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控 > 古代言情 > 凰驭天下

第1章 芳心苦

更新时间:2018-02-05 本章字数:2081

 夜来风雨,点滴到天明。

  长平醒来的时候,已经四更天了。妆台上的铜镜似乎也被窗外的风寒感染,落上一层薄雾。

  长平静静地躺在床上,听着外面的响动。她听着宫女洒扫时的窸窸窣窣,也只有在这个时候,她能找到存活在这世上的感受。

  六岁之前,她是备受宠爱的公主。六岁以后,她是人人践踏的女奴。母亲被诬为间谍打入冷宫,她也因此被受冷落。先是被皇后宋嫣月以“搜查证据恐惊吓公主”的原因移出敬安宫,后来母亲罪名已定,又被褫夺封号,贬为奴籍。

  幽幽深宫,本来就如履薄冰,长平年幼失恃,几乎寸步难行。她承受着很多人都不能承受的痛苦。皇后宋嫣月在宫中一手遮天,对得宠的母亲更是恨之入骨。母亲入冷宫后身亡,皇后对外宣称郁郁而终,可长平冒死前去看过母亲停在破床板上的尸身,那嘴角有乌黑的血渍,分明是被毒杀。她的母亲,就躺在与她相距不远的地方,她竟然都不能痛哭一场。

  可是恨,又能怎么样呢。

  她被曾经最疼爱她的父皇贬入奴籍,被压制在宫中的最底层,毫无还手之力。她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看着宋后的儿子安隆登上储君之位,看着宋后权倾六宫,自己在奴隶院依然身陷囹圄。

  想到这,长平从床上爬起来,走到窗前,推开了窗子。已经天光大盛了。庭前的芍药开的正好,院子里还有一股子雨后的清香。

  洒扫宫女红木见她开窗,不由得恨恨道:“你倒是会享清福!我独自一人在此洒扫,你竟睡到日上三竿!”她把笤帚啪的扔到地上:“还不快点出来?”

  长平应声,连忙出门,一声不吭的从她手里接过笤帚,仔细的扫了整个院子。红木见状,挑起眉毛轻蔑的笑了笑:“你倒还懂规矩。”长平低头道:“多亏红木姐姐关照,阿昭才能平安无事。”

  长平的这席话让红木很受用。红木眯了眯眼睛,道:“知道就好。”说罢红木转身离去。长平淡淡的看了她的背影一眼,走向了奴隶院。

  自从八年前进入奴隶院,她就一直过着这种日子。母亲薨逝后,宋后便处处针对自己,连奴隶院的嬷嬷也奉皇后的隐旨,“礼待”她三分。

  可她什么都不能说。也无人可说。

  每日的劳作都很枯燥乏味。长平不仅要帮妃嫔洗衣,甚至还要帮同为奴隶的宫女嬷嬷们洗衣。长平一到洗衣房,就卖力的搓洗着。却见得女奴白檀指着盆中衣物,娇声笑道:“哎呦,这宫装只怕阿昭从前也穿过吧。只可惜,这样的好东西,你竟无福消受。”长平未曾理会,又往木盆里添了一把皂角。白檀又回头和左右一起笑起来:“不想竟投错了人家,生到那戎狄贱人的肚子里去了,岂不是白白断送?”

  长平本不是招惹是非之人,却无奈白檀欺人太甚,竟折辱到母亲头上去。她把手里的衣服甩进盆里,猛的起了身,定定看着白檀。长平本就比一般女子身量高,此时站在白檀面前,竟有股说不出来的威严。

  白檀也被骇了一跳,瞧着左右都看着她,又不好退缩,只好硬着头皮道:“你……你看甚么?”

  长平却朝她行了一礼,不卑不亢道:“白檀姐姐说的是。”长平暗暗咬了咬牙,,按耐道:“阿昭有什么不懂事之处,还请白檀姐姐指点。”

  见她如此卑微,白檀偷偷吁出一口气,又拿出平日里的架子,轻蔑的点了点长平的肩膀:“好好的干活,别想那些没用的。”白檀冷笑一声,一行人转身走了。

  长平握紧了拳头,欠身行礼送她。耳边传来众奴的窃窃私语,不用听,就知道讨论的一定是她。看着白檀她们的身影渐渐消失,又重新坐回原来的位置。她松开已经泛白的手指,又开始搓洗。她自从母亲死后,就已经做好了老死深宫的准备,还是被一而再再而三的践踏尊严。

  想到这,她抿了抿嘴唇。为了生存,她只能妥协和隐忍。

  众奴正在劳作,只见掌事嬷嬷笑意盈盈的走了进来,朗声道:“大家快都别忙了,今日有贵客,”说罢她冲身后盈盈福身:“给公公请安。”

  众人听得,起身行礼。长平跟着站起来行礼,却只听得耳边一阵男子笑声:“嬷嬷真是教导有方,这奴隶院如此得体。”嬷嬷十分受用,却依然欠身道:“能叫公公看得上,是他们的福气。”

  长平只觉得这笑声朗若春风,十分想让人一睹其人姿貌,便偷偷的抬起来一双眼。不料这男子不知何时竟也看着长平。二人对视一瞬,长平只觉那男子眼神锋利,目光灼灼。她深知不妥,随即低下了头。

  她恍惚间只听得那男子低笑了一声,又止于平静,只听得嬷嬷在说话:“今日内监特来奴隶院,是奉太子殿下旨意,择一位宫女进清凉殿伺候。”周围立即响起了窃窃私语。试问奴隶院的每个人,哪个不想逃出牢笼?如此大好机会,谁不想把握?

  长平脸上倒是没什么表情。她看着众人的兴奋神色,竟觉得有些失神。嬷嬷回头谄媚的看了那男子一眼,见男子颔首,便道:“都把头抬起来吧,也让内监看看你们的姿貌。”

  众人纷纷抬起脸,看着那男子。长平也跟着抬起头,看着那男子。这日阳光灿烂,有些刺眼。长平从未见过如此耀眼的人,一时间竟有些挪不开眼。

  男子长身玉立,一袭黑衣肃杀。眉眼如画,薄唇凤目,轮廓分明,端的是风流倜傥。远处的芍药开的正盛,与这黑衣男子竟毫无违和,相映成趣。这等仪容,叫周围的不少女奴倒吸了一口冷气。

  长平不由得暗自慨叹,早就听闻太子殿下安隆对身边人的仪容要求颇高,连他的亲妹昌明公主见他之前都得沐浴熏香。不承想连个奴才都到了如此地步。

(快捷键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