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控 > 穿越重生 > 凰妃之锦医倾城

第一百二十章 倔强疼爱

更新时间:2016-10-18 本章字数:9357

她说的太快了又是什么意思?是不是她不想还是没做好准备?

萧长歌知道她的这句话可能刺激到他了,可是她真的没有办法抛开自己在现代的生活,忘却一切,在这里一辈子生活下去。

“我没有想什么,就是太快了。”萧长歌咬咬唇,说着不符合自己心里想法的话。

苍冥绝的心一点一点地坠落,表面上虽然没有什么,可是内心早就风起云涌。

“好,我给你时间,既然你觉得太快了,我可以等,等到你心甘情愿为止。”他缓缓地松开搂住她腰身的手,语气冰冷地道。

他的这话听在萧长歌的耳里简直就一种折磨,她强行稳定了下自己的心情,脚步平稳地离开了。

看着她率先离开的背影,苍冥绝只觉得自己就像是被人扼住了喉咙一样喘不过气来,肺里的空气一点一点地被榨干。

夜色很深,外面的大风击打着窗户,发出阵阵的响声,萧长歌蜷缩在床上,一动不动。

她的脑海中不断回荡着今天苍冥绝难以置信的脸色,和他有些哽咽的话,她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做错了,可是她不可能答应他的这个请求。她慢慢地伸手抚摸上了自己的肚子,如果这里面孕育着一个生命……

“砰”一声,门被人推开,苍冥绝高挑修长的身影背着外面昏暗的天色走了进来,两扇木门被风吹动着,发出左右摇摆的声音。苍冥绝走路有些摇晃,进门后随手关了门。

“长歌,睡了么?”他刻意压低了声音说道。

良久,也没有听萧长歌发出声音,他尽量让自己的脚步放轻,走到了床边,看着那蜷缩起来的身影,他的大手缓缓地覆上去。

他略带酒气的吻浸湿了萧长歌的唇,原本就没有熟睡的她被他的舌头灵巧肆意地入侵有些难受,她伸手去推他的胸膛,可是他就像一座山一样推不动。

直到她肺里的空气快要被榨干时,他才松开了自己的唇。

“长歌,你要记住一件事,你是我的王妃,这辈子除了我,你不能再爱上其他人,如果生儿育女,也只能是为我,明白吗?”他充满危险与警告的声音喷洒在萧长歌的耳廓边。

“你喝酒了?”萧长歌皱着眉头离他稍远点,可是身子才轻微地动了一下,他立马警觉地捏住她的下巴,将她揽到了自己的身前。

“回答我的话,你明白了吗?”苍冥绝冷冷的声音响在她的耳边。

被他扼住的下巴很疼,就像是散架了似的,萧长歌忍住疼痛,看着他的双眼,艰难道:“你要我明白什么?我并不是特意来为你生儿育女传宗接代的,我不想不愿的时候没人可以逼我,外面那么多的女人,她们都可以为你做到!”

苍冥绝的心里那根弦好像被人扯断了,他清清楚楚地听见断裂的声音,心一点一点地下沉,不知道要沉到哪里。他脑袋里霎时一片空白,只有她的那句“外面那么多的女人”,他的双手缓缓地松开她的下巴,身子站了起来,修长的身子立在床边盯着萧长歌。

“你,真的,不明白?那么多,女人,萧长歌,你说这话的时候有摸过自己的良心吗?这个是你的真心话吗?”苍冥绝一字一句地道来,他从来没有体会到做一件事有这么艰难。

“不,不是……”萧长歌终于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她有些懊恼地去扯苍冥绝的衣角,可是他一闪而过。

“那是什么?不要告诉我你是一时生气才会说出这话来的,你不想不愿,那我有逼你做过任何一件事吗?”

空气沉寂下来,萧长歌双手紧紧地拽着身边的被单,不知道拽的多用力,她都浑然不觉。

呼吸很困难,肺里吸不进空气,想要说的话哽咽在喉咙里,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他好像等不下去了,那失望的眼神落在萧长歌的眼里好痛苦,她就那样看着他的身影一点一点地消失在黑夜里。

“不要走……”她颤抖着声音,没人能听得见她这声微弱的呼唤。

她颤抖着身子紧紧地拥着被子,两人这么久以来的朝夕相处全都化为乌有,他给的疼爱温暖和宠溺在这一刻统统烟消云散,在他决绝的转身之后破碎虚空。

她把自己搂的很紧很紧,试图用自己的温暖来温暖自己。

房间里面空荡荡的,叶霄萝开了门出去,两排的丫鬟不停地跟在她的身后,她走到哪里,丫鬟就跟到哪里,骂也骂不走,打也打不走,总之就是不给她一点自由的空间。

叶霄萝咬唇,急得双眼发晕,想要跑出这个府是不可能了,但是她也不能做案板上的肉任人宰割。

绕来绕去,最后来到了正厅,叶国公正在正厅里和一个宫里请来的老先生在说些什么,走近一看,很明显就是在讨论嫁妆的事情。

“爹,我都没说要嫁,你说什么嫁妆的事情?不许说,不许说,还有你给我出去!”叶霄萝心里一横,拽住那位正在侃侃而谈的老先生,就把他往外拖去。

叶国公见状,顿时怒从心头起,这个老先生是他专门从宫中请来和他一起协商成亲事宜的,这样被叶霄萝拽着成何体统。

“叶霄萝,你给我回来!不许拽先生,你们还不快拦住她!”叶国公怒气冲冲地指着叶霄萝,那群丫鬟听得他的命令立即冲了上去,可是叶霄萝眼睛一瞪,丫鬟竟然节节败退,不敢上手。

这叶霄萝在府内刁蛮惯了,凡是不顺着她的丫鬟必定会被她重整,这府里被她整过的丫鬟少说也有十几人,这些人都知道她的厉害,此时一见她瞪眼,纷纷都往后退。

“走开,这里没有你们的事了。”叶霄萝趾高气昂地说道。

叶国公知道自己这个女儿的性子,点点头让她们全都下去了,就连那位老先生也已经被送回了皇宫。

“萝儿啊!从小到大你的两个哥哥都保护你,宠爱你,才会让你的性格变成今天这样刁蛮,可是我不否认也有我的责任,你和小妹是全家人心爱的女儿,我什么事都可以依你,独独这件事不行。我知道你不想嫁给太子,可是这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了,你别让爹为难好吗?”叶国公语重心长地道。

他的话说进叶霄萝的心坎里,从小到大她就是被所有人捧着走过来的,如今他们却要让她做一件自己最不喜欢的事情,还要做一辈子。

她连连后退了两步,倔强道:“爹,你为什么要逼我,我不嫁,让小妹嫁,不是说只要我们府里有一个人嫁给太子就行了,你让小妹嫁好吗?”

叶四小姐是叶家最小的女儿,还不足十岁,自小就体弱多病,一直娇养在府里,足不出户。不说叶国公有没有脸把她嫁给太子,就算嫁给太子,太子也不一定会娶!

“胡闹!我告诉你,你就是嫁也要嫁,不嫁也要嫁,你没有选择的余地!”

正厅里安静的只剩下窗外呼呼而过的风声,正厅上座的左侧摆放着一张桌子,上面铺着的一沓的红纸是方才的老先生用来标记嫁妆数量和种类的纸张。

叶霄萝冷漠地看了叶国公一眼,三步并作两步走到了上面把那张纸张撕了个一干二净。

“爹,你写一份我就撕一份,您要是不和皇上说我要不嫁给太子,那我只能说萝儿无缘再做您的女儿。”叶霄萝垂着头,望着那漫天凌乱的纸张,无限疲惫地说道。

叶国公脸色一沉:“萝儿,要你嫁给太子是为了你好,为了我们叶家的荣耀,你想想太子是将来的皇帝,万里江山都是他的,而你就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皇后……”

叶霄萝根本不在意这些东西,冷然地打断了叶国公的话:“爹,你能不能为我考虑考虑,难道我的终身幸福,我的快乐比不上皇后的位置吗?你要的到底是家人,还是那冷冰冰的权力?我从来不知道您是这样的人,我对您太失望了!”

“啪”一声清脆的响声出现在室内,叶霄萝捂着红肿发疼的脸颊,心脏砰砰地跳动着。

声音刚落,门就被人推开,叶云广的脸出现在门缝的中间,叶国公有些诧异地看着他,原来这个孽子一直都躲在门外偷听,他竟然没发现!

叶云广伸手搂住叶霄萝,看着她红肿的脸颊,有些心疼地把她护在身后,笑眯眯地看着叶国公:“爹,您先冷静下,我来跟三妹说,三妹会听我的。”

叶霄萝乖乖地躲在叶云广的怀里,从小到大就只有这个拥抱最温暖、最贴心,她从小就依赖叶云广,很多时候他们之间的感觉就是像现在这样,他挺身而出保护自己。

叶国公也知道两人的关系很好,知道叶霄萝能听叶云广的话,只是待他们临出门之前狠狠地瞪了一眼他,警告他不要乱说话。

匆匆忙忙地把叶霄萝带到了外面一处偏僻的院子里,从怀里掏出了一个黄油纸包裹的正方形东西,拆开之后,一个浅粉色的酥饼似的东西呈现在她的面前。

“吃吧,你最爱的桃花酥,二哥特地出门为你买的,吃了你可要开心一点,不要再因为这件事情不开心了,知道吗?”叶云广温柔地揉了揉叶霄萝的头发。

(快捷键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