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控 > 穿越重生 > 锦绣田园:农门丑女要上天

第1章 跳池子

更新时间:2019-06-11 本章字数:2207

天寒地冻的,村民们本来是围在各家的炭盆子面前烤火,听到外面传进来的傻笑声,纷纷涌了出去。

已经结了冰的小路上,走着一个一步三跌的傻妞,傻妞捧着一兜的地瓜,嘿嘿笑着,她脚下打滑,直挺挺摔到了地上,周围溅起许多冰渣子,但从旁边传来的却都是尖利的哄笑声。

围观许家傻妞闹洋相,已经成了冬天必不可少的乐趣之一。

傻妞却不恼火,她捡起四散的地瓜,又开始兴高采烈的蹦了起来,走向村头的田秀家,田秀家里穷,她怕他们家冬天没东西吃,特地从家里偷了一堆地瓜。

地瓜已经被磕烂,傻妞身上也都是脏兮兮的泥水,她走路也不小心,好不容易快到了田秀门前,又跌了一跤,地瓜这下全部飞了出去,傻妞痛的脸都皱成了一团,晃悠悠站起,开始捡地瓜。

她把烂了的地瓜拢在怀里,看见不远处还有一个,正想弯下腰拿起,突然,一只鞋踩在了地瓜上面。

傻妞用手去抠,但是却抠不出来,她不信邪,左手指甲抠的血乎乎的,指甲盖都翻了起来,还是没拿出那个地瓜,开始哇哇大哭起来。

鼻涕眼泪混了一脸,脸颊还有丑陋的高原红,混合的浊液缓缓往下滴,那个踩地瓜的人呕了一声,把地瓜踢到一边。

傻妞这才爬到一边把烂地瓜捡起,旁边的村民忍不住了,七嘴八舌说了起来∶

“老许家也不知道是不是祖坟被野狗刨了,养了个这种傻妞,十几岁了还一天到晚到处打人偷别人家东西给田寡妇那苦命的儿子,擦屁股都得让她家娘老子来!”

“这傻妞还真把田秀当她相公了,啥破烂都给田秀送。”

老刘头见傻妞抱着那些烂地瓜和抱孩子似的,忍不住上前:“傻妞啊,把你这些东西给我看看?”

他说完,伸手就想拿,却被傻妞一挥手推到了地上,傻妞恶狠狠冲她面前吐了口痰,不知道嘀嘀咕咕了些什么,冲到田秀家门口开始敲门。

小破门自然承受不起傻妞的蛮力,田秀无奈之下只好出来开门,他长相清俊,又是个读书人,见傻妞脸上全是黏糊糊的东西,忍不住反胃,往后倒退了一步。

傻妞目光浑浊,见到田秀,左嘴角一个劲的往上歪,连手里的地瓜也不抱着了,直接把粗短的肥手指往嘴里送,还喃喃念着∶“田,田秀,地瓜,地瓜!”

田秀自然不想理会,他眉头微拧,好看的眼里满是嫌恶,正想关门,结果突然被一个笨重的东西扑倒在地,正想爬起,胸口又像是被重锤擂了一下,颇为厚实的肉感从手上传来,定睛一看,自己正握着傻妞的半边腚。

“许采儿,你给我站起!”

他努力克制住晕乎乎的感觉,想把傻妞推起来,奈何傻妞太重,而她身上那股油腻腻的臭味也一直在刺激田秀的鼻腔,田秀根本使不上力。

傻妞却不自知,她捡起一个地瓜就往田秀身上推,口水揦子也滴了田秀一身:“田,田秀吃地瓜。”

村民们看着这场闹剧哄笑不已,还纷纷打趣田秀:“田小子准备什么时候把你家傻媳妇娶进门啊。”

众人的讽刺传进田秀的耳朵里,田秀只觉得恼怒不已,他从一开始就只想考状元,根本没想着娶媳妇这件事,可莫名其妙就被定了娃娃亲,让他十分恼怒,更何况,娃娃亲对象还是这个方圆几十里都出了名的傻妞!

“许采儿!”

田秀怒吼,他恶狠狠的看着身上的傻妞,眼里尽是愤怒。

傻妞啃了啃手指头,她见田秀很生气,还以为他嫌地瓜太少了,又从地上捡起了几个,不分青红皂白就想往田秀手里塞。

“吃,田秀吃。”

村民们又开始喋喋不休起来:“田秀,傻妞虽然脑子不好,但是膀大腰圆屁股肥,一看就好生养,赶快生个胖小子给你家娘带咯!”

“是啊,秀才有啥子好考的,还不如讨个媳妇热被窝。”

听到这话,周围又大笑起来,可听在田秀耳朵里只有满满的讽刺。

明明自己以后是要考取功名报效朝廷的,可这傻妞就是他面前的一块巨大绊脚石!

他恶狠狠的看着傻妞,手上青筋鼓起,傻妞看得懂田秀的眼神,她愣了愣,把手里的地瓜一丢,哇哇大哭起来。

不哭还好,一哭起来,憨样必显,她鼻涕水顺着嘴唇一路滑到下巴,还准备顺着脖颈子进衣服里去,田秀本来还想怒骂傻妞,但他知道,自己越凶傻妞就越死皮赖脸。

田秀深吸一口气,脑袋里一个邪恶的想法已经成型,他克制想杀了眼前傻妞的冲动,努力憋出一脸笑∶“我现在不想吃地瓜。”

“那你想吃什么?”傻妞吸了吸鼻子,一脸天真的望着田秀,她头发乱糟糟的还结了块,身上的衣服也黑的看不出本来的颜色。

田秀本来想拉着傻妞,但想了想还是放弃了,他吼开周围看热闹的村民,把傻妞带到了后山,后山前头本来是一块池塘,但里面的水已经结冰,反射着丝丝寒意。

傻妞看着池塘,又看看田秀,傻张着口,晶莹的哈喇子顺着嘴角流,田秀嫌恶的转开眼睛,指着冰封的池塘:“我想吃鱼,许采儿,你会给我去抓的吧。”

“不会游泳,采儿不会游泳。”傻妞一脸惧意,她悄悄的往后退了几步。

田秀满眼都是不耐烦,他甚至想一脚把傻妞踹进去,但傻妞一身蛮力显然是不可能的,于是下定决心,怂恿道∶“你要是抓鱼给我吃,我就娶你。”

傻妞听了这话,先是愣了两秒搞清楚田秀话里的意思,眼睛突然亮了起来,她盯着田秀,见田秀点了点头,喜悦的脱下了外面那件棉袄∶“这,这是娘缝的,不能湿。”

说完,纵身一跳。

此时正是初冬,冰面很薄,傻妞接触到冰面那一刹那,冰面便有了蛛网般的裂缝,偏偏傻妞感到刺骨的寒意,开始挣扎起来,而冰面也彻底裂开,傻妞掉了进去。

傻妞全身都湿透了,她剧烈的在水里扑腾,嘴里大喊:“田秀,田秀!”

水面溅起巨大的水花,田秀心脏砰砰跳,他克制住愧疚的心,死死握紧了拳。

田秀,你不能救,你不能救,你是要考状元的人,不能为了一个傻子葬送前途。

想起那些村民的嘲笑,田秀更加坚定了内心想法,眼睁睁看着傻妞慢慢减弱了扑腾,随后没入水里。

水面复又恢复平静,田秀手脚一片冰凉。

傻妞,死了。

(快捷键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