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控 > 现代都市 > 闻香识女人

第1章 不正常的女人

更新时间:2017-12-13 本章字数:3228

我姓张,叫张灿,祖宗传下来一门制香手艺,我父亲张博涵制了一辈子的香,在我八岁那年,他得到一截通天犀角,旁人都当是邪物,他却如获至宝。

古人云:犀角不敢烧,燃之有异香,沾衣带,人能与鬼通。

那一截犀角,在几个月后,被我爸以苍术,薄荷,夜交藤,冰片等物炮制成一片醒神香,整整燃了九天九夜不灭。

用我妈话说,那九天里,我爸跟得了魔障一般,饭都不吃一口,将自己关在密室里,在很长一段时间,传出他疯疯癫癫的话语,宛如和心上人叙说情话。

第十天,房间里悄无声息,我妈急了,叫来亲朋好友撞开大门,发现我爸死在了床上。

我爸死得很惨,尸体枯瘦苍白,赤裸着身体,连手臂上的血管都能看到,要知道,十天前,他还是一个一米八,一百六十斤的壮汉!

房间里弥漫一股糜烂的气息,寻常男女都知道那是什么味道,那一刻,我妈脸色大变,不仅是她,房间里每一个人都吓得脚步蹬蹬的后退几步。

办完丧事后,我妈将我爸留下的所有制香工具,笔记全部封存在老家祖宅的地下室里,她哭着求我,让我一辈子也不要碰这些让我爸丢掉性命的玩意。

“灿仔!答应妈,这辈子不要像你爸那样当一个制香师,那玩意,邪门!”

我妈哭着说着。

但命运弄人,几年后,我妈得了癌症去世,我那时候刚高中毕业,家里还有弟弟妹妹要养,手无缚鸡之力的我只能辍学打工,但始终赚不到钱。

乡里人一句无心言语,却让我心里一震。

“张灿,可惜你没学得你爸的本事,他那制香水平一流,城里人老找他买香,不然靠这门手艺活,弄个百万富翁当当没问题。”

这话不假,我所知道的是,九十年代初,我爸就靠制香成了万元户。

是他的突然去世,才让这个家家道中落。

看着两个都在读书的弟弟妹妹,我一咬牙,趁着某天月明星稀,我回到了祖宅,推开了地下室的门,找出了我爸当年制香的工具,还有写着制香心得的笔记本。

如今,一晃五年过去了,我也学会我爸制香的本事。

但我永远清晰记得我妈泪花花的表情,她咬着牙让我发誓,让我这辈子不当制香师!

所以,我取了个巧。

我制香,但不卖。

而我的职业,也不是制香师。

我是一名催眠师。

…………

对面的女人大约三十来岁,脸蛋很精致,一双美丽的眼眸像会说话似的,而她穿着香奈儿羊毛大衣,配上黑色小短裙,肉色丝袜包裹着修长的美腿,盈盈可握的小蛮腰,更是让她的风情魅力无限放大,只是一眼,就足以让任何男人疯狂。

“姓名,病症。”

我坐在办公椅上,轻轻敲打着桌子,在我的身后,一缕淡淡的烟雾从香炉里散开,使得整个空间充满静谧的味道。

“我叫颜夕。”女人轻轻捋了下刘海,幽幽一叹,倒是很大方的说道:“我和老公是大学初恋,毕业后就结婚了,我的第一次也是在结婚那天给了他,但自从身体上有了关系后,我发现我对男人竟然不感兴趣,就算是我老公也一样,他每次都想要,但我总是提不起兴致,结婚三年,跟我老公每个月才来一次房事。”

“你的意思,是对男人要求进行那方面的房事没有一丝兴趣,甚至有点厌恶?”

我思索道。

“可以这么说,每次我男人要,我都觉得好像在完成任务,自己没有一点快感。”女人说到这,脸才微红了下。

“是不是你老公没有注意双方的感受,要知道有些男性在那方面都是比较自私的,自己爽完也就完了……”

我话还没说完,就被女人打断:“我老公不会,他其实很讲情调,我们的前戏也很足,但就是不知道为什么,我对这方面完全提不起一点兴趣。”

“哦?”

听女人这么一说,我来了点兴趣,站起来,走到她身边,故意俯下身,做出亲近的姿势:“这样呢,会下意识讨厌我吗?”

“这倒不会,我跟男人接触这方面没有任何问题。”

颜夕苦笑了下。

“这样呢。”

我看着眼前的女人,故意将手搭在她的肩膀上,触碰处一股柔软,还有盈盈体香,让我心神一荡。

见女人眉头微皱,我连忙说道:“这是为了诊断,请不要怀疑我的专业性。”

“哦。”颜夕这才嘟噜一声,摇摇头:“还好吧。”

我趁机大胆的抓住她柔软如水的小手,微笑问道:“会不会有种排斥感?”

“如果是陌生人,当然会觉得别扭,但如果把你当做医生,那倒也没什么。”颜夕不解的看着我,不明白这跟她的情况有什么联系。

“很简单,如果你对男人的身体接触也有排斥厌恶感,那说明你的身体也有问题,但如果接触方面没有问题,但你又对男人和那方面的关系提不起任何兴致,那就是心理上的疾病,需要及时治疗啊!”

我故意假装严重的叹了口气。

颜夕一听急了,抓住我的手,红唇微张,用一副很悲伤无奈的眼神看着我:“医生,我听朋友说你这家心理诊所是京城最专业的,依靠一手催眠术,治好了不少病人。”

“我知道我心理有问题,求你帮帮我,我想做一个真正的女人,我都三十了,还从来没有一次真正体验过当女人的滋味,我……想试试。”

说着,颜夕脸红得跟苹果似的,更显风情,看得我心里一阵激动。

这个女人就是欠那方面的调教啊!如果换做我是她老公,早不知道让她爽上多少次了,让她知道男女之间那种事情的美妙!

“你放心,你的心理疾病,我可以治,我能通过催眠手段,改善你的潜意识,让你今后对男女方面那方面的关系,不会再产生任何排斥。”

我很自信的走到窗边,将窗帘拉上,同时把灯光打暗,调成一种非常柔和的软色调。

跟着指着角落处一张真皮躺椅,肃然道:“躺上去。”

颜夕犹豫了下,她可是听说,一些不称职的催眠师,会趁着客户昏睡过去的时间,对客户本身各种大占便宜?

我看清楚她眼里的焦虑,顿时一笑:“我可是专业的催眠师,让你躺下来,是为了让你全身心放松,跟着我会点一炉檀香,闻着这个味道,你会进入一种很放松的状态,这个时候我会对你的心理稍微诱导,如此几个疗程下来,你那方面的毛病就绝对好了。”

“真的?”颜夕半信半疑。

她不是没找过其他医生,甚至连国外的大夫都看过,但自己这心理问题,却没有人能够解决。

“你试试不就知道了,呵呵,如果待会你醒来没有效果,我立刻收山不干这行了!”

我自信一笑。

“那好。”颜夕点点头,躺了下来,双手放在腹部,有点紧张。

“闭上眼睛。”

我微微一声,走到旁边,将香炉里的一根香换掉,跟着打开随身携带的一个包装精美的香囊,从里面取出一支螺纹香。

这螺纹香,有个很好听的名字,叫“梦蝶。”

梦蝶属于凝神香的一种,但经过我的改良,掺加了其他材料,可以说是改良版的春药也不为过,当然,药效很中和,最主要还是起到让人放松,进入深层意识状态的功效。

一缕香雾渐渐燃起,房间里被白雾弥漫。

“这味道……”

颜夕闭眼,神色一喜,闻到一股很好闻的味道,她轻轻嗅了下鼻子,几秒后,她脸颊微红,双眼紧闭,好像进入一个神奇的梦境。

“现在,放松你的心灵,你梦到了一个男人,一个毫无缺陷的男人,他温柔的将你拥在怀里。是的,他是你这辈子最爱的男人……”

伴随着我轻柔的话语,颜夕整个人像是醉酒微醺,痴痴的躺在躺椅上。

我停下了言语,走到一边坐下。

眼前,颜夕平静的躺在椅子上,这一刻,我可以肆无忌惮的欣赏她身体的每一个部位,高耸的胸部,神秘的裙底,甚至只要我想,我可以对她做任何事!

但我却没有任何动作,只是静静看着她。

香炉里,梦蝶香烧到了一半,房间里唯独只剩下了静。

静,让人愉悦。

“差不多了。”

几秒后,我嘴角一勾,看到躺椅上的女人突然发出一声无意识的娇喘之声,两条白嫩修长的大腿交缠在一起,不由夹紧了一些。

“唔……”

无意识的喘息,颜夕只觉得自己进入一个梦幻的天堂,那种感觉太美妙了,浑身上下一股电流滑过,半边身子都酥麻了。

我静静看着,看到颜夕下意识伸出右手,往自己那湿漉漉的地方探了过去。

“啊。”

一阵冲上云霄般的电流浮现全身,颜夕整个身子都软了。

啪!

我走了过去,拍了下手掌,好像一声惊雷。

伴随着一阵抽搐,颜夕喃喃着睁开眼眸,迷离的眼神先是看了眼四周,跟着不可思议的低下头,显然回味到了什么,但身子骨太虚弱,以至于她花光了力气,粉红色的舌头舔了舔嘴角干裂的嘴唇。

“我……”

颜夕低下头,这一刻羞涩无比。

“颜小姐,事实证明,你是一个很正常的女人。”

我走过去,掐灭那半截梦蝶香。

(快捷键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