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控 > 穿越重生 > 穿越之盛世年华

第一章 相府二小姐

更新时间:2018-05-29 本章字数:3391

七月,透明的天空。悬挂着火球般的太阳,云彩好似被太阳烧化了,也消失的无影无踪。

丞相府内

“痛,好痛…”头好像是要炸开似的疼。慕容沫努力的想睁开眼睛,可眼皮有千斤似的,连一丝缝也睁不开。喉咙中好像有一把火,那灼痛感几乎占据了整个头脑,身上黏呼呼的,好像是泡在哪里一样,空气中有一股黏湿味。慕容沫像经历一场生死似的,慢慢的睁开了沉重的眼睛。

映入眼帘的竟是淡紫色的帐幔,一抹暖阳斜射过来,照得房间暖暖的。房间不时飘来阵阵淡淡的香味,使得房间幽香,美好。床上帐幔是一袭白色的流苏,随风飘扬着,如同女子的发丝在空中飞舞。

慕容沫动了动僵硬的手指“这都什么呀?“慕容沫看了看自己身上,更离谱的是自己此刻正坐在一个大大的桶里,准确的说应该是坐在一个药桶中,因为那股药味真不是一般人受得了的 。“这里是?”慕容沫不可置信的看着这古色天香的房间。就在此时,一个身着青色衣服的古装女子推门而入,目光接触到慕容沫时,慕容沫忍不住浑身一颤。

“小姐?你醒了?”女子似乎受了很大的惊吓,老半天才反映过来“小姐,你影了,奴婢太高兴了,我这就去告诉老爷”女子说完便慌忙的跑了出去“哎,哎…”留下慕容沫一人目瞪口呆的。“难道…我穿越了” 慕容沫看了看四周,又摸了摸身上的轻纱罗裙。

房外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为首的那个中年男子身着浅灰色的外袍与一旁一个身着暗红色的中年美妇站与一起。中年男子脸上透着一丝喜悦和愧疚。而中年美妇脸上淡淡的表情,让人琢磨不透,唯有眼中的厌恶之情泄露了她内心真正的想法。

“沫儿呀,你能醒来,爹真是高兴,真么多年来真是苦了你了”慕容景满怀愧疚的说。

“嗯”慕容沫只是轻轻的应了声。让她无语的是,她这个爹和她娘的爱情真是狗血的情节呀。

没错,慕容沫竟然保留了这具身体所有的记忆,也就是说她现在有两个记忆“醒来就好,老爷你也不必太当心了”美妇人淡淡的说了一句。

“怡悦”慕容景对美妇人颇有不满。“是,老爷”美妇人立刻恢复原先高傲的样子,眼中的不满更加强烈了。

“小竹,好生伺候着小姐,缺什么尽管说,只要小姐开心”慕容景撂下一句话就领着美妇人走了。

慕容沫看着这古色天香的木窗,木门,屏风,木桌,终于接受了自己穿越的事实。而这具身体的原主人-慕容沫,丞相府的二千金,因小时候全家一起去寺庙上香回来的途中遇刺客,不慎中了剧毒“无情”从此身体一日不如一日,直到前不久15岁那年彻底陷入昏迷,幸得神医相救,却也只是成植物人一般中日昏迷浸泡在药缸里。

慕容沫无语的是现代的慕容沫和古代的慕容沫名字是一样的,容貌是一样的,难道这就是所谓的前世今生?

这天午后,慕容沫无聊至极的在湖边赏花。

看着满湖的荷花。慕容沫如痴如醉了,只觉得眼前的荷花是以一位位风姿卓越的荷花仙子在翩翩起舞,美丽而又端庄。

荷花有的已经绽放,有的含蓄待放,像一个羞答答的小姑娘一样,空气中凝漫着淡淡的花香,吸引了蝴蝶的青眯,调皮的蜻蜓也不甘落后,从这朵花上飞到那一朵花上。

慕容沫深吸一口气,沉醉在这如仙境般得地方“二小姐,老爷让小的来给您带个话”管家福伯屈着身子来到慕容沫身后。

“老爷让小姐您明天好生打扮着,说是要去皇宫,圣上要为将军办庆功宴。福伯看着眼前的这位平易近人的二小姐,心中甚是喜欢,比那个跋扈的大小姐要好多了。

“嗯,知道了,谢谢福伯”慕容沫点了点头。不知道这皇宫是什么样的,会不会和北京故宫一样?

“小竹,我自幼身体就不好,外面的事情我也不知道多少,你且说来听听”慕容沫真的很无语,这从前的慕容沫她竟然对这个国家的事一无所知。

“小姐,现在是大秦国第五代王朝,刚刚管家说的将军是我朝最英勇的将军——薛远辰薛将军。薛将军可是我朝一大支柱,人们都说只要有薛将军在,大秦国就在。听说这次薛将军又打了胜战呢,圣上为迎接薛将军凯旋归来特意办的庆功宴”小竹一脸崇拜,慕容沫不禁摇了摇头,哎,花痴一个!不过着薛将军真是个传奇呢,一个大将军竟然在民间的威望那么高。

坐在软轿中的慕容沫眼中有掩藏不住的好奇,不时的把头伸出来探望,只是每次都很失望的回过头来。这样来来回回的也不曾发现街上有无热闹的事情,也就安安稳稳的坐与轿子中。

“哎,无聊啊”又是一声叹息。慕容沫忽的感到一道利剑般射过来似的。猛地一抬头便对上了一对鄙夷的目光。慕容沫的嘴角不经抽了抽。

拜托!她又没招惹到这位大小姐,从一上轿就这样。

慕容沫很想问一下:大姐,我脸上开花了吗?劳您一路“含情脉脉”地看着我。

“哼”旁边那个打扮的妖艳的美貌女子正是慕容沫的大姐——慕容羽婷。慕容沫真的很佩服她这位大姐,好好的一个大美人整成这幅样子。看着她那红的能滴血的红唇,发髻上那么多的珠钗,手腕上又套了一对嫣红的镯子,且不说在妆容上,再看那衣服,搞得那么喜庆,她又不是新娘。

“看什么看?没见过美女?”慕容羽婷一副盛气凌人的样子,坑爹呀!老天赐道雷劈死我得了,她这样也叫美女?弄得跟鬼似的。慕容沫皮笑肉不笑的“美,太美了”

轿子稳稳的停在了宫门口,仅是停了几秒,又一个奴才递交了令牌,才可通行,进入宫内。慕容沫探出头来,不禁被眼前的景象吓住了。整个宫殿规模宏大,布局格调严整,排列井慕容有序,从东到西,一色的瓷砖屋脊,紫红琉璃瓦顶。轿子再一次稳稳的落地。

慕容沫由小竹扶下轿子,脚触碰到金黄色的地板上,慕容沫感觉是那样的不真实。古代皇宫的地砖采用的是“金砖”不是木头做的所谓的金砖不是用黄金做的,而是由专门供给宫殿使用的一种高质量的铺地板砖。

慕容沫坐在席间,看着莺莺燕燕的女子,不由感叹,这是来干嘛的?都来相亲的吗?“皇上驾到”一个太监鸭着嗓子喊道。慕容沫忙学着周围的人一样跪下“吾黄万岁万岁万万岁,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虽然慕容沫十分不情愿的给人下跪,但“大丈夫”能屈能伸,为了保命,忍了。“众卿平身”一身明黄色的龙袍,威严的坐在龙椅上,身边则是雍荣华贵的皇后娘娘。

待众人都入了坐,太监又扯开嗓子“薛将军到…”一个英俊的男子大步地走向大殿。“臣,参见皇上”浑厚而有力的嗓音透着一丝威严。

“爱卿请起,来人,赐坐”“谢皇上”慕容沫嘴角杨起花痴般的笑容,这大将军也太年轻了的,她还以为会是一个满脸胡子,一脸凶悍的中年男子呢!接下来便是惯例的由舞女跳舞的表演。慕容沫无聊的撑起右手支在下巴上看着她们卖力的扭动着水蛇般的细腰。

慕容沫偷偷的看了那个将军一眼,见他一直在喝酒,似乎发现了她的偷窥,含着一抹似笑非笑的嘴角戏虐的望着她。慕容沫的似心跳漏了一拍,脸红的火烧燎似的。,在慕容沫看来,这根本就不是庆功宴,而是一场变相的相亲,看着一个又一个的女子自告奋勇的上台献艺,时间长了,也就乏了。慕容沫借口出去醒醒酒走出大殿。

走在御花园中,慕容沫不由的笑出了声:还是出来好啊。闻着花香,慕容沫心旷神怡。想起刚刚那个笑,慕容沫的脸又不争气的红了。真是。在现代什么样的帅哥没用见过,竟为了一个古人动心。

也不知是想的太入神还是什么,“啊--”这下惨了,要和大地母亲来个深情拥抱了,慕容沫现在只期待不要摔得姿势太难看就行了。

“咦?怎么没有任何疼痛?”慕容沫小声的嘀咕着。悄悄的挣开眼,只见一双有力的手托着她的腰。“你要我抱多久?”戏虐的语气传来。“啊”慕容沫尴尬的连忙起身,简单的理理服装。

抬头一看,那颗刚平静下来的心又复活般的咚咚跳个不停。男子一身雪白,宽大的衣袍仅被一根四指宽的翡翠玉带束着衣摆和衣袖均用上等的银丝绣着挺拔的翠竹。浓墨乌黑的发只用了一支一尺长的玳瑁簪束着,腰间别着一块白玉般的玉佩。再对上他的眼,只是那么轻轻的瞥一眼,慕容沫就无法自拔的沉浸在他那墨黑的眼眸里。

“看够了吗?”薛远辰有趣的打量着眼前的女子,她不似别家的女子梳着简单的发。身着浅蓝色得衣裙,肩上披着白色得轻纱,头上只戴着一朵素净得珠花,发间也仅插了一支普通得桃木簪,表情娴静温婉,看上去别有一股清新自然的味道,像朵纯净的茉莉,让人不忍亵渎。

“真是怪了,走在平坦的大道上竟会绊倒?”很显然的慕容沫试图转移话题。薛远辰不语,只是一味的看着她,忽然又迈开大步从她身边擦肩而过。

“喂,你,就这样走了?”气死她了,她在跟他说话耶,怎么可以这样?好歹回她一句,这是起码得礼貌。一下子薛远辰美好的形象在慕容沫心里打了个大大得折扣。慕容沫踩着绣花鞋气势汹汹地离开了。疏不知,自己这般模样尽收在躲在树后面得某男眼中。

(快捷键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