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控 > 穿越重生 > 锦绣田园:农门丑女要上天

第2章 穿越成傻妞

更新时间:2019-06-11 本章字数:2275

天还未亮,鸡笼子里的大公鸡都在酣睡,许海军家却愁云一片。

昨下午老刘头那群人把采儿送回家,采儿已经全身青紫,没了一点动静。

好不容易又是灌姜汤又是掐人中的,她把肚里的水都给吐了出来,才慢慢有了点气,但还是一直不醒。

李氏坐床边坐了一晚上,采儿一直在断断续续的说胡话,全身上下都烧的通红。

许海军靠在墙上抽了一晚上旱烟,他一咬牙,下定了决心,出去捆了自家几只老母鸡,又把晒在屋檐底下的干辣椒干苞米扯了下来,丢牛车上对李氏打了个招呼,准备上镇子去给许采儿请郎中。

许采儿虽说脑子不正常,却是这对夫妻的心头宝,如今出了这么大的事,已经让李氏六神无主,只眼巴巴瞅着炕上的女儿,她两只干瘪的手交叉握在一起,已经出现皱纹的脸上也一直在默默流着泪。

公鸡跳上土坪上打鸣,庄稼人也陆陆续续醒来,李氏一直坐在房里,见许采儿转了个身也心惊担颤的,本来三十来岁的年纪,一夜之间头上冒出了好几根银丝。

她拧了拧手巾,想给高烧不退的许采儿擦擦身子,谁知门“哐”被人一脚踢开,尖刻刺耳的声音也从外边传来:

“海军媳妇!天光早上的不去做饭搁这屋里蹲着干啥!想偷懒?没门!”

说着,那小老太太就迈着个圆规脚走了进来,双手叉腰一个劲的指着李氏骂,李氏目光瑟缩,低着头一句话都不敢回。

老太太靠在房门口,头发稀疏毫无光泽,一双鼻孔长在塌鼻梁上,眼睛也眯成了一条缝,看人就如同用鼻孔瞪人似的,偏生手里还拿着一块掉了色的花手帕,边说话边挥,唾沫星子四溅,耳朵上那两个金耳环随着她脑袋也一摇一晃的。

见李氏一句话也不说,她蹭蹭蹭走到炕前,一把抓起李氏手里那张毛巾扔在地上,指着毫无知觉的许采儿大骂∶“这傻妞又丑又笨,胳膊肘还向着那田寡妇家!死了就死了,她一条傻命有我老许家贵重吗!”

李氏嗫啜着,一直低着头。

赵氏拿着那块花绢帕捂住鼻子,嫌恶的对着许采儿门前吐了口痰,这才神清气爽,吆喝起来∶“海军媳妇,你赶紧给我去做饭,不然,老娘有你好过!”

“娘,采儿,采儿她还在烧。”李氏犹犹豫豫,终于小声的说出了这话。

谁知赵氏一听,脸上的皱纹挤在一堆,都快夹死苍蝇:“我呸!”

她那双小眼睛往许采儿身上一扫,走过去就想扇耳光。

李氏扑上去拦住,她知道赵氏是个什么样的人,连忙哭着求,赵氏这才提起李氏衣领子就往外拖,把她扔进厨房,拍了拍手。

两人这么大的动静,不仅使其他几房的媳妇都蹦出来看热闹,连屋子里的许采儿,也悠悠转醒。

许采儿脑子像是要裂开,全身也笨重不已,一呼一吸间,肺里似乎在往外嘶嘶作响。

她记得,自己明明是在拉斯维加斯做着暗杀任务,可就要得手的时候,暗门突然打开,从外面钻进了许多黑衣人,对着自己一通扫射……

最后的记忆,便是停留在许多子弹打入体内的剧痛,与自己最好的朋友俯视自己时,脸上那抹轻蔑的笑意。

身旁是许多嘈杂的声音,她似乎在天上漂浮,突然,从云上降下来一根绳索,许采儿如抓住救命稻草般死死握住,可谁知绳索突然急速上升。

耳边有风猛烈鼓动,许采儿感觉自己仿佛置于真空之中,而眼前突然出现一个氧气罐,她抓住凑到嘴边吸了一口气,肺部像是要炸开,她忍不住挺直了身子。

劣质烟味钻入鼻腔,许采儿努力睁开了酸涩不已的眼皮。

眼睛十分干涩。嘴皮也传来微微刺痛,她令自己努力适应这股光线,这才开始扫视自己身处的环境。

四周的墙壁,是用黄泥糊成,屋顶也是层层稻草铺就,整座屋子低矮且散发着腐旧味,一样值钱的东西也没有,四条腿的小木桌上面扣着一个豁口茶碗,旁边摆着个土陶烧制的茶壶,三条腿的凳子靠在墙边,苦苦支撑。

连衣服,都是放在一个大木箱里,那木箱的锁还烂了,只能虚虚的掩着。

碗里的馊味与夜壶味混合在一起,直让许采儿的胃里一阵翻涌,她不可置信的扫视着这一切,似乎有些不明白自己明明被一群黑衣人给打死,为何一朝一夕间又来到了这里。

难道m国也有这么贫穷的地方?

她搞不清楚这一切,破旧的木门外,尖利争吵声传了进来,许采儿掀开烂棉被准备下床,却被自己的手给震惊了一把。

这个布满冻疮连指甲盖都翻了的肥短手,确定是她的手?

许采儿望了望丑陋的手,又扫视着腰上那一圈水桶肉,还摸了摸布满痘坑的胖脸,愣在了原地。

她被誉为组织最好看的特工,工作之余最爱的就是保养双手与皮肤,而因为工作的缘由,腰间也只有线条优美的腹肌,为何会是这副模样?

脑中瞬间闪过两个大字,穿越,而许采儿坐在炕上,迷茫了。

这是哪?

我是谁?

脑内尖锐的刺痛传来,发着高烧的身体显然无法承受活动的重负,许采儿呼出一口浊气,体力不支瘫倒在床上,发出砰的一声,而半掩着的木门突然被人推开,外面那妇人兴高采烈的走了进来。

妇人身形瘦削,脸颊上没有一丁点肉,眼睛都凹进了眼眶中,布满了血丝,而底下是两个大大的黑眼圈,她两只手来回搓着,指关节上满是冻疮,走起路来单薄的身子一摇一晃,一看就是穿的太少,四肢都被冻僵了。

一身典型的农家妇装扮,长发也用简陋的木簪子挽起,看着妇人这副打扮,许采儿更加断定,自己穿越了。

李氏做早饭做到一半,有些不放心想去看看自家闺女,听到屋内传来的响动连忙奔了进来,就见傻闺女正直勾勾的望着自己。

“醒来就好……”李氏喃喃念着,忙从灶房内端来一碗稀粥,她小心翼翼的靠近许采儿,舀起一勺,放嘴边吹了吹,见许采儿毫无动静,又道:“热热飞走了,采儿喝粥粥。”

破木勺靠近嘴唇,许采儿虽有些不解,但还是准备张开嘴,可高烧之下,上下嘴皮子却黏在了一起,她正想示意李氏端点水来,李氏却猛的拍了一下自己的头。

“看你娘,都急糊涂了,采儿要喝水水再喝粥粥。”李氏见许采儿也不乱叫了,喜出望外,她端着粥放到木桌上,又翻开破碗倒了点隔夜茶水,又送到许采儿跟前∶“娘喂采儿喝水水,啊——”

说着,把碗凑到了许采儿嘴边。

(快捷键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