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控 > 古代言情 > 医妃妖娆:王爷,你好坏

第一章 哪家猪跑了

更新时间:2016-08-30 本章字数:2669

泰安元年,幽篁国河清海晏,风调雨顺。明黄色的龙椅下埋葬着一根根年代或久远,或弥新的森森白骨。

国境之南,满是数不尽的沼泽幽潭。黑色的鸟群在天空盘旋,忧郁而不祥。暮色四起,寒气逼人。山那头的有一块草草了事的刻碑,拙劣而潦草地写着‘药皇谷’。

“哎——好无聊!”

明姒雪抬手,摸了摸被发丝拂过的下巴。阳光打在身上,渐温渐热。头顶的紫藤花架花团锦簇,坡下的各色药草暗香浮动。微微侧身,百无聊赖地闭上了眼睛。

“哎——我真的好无聊啊!”明姒雪随手将手绢盖在脸上。她到现在都不敢相信自己现在身处在异时空。换句话来说,她穿越了。

既来之则安之,明姒雪也没有办法,反正只是换一种方式活着,在哪里过不是过。至于明姒雪为什么会出现在药皇谷,那是因为巧合,药皇谷的谷主卢旻翊道丞相府偷酒喝,却把她这个短命的丞相府三小姐给捡回来了。

说起明姒雪的前世,那就是一部挑衅阎罗王的送命史,参加各种极限运动不说,还常常独自一人在各种野兽出没的凶险地界探险,三十年了,送命命送了十九年,阎罗王也是到了收账的时候了。现下,她想到了自己这稚嫩的身体,无奈地翻了个白眼,现在才十二岁,什么时候才能去祸害美人儿们!

倏地,一抹绯色的残影掠过,明姒雪脸上的丝绢也不翼而飞了,“小姐,不管你怎么说,我都不会让你出谷的!”

闻言,明姒雪眯着眼看那张气鼓鼓的小圆脸,唇边笑意莫名地绽开,缓缓地伸出两根指头,迅速而准确地捏上了小女孩儿的婴儿肥:“绯零呐,我都这么久没有出去看看了,你都不心疼你家小姐吗?”

“小姐,我更心疼药皇谷外面的百姓。”绯零看着自家的无良小姐,小声地辩驳。

“绯零,我一不杀人,二不放火,三不调戏良家妇女,最重要的是,我才十一岁,能做出什么事情来?”明姒雪不放过任何机会逗绯零,只因为两人从小一起长大,是主仆,也是好友。

“小姐,你每次出现在哪里,哪里就有麻烦,简直就是……就是事故多发地段!”绯零拍掉明姒雪的手,肯定地说道。

“嗯,绯零学得不错。”明姒雪不在意地收回手,“我上次和李伯伯约好要去吃他做的墨鱼羹呢,看来,这次是要失约了,哎……”

“墨鱼羹?!”绯零眼睛一亮。

“绯零,快把我抱回去,乏了,想睡觉。”明姒雪像是失了兴致。

“小姐,你……你真的和李伯伯说好了吗?”绯零的大眼睛忽闪忽闪,小心翼翼地问着。

“嗯,反正你又不去,说好了也只能失约了。”明姒雪说着,就闭上了眼睛。

“小姐!”绯零急忙出声,待看到明姒雪的眼睛微微掀开了一条缝,又低下头,小声说道:“小姐,我去……”

“你说什么?我没听清。”明姒雪依旧是声音浅淡,若是细看,那粉嫩的小嘴几不可察地勾起。

“我说,我要去吃墨鱼羹!”

“那还不走着?!”

绯零没办法,只好抱起明姒雪就一跃三尺高,踏着吐露的花瓣,以最快的速度下山而去。

绯零抱着明姒雪在一个偏僻的窄巷子里跃下屋顶,理了理明姒雪被风吹皱的衣服,恭敬地跟在明姒雪身后,只是那不安分的小脑袋一直望着路口的小摊儿。

主仆俩一前一后地走到路口的小面摊儿,本不是饭点的时辰,五张圆桌坐得满满当当,座无虚席。

“李伯伯!”

“李伯伯!”

两个小女孩儿对着面前忙得连轴转的花甲老人甜甜地打招呼。

“哦?!”掀开锅盖的手一顿,李伯伯被水汽蒸红脸咧开大大的笑容,“雪儿、绯零,你们来啦!快快快!里面坐,给你们留位子了!两碗墨鱼羹马上送到!”

“好!李伯伯,我们这回可是专门来尝尝您的手艺的!”

“好啊好啊!”

明姒雪和绯零刚刚走进院子里,就看到一位白衣男子坐在她们常坐的位子上,一头墨发在脑后以一根蓝色飘带束着,优雅随意。单单从背影考虑,是美男子的概率为六成。

“小姐,那位公子是……是你的朋友吗?”身后的绯零在明姒雪的耳边悄声说道。

明姒雪懒懒地敲了敲绯零的脑袋,转头回道:“你家小姐虽然魅力过人,但也不是什么人都当朋友。”

声音不大,却也足够院子里那个坐着的人听到了。

“诶哟!雪儿、绯零啊,忘了给你们说,家里来客人了!”李伯伯三步并作两步走到主仆二人跟前,指着院子里纹丝不动的背影说道:“这位是……”

“李伯伯,我和绯零是来尝尝您的墨鱼羹的,您的客人我们无意了解。”说这话的时候,明姒雪还有意无意地瞟了那个‘石像’。

“那……你们去里屋坐吧,安静些。”李伯伯挠了挠头,笑着邀请到。

“好!”

明姒雪微微颔首,抬腿就往里屋走去,路过那个白衣男子的时候低眉一瞥——

一张雌雄莫辩的脸映入眼帘。黑白分明的眼眸敛着微光,勾人心魂,鼻子高挺,唇瓣厚薄适中,着淡粉色,只是那周身散发的生人勿进的气息让人望而生畏。

啧啧!怪不得呢,这种人不是假清高就是真闷骚,远离之!

明姒雪撇了撇嘴,对这个人顿时失了兴趣。

“小姐?小姐?”绯零见明姒雪站在木桌前发呆,不禁关心地问道。

“嗯,怎么了?”明姒雪轻拂水袖,坐了下来,笑着打趣道:“馋得等不及了?”

“小姐!我是猪吗?”绯零两眼一瞪,小嘴翘得老高,实在是可爱得紧。

“猪?这个名字不错,以后就叫你小猪好了。”明姒雪慢悠悠地倒了一杯茶。

“小姐……”

“雪儿、绯零啊,你们的墨鱼羹到咯!趁热吃啊!”李伯伯端着三碗冒着热气的墨鱼羹摆上。

“谢谢李伯伯!”

“谢谢李伯伯!”

美味的墨鱼羹让主仆两人消停了一会儿,只剩下了汤匙与碗壁碰撞的声音。

填饱了肚子之后,明姒雪给绯零倒了一碗茶,“绯零呐,两碗墨鱼羹……你还真的就改名小猪算了。”

“……”

回应明姒雪的是更加响亮的呼呼声。明姒雪对这个吃货小丫头无奈地摇了摇头。视线直接略过那个拖拖拉拉吃半天的闷骚男,从半掩的门扉里看了看外面,天色已经渐暗,人倒是不少,晚上肯定有很多好看的好玩儿的。

“这个莲衣都进去半天了,怎么还不出来啊?”

“莲衣?你是说摘星楼的那个?”

“那可不?除了他还能有谁?”

“……”

那些八卦的内容明姒雪是没有心思再听下去了,只是‘摘星楼’这三个字倒是让她牢牢记住了。而且,她好像知道这个闷骚男的名字了,莲衣……果然很闷骚!

突然,从门外冲进来一个小厮打扮的人,跑到闷骚男那里连说带比划:“公子!公子!不好了!那个刘老板带着家丁来了,我们快跑吧!”

“他来了?”封莲衣眉头一紧,起身说:“那我们回去吧……”

“回去?莲衣公子是想回哪里去啊?”

封莲衣话还没有说完,一个大腹便便的中年男人就一脚踢开门,晃晃悠悠地走进了院子,他身后还站着一大群凶神恶煞的家丁。

“莲衣公子,我可是好声好气地请你过府一聚啊,你可倒好,百般推脱,这是……不把我刘三儿放眼里啊!”

“刘老板,我们公子是摘星楼的琴师,怎么能去?!”

“怎么不能去?这里哪有你这个小厮说话的份儿?”刘三儿眉毛一竖,“来人!把这个不听话的奴才拖下去!”

“绯零呐,你有没有听到哪家猪跑出来了?怎么见人就拱呢?”慵懒的声音自里屋传来。

(快捷键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