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控 > 古代言情 > 许年华

第一章初遇

更新时间:2018-05-28 本章字数:9234

古寒影第一次见到慕绍瑾,是在乡下的奶奶家。那年夏天,家里遭受了巨大的变故,所以听从母亲的话,来到了乡下的奶奶家休养一段时间。后来她才知道,爸爸的公司,因为经营不善而濒临破产了。

因为不想小小年纪的她面临这一切,所以在母亲的安排下,她就来到了乡下的奶奶家。那一天下午,中午睡不着,于是,古寒影就独身一人在浅水湖畔无聊地散着步。然后,便一眼看到了那个浅水滩边长身玉立的男子。

慕绍瑾穿着一袭白衬衣西裤,就站在那儿和一群中年人在谈论着什么,微风袭来,吹得他额前的碎发浮动,惊艳了那一张倾国倾城的脸。古寒影顿时就看呆了。四周的猥琐中年男人和他形成鲜明的对比,那种指点江山的气魄。

不知道为何,手里牵着的萨摩犬突然挣脱了缰绳往前冲去,从慕绍瑾的身侧跑过,溅起一阵水花。河边的水就那样溅在了慕绍瑾的西裤上。古寒影顿时吓得连呼吸都忘记了。急忙走过去牵着狗,古寒影朝慕绍瑾不停地鞠躬道歉。

慕绍瑾不在意地看了看裤子上面的水渍,笑了笑,没有说什么,继续和周围的人谈论着这一带的房产规划。古寒影就那样呆呆地站在慕绍瑾的不远的地方,看着他俊美的侧颜,长时间挪不开目光。

她第一次见到如此美好的男子,身上明明透着一股上流社会的贵气,但是却远远不同于那些她之前所见的纨绔子弟和花花公子之类。慕绍瑾和周围的中年男子谈论了很久,一点都没有避讳站在一旁的古寒影。

直到日落西山,慕绍瑾周围的人才散去,慕绍瑾将双手插在裤兜里,浑身被夕阳镀上一层金色的光芒。慕绍瑾这才注意到旁边站着的少女。不由得微微笑了,说道:“没事了,不用担心,我回去洗洗就是了。”

“我给你洗吧。”古寒影下意识就回答道。她实在是太迫不及待地和他有交集了,以至于忘了该有的矜持。虽然已经是家道中落了,但是自小她还是受过很多的名门淑女的教育的。只是,这男人实在是太好看了,无论是气质还是容貌,都炫目的令人挪不开眼。

听到这话,慕绍瑾微微一怔,像是对古寒影的热情表示了些许不自然,但是也不好回绝。于是几秒钟之后就笑了笑,点点头。古寒影顿时就欢天喜地了,但是还是没有表现出来。于是,在慕绍瑾豪华的家里,换了裤子之后,慕绍瑾就把那条弄脏了的裤子递给了古寒影。

古寒影顿时就如同接过宝物一样双手捧了过来,然后细细端倪,这质地,凭她做了十几年的豪门大小姐来看,绝对是国内没有的奢侈品名牌。低调而奢侈。一旁的女佣却是表现了十二万分的惊讶。为什么明明家里有女佣,但是少爷却要把衣服给一个外人来洗?

但是慕绍瑾不解释,女佣也只好作罢。于是就把裤子递给古寒影,一边狠狠地瞪了古寒影一眼。全家上下的人,谁不暗恋少爷?给少爷洗衣服都是女佣们巴不得的差事,现在怎么就被一个小丫头片子给抢去了?女佣自然不高兴了。

只是不高兴又能怎样,少爷就是少爷,少爷发的话,女佣们也不敢不听。古寒影接过衣服,用袋子装好,然后就离开了慕绍瑾的家。不知道为什么,一路走来古寒影的心情都特别好,这还是她第一次在得知家里有变故之后还能雀跃得起来。

一回到家里,没有理会奶奶的异样的目光,古寒影就开始打水洗那条裤子,一下一下仔细地揉搓,非常注意上面的干净程度。她洗她自己的衣服都没有那么认真过。这还是她这辈子第一次这么认真地为一个人洗衣服,而且那个人还是一个不熟的男人。

古寒影一想到这个,不由得微微红了脸。她在想什么呢,只是不小心把别人的裤子弄脏了给别人洗干净而已。洗完了衣服之后,古寒影将衣服晾起来,然后在风里看着裤子飘动,感觉就像她的心思一般。

第二天,裤子干了之后,古寒影就迫不及待地给慕绍瑾送了过去。一路上乐颠颠地,她终于又可以见到他了,终于。为此,古寒影还好好奖赏了她养的那条萨摩耶几餐,如果不是那个小家伙无意中闯祸,她也不可能和慕绍瑾有交集。

“慕少爷已经回家了,不在这里了。”在别墅门口,面无表情的门卫这样说道。古寒影顿时心就凉了一大截。原来,这只是慕绍瑾临时居住的别墅,为了方便他的地产开发和商业版图的扩张,哪有一直住在这里的道理?而且,慕绍瑾也没有留言他的新住址在哪。

或许,人家根本就没有把她这样一个小女生放在心上。古寒影默默地想到,手里攥得死紧,直到那个衣服袋子皱巴巴的。古寒影还是不死心地问那个门卫,在哪里可以找到慕绍瑾,然后把裤子还给他。

可是门卫看了一眼她手里的袋子,然后面无表情地继续示意道,慕总不缺这一件衣服,神态言语之间甚是不屑。古寒影只好默默地离开了,她知道,有些人一辈子也就是见一次的缘分,以后可能再也见不到了。

于是,古寒影只好黯然地离开了。很快,这个炎热的夏天就过完了,然后古寒影就回去了,一回到家,父母就愁眉苦脸的样子,古寒影顿时就忐忑不安。果然,公司因为经营失败,很快就要破产了。古寒影这个富二代的地位就岌岌可危了。

本来古寒影也就对继承父亲的事业没有什么兴趣,但是父亲还是拉她到一边,语重心长地跟她说,以后要自立了,父亲不能养你一辈子了等等。古寒影听得似懂非懂,毕竟才刚刚成年。这一天,古寒影作为父亲公司的一员,然后去参加和新的收购方的会议。

百无聊赖的古寒影就那么去了,连正装都没有穿,只是穿着一直喜欢的休闲衣服,然后跟着父亲一起去参加了。要知道,古寒影心里只有慕绍瑾,他的容貌和气度,早就深深地震撼了他了。这些日子,她一直都记着那个男子,多少个日日夜夜都在思念,夜不能寐。

一屋子的人都在等会议的主方来。古寒影盯着面前的人,有的是跟着父亲的老部下了,有的是新选入的大学生,但是都是忧心忡忡。这次交接过后,到底是跟着新东家,还是出去另谋出路,这都是个问题。毕竟都在这个打拼很多年了,谁也不想从新从一个地方干起。

正当大家都忧心忡忡的时候,一个人影突然走了进来。古寒影下意识抬起头,然后看向门口,众人也都看向门口。慕绍瑾就那样走了进来,穿着西服,儒雅而不失霸气。古寒影顿时就惊住了。她完全没料到慕绍瑾会来。

古寒影就那样呆呆地看着慕绍瑾走过来,分度翩翩。慕绍瑾不远不近,刚好就在古寒影旁边的旁边坐下来了,离古寒影就隔着一个人的位置。古寒影一直东张西望的,恨不得叫旁边那个人离开,因为挡住了她看慕绍瑾的视线。

慕绍瑾倒是一直端坐着,一只手指间拿着一直钢笔,目光专注地盯着投影仪前面的公司的人在分析古寒影父亲的公司资产,视线从不偏斜。慕绍瑾一直没有注意到古寒影在偷偷地看他,或者说,从一进来开始,他就没有注意到这个女子。

古寒影不由得失落不已,她以为慕绍瑾至少还是对她有一丝丝印象的。她甚至有种告诉他,他的裤子还在她的家里的冲动。但是,由于会场的肃穆和父亲凝重的表情,古寒影还是没有开口,硬是强忍了下去。

后来,直到一个人站起来提出让慕绍瑾讲几句。然后慕绍瑾就站起来,朝大家鞠了个躬,一点都没有半分胜者的傲慢。然后慕绍瑾就绕过桌子,朝幕布那儿走去。那一瞬间,慕绍瑾和古寒影的视线撞得个正着。古寒影顿时就红了脸。

慕绍瑾先是一怔,然后迅速调转了视线,直视着前方,开始讲公司的规划,一句一句讲得极为仔细。即便是古寒影这种半袋掉子,也能听得一知半解,觉得他很厉害了。如此严密的思维和表达清晰地语言,和有领导风范的肢体动作,也只有慕绍瑾能够做出来了。

不由得目光变得痴迷,古寒影一直盯着慕绍瑾认真而贪婪地打量着。她甚至幻想,如果慕绍瑾就是她的丈夫那该有多好。不过,如此家世如此优秀完美的男人,应该早就家族安排了联姻了吧?再说,也轮不到她一个家道没落的无名小卒啊。

突然,身边的一个人推了推古寒影,示意她上去讲话。古寒影顿时就愣了愣,怎么突然就喊到她了。原来是因为慕绍瑾提出要让这个公司的原有的接班人上去讲几句话。古寒影顿时就心头涌现过一丝苦涩,她是什么接班人呢?这个家族企业,马上就不属于她了。

(快捷键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