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控 > 古代言情 > 废柴四小姐:夫君,求放过

第1章

更新时间:2017-10-29 本章字数:3247

言弭睁开眼睛的时候,一片漆黑,什么也看不见。

那一刻,她差点以为自己因为被人偷袭而导致失明。

在一片黑暗中,言弭慢慢抬起手,忽地碰到了一个硬物。她愣了一下,摸了摸,好像是一块木板。

“什么鬼……”她用力拍了拍,对于自己现在的处境表现得十分茫然,“喂!有没有人啊!”

她扯着嗓子大喊了一句,可是四周却是毫无任何反应,静若无声。

言弭安静下来,眼珠子在黑暗中转了转,回忆着先前发生的事。

按照之前跟人约好的时间,她在老师训话完就背起书包朝着校外跑去。在跑过两条街道,穿过几条小巷之后,她才抵达目的地。

一处僻静的小巷尽头,站着五六个与她年纪相仿的女孩子。

但这些人里,却是没有一个是她认识的。

“你是言弭?”其中一个靠着墙站立的马尾女见了她,站直身子,抬起下巴,远远俯视着她。

她察觉到事情有些不对劲,眉头微微蹙起,随后又故作轻松地耸了耸肩,说:“是我。怎么?你们就这么点人?”

她这句话刚说出来,对面的几个女孩微微一顿,其中一个染着黄头发的女生嘲讽地说:“呵,是啊,我们就这么点人。毕竟只是对付你一个人,又不需要动用到太多人。你们说是吧?”

黄发女说完,其他女生笑着附和道:“哈哈哈,是啊是啊。”

“言弭,你是不是太笨了?你那个好朋友怕我们怕得要死,明明只要她下跪道歉,就可以轻轻松松解决这件事,你替她强出个什么头?现在好了吧,她反而把你卖了!你看啊,来的只有你一个人,你说你是不是蠢得要死?”

她抓着书包肩带的手紧了紧,随后扯出一个笑容,一字一字地蹦出来:“关,你,们,屁,事!”

这句话刚说完,对面的黄发女脸色陡然一变,一言不合就朝着她冲了过来。

她一把将肩上的书包扔在地上,快步迎面而上,在黄发女朝她扇去一巴掌的时候,飞快伸手抓着黄发女的手腕,拦住了她的攻击,随后就是反手一掌,重重地扇在了黄发女的脸上。

一时之间,尖叫声连连,剩下的几个女生尖叫地朝她跑了过来,大有要狠狠教训她一番的气势。

这是一场约架。

一场关于年轻气盛的高中女生之间狗血大三角的爱恨情仇的约架。

但这个狗血的女主角不是她,而是她的好朋友。

正所谓为朋友两肋插刀,所以她在保护朋友的原则上替朋友出头,跟对方约了一场架。

但这场架并不是要她一挑一群人,而是打一场群架。

可是眼下只见到对方的人,没有看见自己的人,她就明白了一件事。那就是:那个路痴朋友把自己人带到别的地方去了。

因为在放学时老师把再次成为年度垫底的她留下来大肆进行了一番爱的教育,所以她就让朋友先带人过去。没想到自己晚了几分钟出发,就跟自己人错过了,还沦落到只身面对了敌人的地步。

最倒霉的是,那群人里好像有人带了工具。当时她只觉得后脑勺猛地一阵剧痛,就黑了眼,昏了过去,一醒来就躺在了这伸手不见五指的地方。

仔细一想应该是那个时候有人拿了什么东西敲了她的头。可是奇怪的是,现在她一点也不觉得头疼。

正当言弭这样纳闷着,忽然感到一阵晕眩,她忍不住闭了眼,却在脑中看到了一些奇怪的画面。

画面中有一个疯癫的女人,披头散发,吃吃地笑着,一看就知道是一个傻子。她所在的位置是一个安静而简陋的房间,但这间房内的安静在片刻之后就被人打破了。

只见一个身着华丽的粉色百合裙衫的少女一脚将原本紧闭的房门踹开,脸上挂着得意的笑容,嘴里说着什么。

房里的那个傻子一见到她就害怕得全身发抖,急忙退到墙脚,嘴里说着什么。

粉衣少女好像是听了傻子的话,脸上得意的表情突然消失,随之取代的就是一脸怒气。她气冲冲地跑到傻子面前,一脚踹向傻子的肩膀。

傻子好似呜咽了一声,满脸的惊恐。她疯狂地摇着头,在少女破口大骂数句之后,忽然上前抓住少女的手,一张嘴就朝着那只手咬了过去。

那傻子的牙口大概十分好,一口下去,登时就看见鲜红的血液从少女的手上流了下来。只见少女脸色大变,张口好像是在尖叫着,抓狂着。她一巴掌一巴掌地拍着傻子的脑袋,力道重到拍得傻子直翻白眼。

但是傻子好像丝毫没有松口的打算。

后来又跑进了几个女人,其中一个相对比较老一些的女人一脚踹在了傻子的头上,这才将傻子踹开。

而少女则是捂着那只被傻子咬住的手,面部扭曲,看起来痛苦万分,并且比先前更加生气。随后就见到她朝着进来的一名女人走去,从那名女人手里接过一口剑,转身就朝着傻子刺了过去。

一道鲜血随即喷出。

“卧槽!这些是什么?”言弭闭着眼,被脑海中的画面吓了一跳,连忙用手挡住,好似这样做就可以挡住那些血腥的画面一样。

“奇怪,我好像没看过这种乱七八糟的古装剧啊,这什么东西?”

言弭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对这些片段产生了不解。但眼下就算是不解,也得往一旁放一放。

首先她要了解的是,现在她在哪儿。

这是乌漆墨黑的地方到底是什么地方?

言弭不愿意再去想什么,反正心动不如行动。于是乎,她又使劲拍打木板,放声求救着。

但始终都没有人回应。她心里烦躁难耐,抬起脚,狠狠地踢踹着上方的木板,一下,两下,三下……

还没等她踢出脚感,就听见一阵尖利的惨叫声响起。好像就在自己上方,但好在自己的位置好像是在具有一定隔音效果的什么木板下面,所以那惨叫声听起来就没有那么刺耳。不然她估计就要在出去后立马撸袖子打人了!

只是,既然外面有人,为什么还不把她放出去?而且叫完之后怎么一点动静也没有?

不会是跑掉了吧?

“喂!到底有人没?有人就回我一句啊!或是把我放出去啊!卧槽!再不放我出去,等我见了你们,一个一个就打碎牙啊跟你们讲!喂!喂?”言弭在黑暗中又大喊了好几遍,可是外头还是是一点反应也没有了。

言弭再次乱喊了几声,感觉真的没有什么人,又是口干舌燥累得不行,就干脆闭了嘴。

过了一会儿,她忽然听见了细细微微的说话声,紧接着就感觉到了自己上方的动静,好像是有人要把她上方的木板挪开。

言弭眼珠子一转,迅速将眼睛闭上,打算来一个以不变应万变。

“你当真听见了小姐的声音?”

“是啊!千真万确!”

“难不成是小姐诈尸了?你去喊大夫人前来!”

小姐?夫人?诈尸?什么情况?

言弭感觉到现在好像有些不对劲。根据刚刚那群人的对话,一个荒唐的想法在脑中诞生。

她屏息凝神,在木板被完全挪开的那一刻,猛地睁眼,窜起身来,定眼一视,不由一愣:“我的天!不会是真的吧?”

言弭所看到的是三个穿着黄色裙衫的少女,端端正正地站在自己的面前。她们的脸上都写着诧异与惊愕。

其中一个少女表情千变万化。她看起来比另外两个要淡定一些,见了言弭,用手指指着,哑着声音说:“你,你真的诈尸了?”

“诈尸?你说我诈尸?”

言弭皱着眉头扫视四周古色古香的格局,又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穿着的素白色衣物,心中的疑惑明朗了许多,而那个想法也越来越笃定。

这时一阵窸窣脚步声传来,言弭听见一声夸张尖锐的女高音:“哎哟!弭儿果真没事!看来先前都是一场玩笑啊!”

言弭回头,就见到一群打扮得无比华丽的女人围了上来,其中一名身着红艳裙衫的妇人用扇子半掩着脸,目光闪烁不定。

那名妇人身边还站着一个穿着印有梅花的黑色裙衫的女人,她瞥了言弭一眼,目光有些复杂,却是没有说一句话。

而方才那身着红艳裙衫的妇人则像是松了口气一样继续说道:“看来果真是玩笑了,以后莫要再开这样的玩笑,否则不仅是老爷会担心死,就连你六妹会十分伤心难过的。来人啊,将四小姐带回去!”

说罢,两边就上来了两个大汉,伸手想要抓住言弭。

言弭不明所以,但是脑子转的极快。在其中一个大汉伸手的时候,她用力拍开那个人的爪子,说:“来什么人啊,我自己走还不行吗?”

她说着,低头再看,发现自己站在一处棺材里面,忍不住小声说:“卧槽?原来是躺在这玩样里面了?”

她说的很小声,但还是怕被面前这一群人听见,故作掩饰地咳嗽了两声,随后拉起了厚实的裙摆,抬脚想要跨出棺材,结果在踩上棺材边沿时,不慎脚底一滑,直接朝前扑了过去。

就在言弭以为自己要摔个狗吃屎的时候,忽然出现一道紫色的身影,将她稳稳接住,并且顺势把她从棺材里完全拖了出去。

没错,就是用拖的。

还没等言弭站稳道谢,就听见那紫衣人对那群妇人说:“小姐既然醒了,就容许紫鸣将小姐带回去。”

穿着梅花黑衫的妇人仍是不发一言,微微点了头,那个自称紫鸣的人就把言弭拉了出去。

言弭在跟着紫鸣离开时,满脑子想的都是:“哎?我怕是穿越了!”

(快捷键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