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控 > 古代言情 > 吾家小姐是儒商

第1章 先生何许人也

更新时间:2018-03-13 本章字数:2784

小云走进阁楼的时候,便看到卫瑛撑着下巴坐在软榻之上,身上的嫩色罗裙与身下的白色软榻形成对比,她一张小脸带着忧愁,让人无端生出些许怜惜。

“小姐,你在想什么呢?”小云缓步走了过去,觉得有点儿冷,便从一旁架子上取了一件外袍,走过去披在了卫瑛的肩上。

卫瑛恍若方才醒悟一般,呐呐地看着小云一会儿,露出了一抹笑意来,“没什么,只是觉得今日的落雨声与往日不同罢了。”

闻言小云蹙眉,走到窗前探身看了看,幽幽地叹了一口气,“想来是入了秋,这雨水越发延绵起来,这么些日子里,也不见得停下来。”

“古人之雅兴,落座屋檐,闭眼听雨。怎的到了你这里,便是一种纷扰了?”卫瑛笑着问道。

小云愣了愣,见得面前的女儿家不过十六余岁,却能够说出这般的话语,亦是一声叹息,想来也是与她命薄的母亲有关罢。

无心细想,这会儿倒是起风了,担忧卫瑛一会儿染了风寒,小云欲关窗。她还未摸到窗栓,卫瑛就从软榻上跳了下去,伸手挡住了她欲关窗的手,轻轻地摇了摇头。

“小姐,这秋风最是萧瑟凉人,唯恐染了风寒而高热不退啊。”小云担忧地开口解释道。

“我刚打开,本就不碍事,何须这般的担忧,平日里我的身子也并不羸弱,怎会因为这么一点儿小风便一病不起了?”卫瑛挑了挑眉,语气之中皆是不由拒绝。

小云哑然,最终悻悻地收了手,自己本不过是一个丫头,怎可惹得自家小姐烦心,不过,她的眉头依旧紧锁,不见得舒展。

一旁的卫瑛见了觉得好笑,掩口轻笑了一声,而后转身兀自去斟茶,浅酌一口才缓缓的笑话道:“你这丫头,一直都是这般,本与我无差的年岁,却偏生一副比我大的模样,当真是惹人笑话。平日里让你多笑笑你亦是不肯,如今越发愁眉不展,可别到时候嫁不出去才是。”说完她又掩口,笑得肆意没了姿态。

听得卫瑛这般的言语,小云羞红了脸,想要反驳,却又觉得不妥,终究是立在原处不出声,捏着衣摆。

“好了,不说你便是了。”卫瑛敛去脸上的笑意,她自是懂得小云是怎样的人,恐怕她再这般的揶揄下去,小云非得跑去自己父亲面前告状不可。

想到这里,她在心底叹了一口气,小云本是官宦人家的子女,奈何父辈一朝走错,落得妻离子散且人头落地的地步,好好的大家姑娘,被拉到市集贱卖,若非往昔两人有所交往,如今的小云,应当是流落在外,摒弃了一身的尊严才是。

然而,沦落至此,姓名全改,不过留下了单单的“云”字罢了,卫瑛有心将她留在身侧,却无力再做更多。

见得卫瑛垂眸沉思,小云如何不知卫瑛心思,她瘪了瘪嘴忍下眼中热泪,深吸了一口气方才上前,“小姐于我恩惠,我没齿难忘,此生便只能这般,断然不敢再做它念,只求小姐一生眷顾,莫要赶我离开才是。”说着便生生的落了两滴眼泪来。

卫瑛闻言吓了一跳,见得小云这般梨花垂泪模样,越发觉出心酸来,赶紧取出绣帕擦了擦她眼角泪水。

“你这是哪里的话,当日留你于身侧,定是一生护你周全了,何来离开一说?你又是去哪里听得了胡言乱语?”卫瑛佯装气恼,瞪着小云说道。

小云堪堪地收住了眼泪,连连摇头,“小姐这样的人儿,应当是要大放异彩的,如今小姐未满双八年华便名满江南,若是再过几年,小姐定是要嫁入……”

“便是几日未曾管教,说话越发不过脑子了?”卫瑛皱着眉头低声呵斥道,脸上全无方才柔和。

小云愣了愣,顷刻间反应了过来,明白自己触碰到了卫瑛底线,“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

卫瑛淡淡的看了她一眼,心中没由来有些憋闷,实在是待不下去了,便拂袖而去,离开之前让小云无需跪着,但也不让她跟随。

外面的雨声越发响了起来,敲打着窗栏,于屋檐之上汇聚,似一串串帘子一般的落下。

院子里也只剩下一些残花,看上去有些戚戚然。

这厢卫瑛举着油纸伞款款而行,裙摆染上了水色也毫不在意。未出阁的姑娘梳着丫髻,头上除了垂落耳际的发带,便是不见半点银饰。秀丽的眉目微微拢起,心中泛起理不清的愁绪。

她捏着绘着垂杨柳的油纸伞,走在闲庭之中。

方才听着便觉心旷神怡地落雨声,这会儿偏生没有将她心中的烦躁去除。她仰头欲看看天际,奈何举着伞,只望见了碧色纸伞之上的墨色柳枝。

隐隐记得这是多年前父亲的好友绘制而成的。那位伯父家中有一子,听闻兀自离家外出闯荡去了。幼时曾见过,无奈时光若白驹过隙,她早已不记得那少年的模样。

她摇了摇头,觉得好笑,这样的天气这样的心境,怎的就想到了这些。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她加快了步伐径直往后花园去。那里还是修建得颇为漂亮的。不大不小的莲池引用了活水,所以并未养锦鲤,莲池中央乃是一座奇怪模样的假山,距离假山不远处有一座凉亭,以一道小小的木桥与这边的岸相连。莲池的另一边便是一座簇拥花园,四季花朵都有,以往她的母亲甚是喜欢花草,父亲便着人种上了,一年四季皆有不同的花朵盛开。

棕红色的围墙将这一切都围了起来,能够看见围墙外面的几棵梧桐树,自然是比不得围墙里面的柳树,倒是看得久了这般精致玩意儿,看看外面的亦是觉得乐趣所在。

不知怎的,到了后院雨水反倒是没完没了往下落起来,卫瑛伸手欲接雨,不过微微将油纸伞往上举了举,视线穿过团花看到了后面的一抹白色,隐约可见一个人立在那里。

她微微蹙眉,思量了片刻缓步绕着青石板路来到了那方。竟是看到了细雨蒙蒙之中,立着一个撑着素伞身着青色长衫的人,只见得那人眉宇清冽,却并非凛冽。周身儒雅模样,让人叹服。

就在卫瑛愣然地时候,那人看了过来,清隽的眉眼似含着春江水,脸上带着淡淡的笑意。

“先生何许人也?”卫瑛回神,亦是含笑问道。



(快捷键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