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控 > 幻想言情 > 玉珑镯:天命

第1章 青火纹身

更新时间:2017-05-04 本章字数:2470

每一次洗澡,我都会忍不住想要拿起刀割掉胸口上有纹身的那块皮肤,仿佛就是它带给我这么多的厄运。

 

在我很小的时候奶奶告诉我,死过人的屋子不能进,会染上晦气,要么就会招来恶鬼。

 

小时候年龄小容易被大人们唬住,可是越长大胆子也就越大,总是把大人的劝告当成耳旁风。

 

八岁的时候跟同村的孩子一起玩躲猫猫,为了找一个又隐秘又好躲的地方我花了十分钟跑到了三悲苑。

 

我记得奶奶说过,三悲苑原先不叫三悲苑,它是宋代女词人李清照曾经居住过的地方,原来叫清照苑。后来文革的时候很多有才的文化人,因为家族原因被拉到清照苑批判,老一辈的人就给它起了个名字叫三悲苑,意为被打压文化人心里的三悲。

 

后来清照苑这三个字就渐渐的淡出了人们生活,就连跟我小时候同岁的人都不知道三悲苑原来还是别名的。

 

进了三悲苑,我爬上供台钻进李清照的雕像后面,心想着绝对没有人能找到我。

 

可是不到片刻,我就听见有人进了三悲苑,我以为是找我的小伙伴,紧张地大气不敢出,就害怕他们找到我。

 

过了好久,那个脚步好像就停在雕像面前不走了,我当时正奇怪呢,就听见一个中年男子的声音响起:“这么多年了,你还好吗?”这显然不是对着我说而是对雕像说的。

 

我以为是喜欢李清照词的粉丝什么的,可是他接下来的举动让我梦魇了十多年。

 

我看见那个中年男人举起一把军用刀刺进雕像的裙摆里,刀从裙摆里抽出来的时候一股鲜血从裙摆里流下来。我看了看自己的腿,安然无恙,那么鲜血是从哪里来的呢?我似乎感觉到一阵阵凉风从后背吹过。

 

中年男人的刀尖燃起火苗,他连刺裙摆数刀,就像个精神病患者看到什么新奇玩意儿使劲抓着不放一样。

 

他双眼通红,看着鲜红的血液时显得异常兴奋,我害怕的缩瑟着。

 

可是接下来他又做了一件令我更为恐惧的事情,他用燃着火苗的尖刀将自己胳膊上的肉一块块的剜下来塞在流血的雕像裙摆上。

 

我再也忍不住尖叫一声,跳下供台,想爬出去时,却一把被拽起来吊在空中。

 

我感觉到我的身体颤抖的非常厉害,害怕的都不知道求饶。

 

中年男子把我一下子推在雕像上,一只手扼住我的喉咙,眼神冷漠的看着我。

 

我想我这辈子都忘不了那令人心生寒冷畏惧的眼神。

 

窒息感越来越强烈,我开始小声的求他:“求求你,别杀我……”

 

他的手突然放松了对我脖子上的束缚,皱着眉头看我,那样子就好像我是个烫手的山芋。

 

我脖子一热,整个人掉在地上,我以为我死了,可是我发现我还能呼吸。中年男子的手掌里有一条扭曲的伤疤,那伤疤似是对他痛不欲生。

 

我下意识摸摸脖子,一颗舍利子挂在我的脖子上。

 

这是爷爷生前的总是戴着的佛珠,后来爷爷去世,奶奶把佛珠给我做了项链。

 

中年男子似乎不甘心,铁了心的要杀我,举起刀刺向我。

 

我尖叫一声,晕了过去。

 

好像这一切都结束了,在我以为我必死无疑的时候,醒来却发现躺在自己的床上。仿佛三悲苑里的一切都没有发生过。

 

可是守在我床边的家人又是怎么回事?

 

奶奶是第一个反应过来我醒来的,她几乎要哭出来,一连串的向我质问:“我说了多少次不要去三悲苑,那个地方邪气的很,你就是不听!看看这次出事了吧?看看你以后还敢不敢出去野!”

 

我爸拦住喋喋不休的奶奶,对我说:“奶奶的话也不是没有道理的,下次别去那么远的地方玩了。”

 

接着就是我妈,坐在我床边叨叨的骂了一句:“你迟早就是个祸害!”

 

所有人责怪我的时候,最懂我的姑姑发现了我的异常:“妈,大哥大嫂,你们发现龄笑不对劲儿吗?”这一声儿让屋里立刻安静起来。

 

我睁着眼睛,一双原本大大的眼睛,此刻显得尤为诡异。

 

我妈拉着我的手,开始紧张起来:“龄笑,你怎么不说话?”

 

我刚想说话,我爸又掺进来,“龄笑你怎么了?你别吓爸爸呀。”

 

奶奶直接趴桌上哭。

 

我打了个哈欠:“我一直想说话,你们总是说说说,我一句话都掺不进去。”

 

这下都松了口气。

 

再次确认我没有事儿后,爸爸扶奶奶去休息,妈妈也跟着回了。

 

我喊住姑姑,对她说:“姑姑,我不敢一个人睡。”

 

姑姑扶着腰,已经七个月大的肚子让她很吃力。她坐在我的床边,柔声问:“为什么不敢一个人睡呀?”

 

我回想起来三悲苑的那一幕幕,余悸还是没彻底消除:“我害怕。”

 

“你往里睡睡,姑姑今晚跟你睡。”

 

我欢快的滚到里面去,姑姑小心翼翼的躺下来,隆起的小腹就像个小皮球。我好奇地摸摸,然后咯咯的笑起来。

 

姑姑长得很漂亮,在我的眼里姑姑就是这个世界上最温柔的人。

 

跟姑姑睡的那一个晚上,我没有做任何梦,一觉睡到天亮。

 

可是我却不知道我的命运从进三悲苑那一刻起就已经被改变,或者是我从一出生就应该是有个不平凡的命运。

 

后来我发现,我的左胸上有了一个类似纹身的东西,我试着去洗掉它,但是不管我用什么方法就是弄不掉。那青蓝色的火焰纹身就这样莫名其妙的长在我身上了。

 

再后来全村子的人都知道了发生在我身上的事,以我为戒,不让村里的小孩踏入三悲苑半步,有些大人还商议着把去三悲苑的路给堵死。

 

渐渐的我发现,在同龄人的眼中我就是个不详的东西,谁都不愿意跟我玩儿。有些大人看我的眼色就不对,看见我就走。就连住在村头的陈爷爷家的小孙子也不愿意跟我玩儿了。

 

我被他们孤立,歧视,造成了不愿与人交流喜欢独来独往的性格。

 

我上了初中后,就搬了家,住到了离爸妈工作更近的地方生活。

 

每一次洗澡,我都会忍不住想要拿起刀割掉胸口上有纹身的那皮肤,仿佛就是它带给我这么多的厄运。

 

有时候我也会想,如果我没有去过三悲苑,那么我现在就不会是现在这个样子了吧?

 

命运,就是个奇怪的东西啊。

(快捷键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