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控 > 穿越重生 > 重生之为妃作歹

第一章 浴火重生

更新时间:2017-10-29 本章字数:2324

大雪纷飞的夜里,京都城外,那偏僻的山岗,就连厚雪也掩盖不住那尸体隐隐发腐的气味。

不远处一名身着单衣的女子,倒在血泊之中,浑身上下一片血污,散乱的头发已经完全看不出她原本姣好的容颜。

作为云部曾经最尊贵的公主,此时此刻,她再也没有了往日的尊贵与骄傲。

她趴在雪地之中,身上的血渍将洁白的雪地也染成一片鲜红之色。

然而让人触目惊心的并非那染红的雪地,而是那双手掌。

都说十指连心,不知何人如此残忍,将其纤纤素手上的指甲一根一根全部拔掉,整个手掌见不到皮肤的包裹,而是血肉翻出,甚至有的地方血肉剥离,已经清晰可见那指节分明的指骨。

“肖浅华,你还有什么资格和我斗!”

左侧百米处,一名身穿貂裘的女子看着奄奄一息的肖浅华笑得得意,一手轻握锦帕掩在面前,若不是肖浅华已经看清她的真面目,这番模样当真清纯可人。

“肖浅华,你夺了我的父亲,抢走了所有的宠爱,凭什么你就能身份尊贵,呼风唤雨,而我同样是父亲的女儿却要一生给你为奴为婢。”

叶竹放下掩面的锦帕,狠狠瞪着肖浅华,“从今往后,世上再无肖浅华此人,再也不会有人挡在我的跟前,阻拦我的脚步。”

“叶、竹。”肖浅华使出全身力气,才咬牙喊道。

眼前的女人,将她折磨至此的女人,是肖浅华同父异母的妹妹。

叶竹生母是名娼妓,她的父亲乃是云部之王,如何能承认叶竹的身份。

她瞒着母亲将年幼丧母的叶竹接入府中,虽然是婢女的身份,肖浅华却待她如亲妹妹一般。

此番远嫁轩辕,更是想为叶竹谋一门好亲事,却不曾料想,新婚之夜,她的妹妹和她的丈夫居然在屋内颠倒凤鸾,甚至,还给她按上一个通奸的罪名。

“叶竹,扪心自问,这么多年我对你可有半分薄待。”肖浅华红着眼,艰难的翻身,想要从雪地之中爬起,“人各有命,你生来就是一个错误,你又何苦费尽心机去苦苦追寻那些本就不属于你的东西。”

“你胡说。若不是你,当年父亲如何会丢下难产的母亲。若不是你,我母亲怎会因为生我而落下恶疾。我又怎会从小爹不疼娘不爱,饥寒交迫,整日担惊受怕的过活。只有你死了,你死了我才能拿回属于我的东西。”

此刻的叶竹想起了年幼的生活,她将生活所赋予的一切不公都怪罪到肖浅华的身上。

“我死了,你以为你就能代替我,做云部的公主,还是做轩辕殇的正妃?你以为轩辕殇是真的爱你?”

肖浅华颤颤巍巍的站起,嘴里的话却字字清晰,“轩辕国野心勃勃,作为摄政王的轩辕殇又岂会真的为美色所迷。轩辕国与各部之间的恩怨由来已久,和亲不过是一个幌子,我堂堂公主都能被作为一枚棋子安插进敌人内部,你这个贱婢又算什么东西。”

“你以为一夜鱼水之欢,便是当真深情以对?轩辕殇是何等精明,她能借你的手除掉我,自然也会毫不犹疑的将你交出去,届时只怕你的下场比我凄惨百倍千倍。”

肖浅华缓缓向前挪动着步子,雪地里被其拖出两行鲜红的血迹。

叶竹望着肖浅华散乱头发下那张脸上森冷的笑意,在这雪夜中没来由的感觉到一阵恐惧。

不,不会的。

她算计了这么多年,她在肖浅华身边潜伏了这么多年,她好不容易勾搭上摄政王。这肖浅华就要死了,将死之人说的话,她有什么好怕的。

“肖浅华,我要你生不如死!”

叶竹的手一挥,夜色中不知从哪里跳出两个乞丐,摩拳擦掌的朝肖浅华走去,那跃跃欲试的表情,让肖浅华感到绝望。

雪地里,被扒个精光,而她却毫无反抗之力。

她是云部最尊贵的公主,她能承受最残忍的刑法,却无法承受今夜的这份屈辱。她尊贵的身子,就算是死又如何能让如此肮脏之人轻易触碰。

可是现在的她,就连死,也不是能自己选择的了。

淫靡的笑声她已充耳不闻,身体的疼痛她早已不察。此刻她的心中,唯有一腔无法发泄的愤恨。

她倒在雪地里受尽屈辱,眼神死死的盯着不远处夜色里的那抹身影。

那熟悉的身影,即便是幻化成灰烬,她也同样识得。

叶竹对她所做的一切,她已死死的刻在心中,而那个背后指使之人,肖浅华同样铭记于心。

奸夫淫妇,你们,不得好死!

或许是肖浅华的那怨毒的眼神盯的叶竹浑身难受,她赶走那两名办完事的乞丐,走到肖浅华跟前。

“你不是嘲笑我生母是名娼妓?那么今日你便连娼妓都不如,怎样,伺候乞丐的滋味可爽。”叶竹浅笑着,那人畜无害的清纯外表此刻在肖浅华看来是那么的丑陋。

“你现在是不是恨不得将我挫骨扬灰?可惜,你很快就要在这世间不复存在了。”

叶竹扬手洒出一包粉末,落在肖浅华的皮肤之上,一阵阵剧痛传入她意识,那种痛彻心扉之感丝毫不比断甲之痛逊色半分。

肖浅华看着自己的肌肤在已肉眼可见的速度腐化,甚至,那份疼痛都开始不复存在。

化尸粉,果真名不虚传。

轩辕殇这招借刀杀人用的当真不留半分痕迹。

肖浅华看着正在逐渐消失的自己,嘴角扬起了一丝诡异的弧度,像是在嘲笑叶竹的可悲,又像是在嘲笑自己自负。

她带着部族的大计嫁入轩辕,还未来得及按照计划展开所有的部署,却被算计至此。

轩辕殇,如果再来一次,我肖浅华定不会落的这般田地!

你们,都要死!

肖浅华缓缓闭上眼睛,嘴角漾开,笑意更深。

叶竹望着肖浅华这临死之际的笑意,不禁感觉寒从心起,这诡异的画面,让叶竹直觉后怕。

......

雪后新晴,驿馆。

“公主,该起了,让叶竹给您梳妆打扮,不然耽误了入府的吉时就不好了。”

肖浅华朦胧中又听见大婚那日叶竹叫她起床的声音,在她曾经以为最亲近的人,此刻却让肖浅华感觉无比恶心。

一时,困意全消。

睁开眼睛,发现自己身在轩辕皇帝为她安排的临时驿馆之中。

肖浅华努力压下心中的愤恨,佯装平静的问道:“这是什么时辰。”

“已经快破晓了,迎亲的礼官现已在驿馆外候着呢。”叶竹将肖浅华扶起,还是一如往常般的恭顺。

肖浅华心情负责的坐到了梳妆台前,望着镜子中的自己,才终于慢慢感觉到这一切都是真的,她真的还活着。她伸手捏着自己的脸颊,生疼。

原来,她没死。老天又让她重来了一次!

肖浅华激动的握着铜镜,嘴角扬起一抹森冷的笑意。

叶竹、轩辕殇,我肖浅华回来讨债了。

(快捷键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