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控 > 悬疑推理 > 罪欲进化

第一章 不明的KS82基因研究小队

更新时间:2016-08-30 本章字数:3566

“快点,它们要追上来了!”

我拉着身旁负伤的严辉,躲避着身后追赶的怪物们,沿着一条河流穿过森林,妄想要得到逃生之路,拨开树叶的那一瞬间,我仿佛看到了死亡的方向。

该死,河流的尽头居然形成了瀑布!

我叫覃珂,我现在身处的地方是俄罗斯的一个不知名小岛,因为考古而来的我和另外15个人来小岛上进行考察,却被当地一些不知名的怪物追赶着,这些怪物异常聪明凶悍。而今我们这些人被追赶地支离破碎,剩下的人员更不知所踪。

“怎么办?”我望向嘴唇早已发白的严辉,他伤势很重,现在意识开始渐渐薄弱,我只好自己作决定,我看了看湍急笔直的瀑布流不禁倒吸了口凉气。

“吼!”

一声兽吼把在瀑布口边缘的我吓得腿软了一下,我急忙转头,看见了树林里那几只接近两米、类似大猩猩般的怪物正向我走来。

为首的一只怪物面目狰狞,长满毛发的身上像战斗过多次,伤痕累累,众多的蚊虫萦绕在它的发黑的嘴角,我顺着它走来的脚步,发现了它右手竟然抓着一个血淋淋的人头!

那怪物用食指和中指穿过人头的一对眼眶,显然那人的眼睛已经被挖走了,我看着那撕咬地面目模糊、险些漏出森森白骨的头颅,分辨不出是我们里面的哪一个人,只能看着那头颅的短发判断是个男的。

我根本来不及想到底是谁死在了它的手上,那些怪物看我没了退路,只是那么缓慢地逼近,每一个怪物都张开着大嘴,漏出泛黄的獠牙,发着低沉可怖的喉音。

“妈的!”我焦急地四处乱望,眼看着四处被怪物包围着,只有身后瀑布的这一条道路,只得咬咬牙骂道:“老子就是摔死也不给你们这些怪胎吃掉。”

于是我抱着严辉,闭着眼纵身一跃,后面传来怪物们愤怒的嘶吼声,我只有一个念头。

我会死吗?

……

在中日战争史上,曾有过一段鲜为人知的惊人历史,其中真假辩论至今仍无法证明。

1942年,在当时第二次中日大战期间,传闻日本政府为了有效地击溃中国人的防卫,秘密实施生化实验,就在苏联,也就是如今国家范围占有面积最大的俄罗斯的一个不知名海岛上,展开了实验。这次的实验被中文译为:返祖基因控制计划。

为了研究这比目前731部队的生化病毒武器更为强大的技术,日本军方请了当时在日本教学的几位中国及日本的生物学、基因学、人体医学以及细菌学等学科教授,令人奇怪的是这支教授队伍里竟然还有一位欧洲的医学、心理学的双学位特邀教授,但只知被称为Daniel先生,其他一切信息都被军方隐藏了起来。

就这样,教授队伍连同日方当时军用的秘密生化实验小队,建起了第二支生化部队,被当时日本天皇赐名为:KS82基因研究小队。

这个被赋予了日本攻略希望的生化小队,在1942年7月,借以考古队伍为由,在苏联境内的一座渺无人烟的小岛内,开展了这场关乎当时日本攻略的基因战争。

而日本这次的实验,是进行提取黑猩猩的基因组作基因培养、移植,而试验的载体是人类,最令人发指的,那都是中国的幼童!但仍有一点奇怪的是,军方批量运送了许多猪羊等牲畜前往小岛里。

这是一场地狱里,恶魔的阴谋!

庆幸的是,据说这项历经几年的实验终究是失败了,并没有强大的病毒之类的渗透进中国,而日本在中日战争结束后的当时,给出旧社会的回应是:此项实验不符合科学研究理论,以毫无考研性被迫暂停实验。

因为没有外人亲眼见证过,所以具体的实验内容,只有岛内的研究人员和日本的军方、政府等国家高层才能够得知,没有人知道他们用黑猩猩的基因移植到幼童身上做何阴谋,只能通过计划的名字“返祖”,来用作表面猜测。

当时中国大多数生物学专家都认为是用此基因移植在幼童身上,改造他们自身的基因组,弱化人体大脑智力以及身体功能,回复像原始猿人那样的浑噩状态,来破坏中国幼童的成长。

专家们不约而同地想到这一点,大概是因为当时毛主席呼吁的那句早生多生。如果日本人把这个当作一个重点,那么做这种实验倒算有个实际理由,就是为了把中国未来的“基础”给尽数瓦解掉,就像日军当时强迫中国小孩学习日语,不准使用汉字国语一样。

值得一提的是,曾有位华裔日本医学专家曾表明这样的基因移植并不属于生化病毒范畴,而且成本高、效率慢,且基因移植不像病毒那般大范围扩散,日本完全可以做扩散性病毒实验,更没有必要做此研究,光凭当时的731部队便能把中国搅得乌烟瘴气,而且也不符合当时日本那种法西斯统治主义的手法。

最重要的是,捕捉的中国幼童完全可以杀掉,但却花大精力去把他们变成一个像原始人那样的低能儿?显然日本不会这么天真幼稚,所以当时的旧社会再次陷入沉思……

中日战争结束后,KS82基因研究小队和该生化实验过程及结果,也随着历史记入了国家战争秘密档案,甚至连当时研究小队所在的海岛准确位置也无人得知,所以根本无丝毫痕迹可寻,猜测永远成为了猜测。

不过当时却有位老党员,听见农家的小孩问起自己母亲,给出了一个与生物学家们截然不同且不敢表露的想法:“娘啊,那些小孩会不会都变成了怪物啊?”

而在当时最具有神秘色彩的,莫过于是那支失败而归的KS82基因研究小队,传闻那支由近百人组成的小队,从苏联被调遣回国时,仅有寥寥十六人,且不少人都是负伤而归,除此之外,并无中国的幼童、牲畜被运回。

在此我们需要质疑的是:KS82基因研究小队的其他人以及中国幼童都去哪里了呢?是死于战乱,还是被军方藏匿了起来,又或是实验出了事故?他们到底存在着什么阴谋?实验真的失败了吗?剩下的十六个人,又会被军方如何处置?如果这个实验的确成功,并运用在当时的军事战争上,又会带来什么样的影响……

后来,因为此次实验对中国抗日战争史无任何危险阻碍,且线索、证人稀缺,不足以报道,所以从没在书上记载过,被埋藏了起来。可事实,真的如日本所说的那样吗?

在这里,我们要揭露真相!

1945年春,苏联。

KS82基因研究小队地下实验室内。

在这间面积大约为一个篮球场的地方,所有的研究人员都在分秒必争地做着自己手上的事情,时而有几个实验人员抱着文案或者举着培养皿走动,经过了两个白袍科研人员的身后,只有他们两个是在这里可以一动不动的,因为他们的眼睛正盯着一块由防暴玻璃制成的落地窗户。

准确地说,他们是在观察着窗户后,那只在密封环境里不知所措的黑猩猩。

黑猩猩吮吸着手指,两只眼睛目光闪烁,看起来并无异状,时而爬伏在地上,时而到处翻滚,像个全然不知危险的小孩一般。

“上次试验的猩猩发作时间是多少分钟?”其中一位戴着眼镜,欧洲面孔的老者,看着手腕的表说了句流利的日语。“现在七分钟了。”

“教授,是十二分钟。按之前的经验,这次已经提高了四分之一的剂量,我想也差不多了。”那名教授右侧的一位年轻的日本女研究员看了看怀中的档案记录,开口答道。

“嗯......对了,吉枝小姐,那块石头藤野博士他们研究得怎么样了?”教授问道。

吉枝幸子微微皱了眉头,说:“博士那边说这石头存在有地球上没有的化学物质成分,现在还没有办法弄清有什么作用,不过很奇怪的一点是那石头会吸引生物,就像......”

“就像飞蛾扑往灯火吗?”

“是的,教授。”

话音刚落,那只本来无恙的黑猩猩忽然用粗短的手指不停地挠着身体,又猛然地翻滚在地上,像有千万只蚂蚁在身上攀爬着,嘴巴极力地张大,像是喊着什么,但是由于玻璃厚重,只能听到微弱的嚎叫声。

下一刻,那只黑猩猩像发了狂,不停地捶打胸脯、地面,反复地进行着,忽而又出现手脚抽搐,又跑到墙壁上张望,一边挠墙一边吼叫,像在找出口。这是有多么地痛苦难耐才导致这猩猩变了模样。

吉枝幸子看了看黑猩猩的癫狂样子,拿起手中的笔,在档案记录板上写着什么,那教授盯着那发狂的黑猩猩,时不时地说着:

“病发突然,说明扩散速度极快。”

“有发痒现象,不排除是副作用。”

“失去平衡感,小脑出现了麻痹。”

“手脚不受控制,出现肌张力障碍。”

“……”

吉枝幸子不停地记录着,而窗户后的黑猩猩在不断啃咬着自己的手指,即使是流血也未曾停下,像要生生把手指咬断。

教授又补充道:“大脑神志不清,有自残、撕咬倾向。”

“它很容易受到刺激,引发癫狂……”

“教授,出事了。”忽然有一个身穿着生化服的研究员快步走到教授背后,焦急地喊道。

教授转过身,皱着眉头问:“怎么了?”

“我们囚禁在地牢的那些支那幼童,几乎被前天试验成功的A29号试验品给咬死了,他现在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剩下没死的都已经无法试验了。”那身穿生化服的研究员手臂挥舞着,连串地说道。

“混蛋,怎么会这样?快带人挟枪把他给我带回来,如果可以,要留下活口,否则就枪毙了。”那教授怒道,刚说完,那个研究员便点头哈腰地,生怕得罪了他,又转身跑了出去。

“Daniel教授,现在怎么办呢?”吉枝幸子担忧地问道。

教授没有理会,只是转过身又看着那密室里的黑猩猩。黑猩猩已经倒下了,以怪异的姿势趴在地上,谁也不知道它死了没有,只剩下地上大量的血迹,从教授的位置看,可以看到那黑猩猩手臂上密布着一道又一道的血红伤口,而且黑猩猩的嘴里,咬着一只长满了黑毛的断掌。

“它会贪婪,从厮杀中,获得快感。”

(快捷键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