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控 > 现代言情 > 我本娼狂

第二章扇子,你要听话

更新时间:2038-01-19 本章字数:3907

那一天,我还记得,是个阴天。

弟弟阿伟从夜里就开始发烧,哭了一夜了,姆妈带着他去了诊所挂水。我留在家里,给继父温饭。

不一会儿,章建松回来了,听说姆妈走了,暴晒一天的黑红脸庞上满是怒气,“这臭女人,就知道花老子的钱!”

用嘴咬开啤酒盖,发出蹦一声响,他仰头咕咚咕咚地喝起来。我哆嗦地站在一旁,竭力贴紧墙根,想让自己存在感再弱一些。

几瓶酒喝下肚,章建松显得有些醉了,他突然朝我招招手,“你,叫什么?”

我怯生生地说,“扇子。”

“你过来。”

我不敢去。

他瞪眼,“老子是你爹,还能吃了你吗!”

站在他身边,闻着他身上的汗味儿和酒味儿,我两条细瘦的腿肚子都在打转,整个人抖个不停。

他先是用玩味的眼神上下打量了好几圈,一边看一边笑,让我觉得很不舒服。

紧接着,两只不怀好意的眼睛黏了上来。

章建松笑眯眯的,露出一口黑黄牙齿,“小扇子也长大了,学会伺候人了吗?”

这是我第二次听到长大这个词,也让我第一次清晰地认识到,这个词背后的危险。

我扭着身体,微弱地抗拒着他的抚摸,让他不要靠近。

可是他的力气太大了,一把将我堵在了墙角,眼神更加放肆。

他两只胳膊,一身腱子肉,铸成了一个钢铁牢笼,我根本无法挣脱。

章建松贪婪地逡巡着我瘦小的身体。我虽然不懂,却还是有直觉在的,本能感觉到了危险。

“章叔叔,我想走了--”

他一直挂着笑,手揉得我生疼,“喊爸爸,知道吗?正好,这段时间好好陪陪我!”

听到姆妈的名字,我这个溺水的人像是抓到了一根救命稻草一样,开始不停地哭喊着“姆妈”。

“来,爸爸在这儿,有什么好害羞的。”说着,就开始掰我的手腕。

就在这时候,大门打开,姆妈抱着阿伟回来了。

她看着这场景,一下子僵在原地,缺少血色的嘴唇不停发抖,“建松,你、你--”

我只觉得自己受了委屈,眼泪刷地就掉了出来,扑向门口的动作被章建松一把按住。

他不但没有惊慌,反而更加恶狠狠,“怎么了,你们都是老子养的,看还不能看?”

几秒钟之后,姆妈做出了一个让我没有想到的举动。

她缓缓关上门,然后抱着弟弟回了房间,就像什么都没有看到一样。

我痴痴地看着她,“姆妈……”

她却没有看我一眼。

最后,章建松放过了恐惧瑟缩的我,醉醺醺的回了屋。

缩在墙角,我两只眼里不停掉着眼泪,心里更是难受。

他说的没错,从那之后,这个家就变成了魔窟。

每次回家,他都会故意来堵我,阳台上,厕所里,甚至到后来就直接在客厅里拦下。

他乐于戏弄我,看我挣扎,不停地给我带来恐惧。

我每天都像一只瑟瑟发抖的麻雀,东躲西藏,心惊胆战,却还是躲不过偷猎者铺天盖地的罗网。

章建松捏了捏我呆滞的脸蛋,他居然还在笑,扬着眉,好像个上帝一样。

不停地擦着脸,脸上都被我擦破了皮,我带着哭音,第一次质问姆妈,“为什么?”

她双目无神,弟弟还闭着眼睛香甜做梦。

“扇子,你听话,不要让姆妈难做。”

直到很久之后,我才知道,章建松的行为叫做犯罪。不过在我还懵懂的十二岁,已经提前感受到了绝望的滋味儿。

我光着脚跑了出去,跑到了一片荒滩,缩在杂草里,我把头埋在胳膊里,不停地哭。

外面的世界早不是小小的一条渔船,我也无法在恐惧的时候缩进碗柜中保护自己,我甚至连保护两个字都不会写。

这一天,我第一次觉得,我的天是黑的。

也是在这一天,我遇到了第一个改变我一生的男人。

(快捷键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