托举了碟子,让它这样纵情旋转的。

就在我们全神贯注看着碟子底下的时候,窗户忽然嘎啦的一声脆响,我们的后背起来了一阵凉风,大家都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寒颤,急忙扯过头看着窗户,此时又是呼呼的一阵大风灌进来,将桌子上放着的纸笔,都吹到了地上,那香也是急速的一闪,就灭掉了。

我隐隐的感觉到坐在我身边的明灿,在微微的发抖,碟子就在此时忽然顿住了,砰砰的几声响动,它开始越转越慢,越转越慢,最后就嗡嗡嗡的几声响动,震荡出曲线的幅度,最后嘎啦一声轻微的脆响,躺在桌子上没了动静。

我们几乎都伸长了脖子望过去,大家面面相觑,不知道这样意味着什么,只有明灿抓起地上的纸笔,急速的在上边写着什么,我有意瞥了一眼,也只看到如何这两个字,她很快就将纸张压在了碟子的下边。

我们又全都看着明灿,觉得她是不是着急了点,但是我们似乎都错过了时机,那碟子居然又开始有了声响,嗡嗡嗡的几下,就好像是在启动,之后就是慢慢的转动起来,卡拉卡拉的,转的都有些看不清边缘了,翁拉的一声巨响,碟子忽然落在了桌子上,还碎裂成了两半,像切割机切出来的那么大小均匀。

我们全部嗖的一下站起身,脸上是慌张的神情,后退了好几步之后,看着那碟子发憷。

想必她们也知道,请碟仙后是要送走碟仙的,现在碟子都碎掉了,那还怎么送走碟仙,这碟仙没有送走是要留下大灾难的。

一时间我们全都傻眼了,土着脸,心里有些后悔玩这个游戏,更多的还是担心后续,是不是真的会发生什么不幸的事情。

只有明灿显得很镇定,她一直站在桌子旁边,动都没动一下,许久之后,她将桌子上自己刚才写的纸条,揉成一个小圆团,就好像吃汤圆那般吞了下去。

她将香重新点上,然后把那已经碎掉的一半碟子,直接丢出了窗外,我们都倒抽了一口凉气,还好这是屋后,是一片荒野,要不这样丢下去还不砸死人?

丢了一半碟子出去,另一半她急速的拿起来,压住了那根香,转过身一脸凝重的神情,低垂着眉眼警告我们,谁也不要去动桌子上的东西,这样灾难就不会落在我们身上了,而是由她一人承担,因为这游戏是她要玩的。

我们互相看了一眼,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全都像霜打的茄子一样,拖着沉重的脚步,各自上床睡觉了。

宿舍不小,有我们家客厅那么大,摆着四张铁床,全都上下铺,我们七个人,只有我是一个人占着一张床,明灿和王鑫就睡在我的上铺。

我的脑海中一直回放着当时的场景,那碟子碎裂之后明灿做的一切,我起身朝着黑暗中看了一眼,只能看到那香还燃着,不时的一闪一闪,就像一只不怀好意的眼睛在盯着我看。

我有些害怕了,就蒙上被子,贴着墙壁,我的上铺不知道是明灿还是王鑫,很重的叹了口气,之后就再也没有了其他的声音,我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睡着的。

我起来的很早,蹲在厕所的时候,明灿在外边敲门,她说她着急,先让她上,我只好出来了,等我再一次进去的时候,我居然听到很沉闷的一声响,嘭,是那种肉体撞击地面的声音,很脆,那声音听起来甚至有些震耳欲聋,我感到很奇怪,裤子都没有拉拉链,我就跳出去看了。

其他人似乎也是被这声音吵醒的,全都已经坐起身,在床上一脸诧异的揉着眼睛,我几步跑到走廊上,朝着底下望去。

只见明灿仰着身子躺在水泥地上,身下迅速的溢出血,那血是红中带黑的,很快就将她四周的地面都染红了。

她眼睛睁的很大,凝视着天空,我的头皮发麻,也顾不上想其他,蹿跳着从楼梯下去,我感觉这段距离很漫长,我跪在了明灿的身边,她的上眼皮还在抖动,只是已经痛苦的张不开嘴巴。

等到她们几个也下来,明灿已经抖动了几下嘴唇咽气了。救护车的声音,警车的声音,还有校长沉闷的驱赶声,围观的人越来越多,我却像是被这个世界抛弃了一样,我的眼睛里边只剩下了明灿死前的那双眼睛,她颤巍巍凝视着天空,好像有很多话没有说清楚。

但她似乎没有不甘,眼睛紧紧的闭着,嘴角还苟默着一丝浅笑,六楼,为什么她要这样跳下来,她那么着急上厕所,就是为了要着急出来跳楼的吗?为什么?到底为什么?……

(快捷键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