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控 > 现代言情 > 前妻难宠:囚你来爱我

第2章 置身寒冬

更新时间:2018-06-26 本章字数:2094

陈威的话音刚落,韩璐便情绪激动的一口否决,声音几乎是用吼的。

“我父亲的公司开了有十多年了,从来都没有偷税漏税过,这点我最清楚不过了,我父亲一定是被冤枉的,是被小人陷害的。”

被韩露拿在手中的报纸,因为她的手在颤抖所以发出轻轻的响声,她的脸色更加苍白,眼神中多了一丝恐惧。

看到韩露的情绪这样激动,陈威也不好再继续说什么,低着头沉默着。

站在一边的宫泽瞥了韩露一眼,看见自己的妻子哭成这样,他竟然一点怜惜之意都没有,怒瞪着陈威,冷声命令道:“继续说。”

陈威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韩露,鼓足勇气说道:“少爷,不如等夫……韩小姐的身体恢复些,再……”

“我让你给我继续说。”

宫泽突然一声怒吼,声音充满愤怒,这样的声音在空荡的医院走廊里显得特别的突兀。

“这样的女人有什么好怜惜的?我今天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让她们韩家一败涂地,这是韩家欠我的,我要分毫不少的还回去。”

宫泽的声音一阵阵的击打在韩露的心上,韩露眼角的泪水不停的落下,染湿了她胸前的衣襟,她的双唇颤抖,轻起吐出一句。

“宫泽,我韩家何时亏欠过你?”

从相识到现在,韩家可一直都在尽力的帮助宫泽。

“我韩露敢发誓,从始至今,韩家对你宫泽从未有过半点亏欠。”韩露眼神坚毅,一字一句的说道。

“哼,这要问你九泉之下的父亲。”

宫泽的声音冰冷,听的韩露毛骨悚然,是不是因为生产身体虚弱导致的幻觉?不然……眼前这个陌生又恐怖的男人是谁?

她所熟悉的宫泽是温文尔雅,体贴细心的,她不过是在手术室生了一夜的孩子,怎么再出来的时候,一切都变了?

这是一场噩梦吗?为什么这样逼真,心脏狠狠的抽痛那样的真切。

“韩家到底亏欠过你什么?”韩露从来都没有看见过宫泽的神情这样冰冷,好像地狱的魔鬼一样。

“三年后我就告诉你真相,这如浩劫一样的三年,是你们韩家欠我的,如果你没有活下来,那么……你就连知道真相的资格都没有。”

韩露的心脏仿佛停止了跳动,她拼命的想要呼吸,但是却有种要窒息的感觉,血气翻涌,突然韩露一口鲜血喷出, 手中的报纸滑落在地上。

报纸上那张父亲趴在血泊里的图片已经深深的印在了她的脑海里。

韩露伸出颤抖的双手,无力地拉了拉宫泽的衣角,“宫泽,告诉我,这一切都不是真的。”

宫泽冰冷的眼神死死地盯着韩露的双眼,修长的手臂一挥,毫不留情的将她的双手甩在一边。

韩露一个踉跄,抻的刚生过孩子的肚子狠狠的抽痛。

“韩露,你听好了,从今往后,我宫泽就是你命中注定的劫难。”宫泽一句一字的说道,说完向后退了两步。

随后对着身边的助理命令道:“把这个女人囚禁起来。”

什么?囚禁?

韩露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她越来越觉得这一切都是一场噩梦,不然根本就无从解释,真不敢相信囚禁她这样的事情是从自己朝夕相处的爱人嘴里说出来的。

“宫泽,你凭什么囚禁我?我们的孩子还在哺乳期,我做错了什么,你要这样对我?”

“陈威,你还愣着干什么?还不把这个女人带下去?”

陈威愣了一下,张了张嘴想说的话终究没有说出来,双手一拍,下一秒医院走廊的尽头走过来两个彪形大汉,穿着一身黑色的衣服,带着黑色的墨镜。

“你们给我走开,宫泽你根本就没有权利对我这样做。”韩露一边挣扎着一边对面前冷若冰霜的宫泽大吼道。

她的声音很悲凉,悲凉中带着十足的愤怒和绝望,声音沙哑的好像久病初愈的病人一样,她用力的挣扎。

可是即便是顺产,但是身体的力量早就耗尽,韩露弱不经风一样的挣扎,在这两个保镖的眼里,简直根本不费吹灰之力就可以禁锢住。

“宫泽,我刚刚生下咱们的孩子,你怎么可以这样对我?你忘了我们的誓言吗?结婚的时候你说过要爱我一辈子的。”

难道这些誓言都是假的吗?如今眼前的男人如此的陌生,精致到无可挑剔的五官冷到让人发抖。

这一切究竟是怎么了?

“哼,爱你一辈子,我要折磨你一辈子才对。”

宫泽的声音异常的冰冷,传入韩露的耳朵里,仿佛都带着回音一样,一遍一遍刺穿了她的耳膜,一字一字狠狠地撞击着她的心脏。

韩露此时真真切切的体会到了什么叫做撕心裂肺。

宫泽大步的走上前,直接抓住韩露的苍白手指,粗鲁的将她手中的戒指蛮横的拽了下来,狠狠地扔在地上,大脚用力的踩了上去。

一下一下直到将戒指踩到变形,上面闪耀的钻石沾上了泥土,狼狈不堪,看不出它原有的璀璨光芒。

这是他们情定一生的戒指,她曾经视若珍宝,可是此时就这样亲手毁在了宫泽的手里,韩露眼睁睁的看着,眼泪决堤一样的流下来。

她没有力气阻止,他们之间的爱情转眼便不共戴天,好像受到了什么诅咒一般,宫泽像着了魔一样,深邃的眼眸只剩下对她的冷漠与决绝。

刚出生的婴儿,啼哭声响遍医院的走廊,嘹亮的充满朝气。韩露听到孩子的声音,转头四处的张望,只听到孩子的哭声,却不见孩子的身影。

“孩子,我的孩子……”

韩露喃喃的说着,身体刚刚挪动,下一秒直接从病床上摔了下来,身体重重的落在地上,五脏六腑都跟着狠狠的震动。

‘噗……’

一口鲜血在韩露的胸腔翻涌,直接喷出,鲜血的殷红在她苍白的嘴角边肆意的流淌,显得她的脸色更加的惨白,鲜血滴在她的病服上,还有渐渐冰凉的胸口,让人不忍直视。

“天啊,韩小姐,你下 身出血了。”病床边的医生突然大叫起来,惊恐的睁大眼睛,急忙的跑到韩露的身边。

“快,帮个忙,把病人抬到床上去,病人产后大出血,这样会出人命的。”

(快捷键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