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控 > 悬疑推理 > 无人旅店

第6章 警察

更新时间:2019-05-31 本章字数:2281

她双手就撑着地面,缓缓抬起头,向我爬过来,时不时的用鼻子闻着周围的气味,她这诡异的模样看起来倒更像是一只——狗。

我瞥了眼周世炎,见他正躺在地上装死,心中不禁一阵暗骂:“这孙子倒是聪明,关键时刻还得看老子的!”

经过了几番的天劫,何珍珍身上本就狼狈不堪,再加上我刚才的那一击,此时的她哪里还有人形,不禁感叹道:“你死那么惨,没想到死后不仅变成了厉鬼,现在就连尸体也被人弄成了这幅模样!”

我随手再次取出黄纸符,正要催动法决,却听背后传来周世炎的声音:“强子!她不是何珍珍!”

“什么?”我回头向躺在地上的周世炎,还未待我反应过来,就感觉背后一阵阴风袭来,我下意识的缩了缩脑袋,只感觉何珍珍手臂这才贴着我头皮划过……

虽然我躲过了何珍珍的“偷袭”,可让我惊讶的却是她竟然如此力大无比,几个回合下来,我就有些撑不住了,回头对周世炎扯脖子喊道:“你小子还不过来帮忙!?”

“不是哥们儿不帮你,主要是你都不是她对手,就我那两下子也不够看呀!”他躺在地上,毫无要过来帮忙的意思,反而从怀中掏出一打用橡皮筋绑着的黄纸,向我丢了过来,“这个你拿去用。”他紧忙补充,“回去记得给我发红包!”

“发你奶奶个大头鬼!”接过黄纸,我嘴里却骂道。

这何珍珍也不知道是怎么了,身上的力气仿佛用不完一样。而且我身上带的黄符似乎对她没什么作用,我只能在脑海中搜寻《风水经·二十术》里关于各种尸体的记载。

人死即为尸,死而不腐则为僵,这说的就是僵尸;死而不化则为魃,便是人们常说的旱魃,也有人将它称为太岁。虽然何珍珍是横死,可死的时间不长,却产下鬼婴,尸身更是变得如此古怪,这绝非不是偶然,定然是有人在她的身上上做了什么手脚。

从何珍珍刚才的模样,我似乎在她身上看到了狗的影子。随即,我便想到了一种可能!

还记得在《风水经·二十术》中有记载,找一条八字与尸体相匹配的黑狗,于月圆之夜,将此狗之血灌入尸体口中,再以阴符为媒,便可使狗的魂魄进入尸体之中……

现在想来,应该就是这样,刚才何珍珍的种种都似乎在印证着我的猜想。

“四眼!”我再次对周世炎嚷道,“这何珍珍的尸体被人动了手脚,快去找些公鸡血!”

黑狗血属阴,而公鸡血属阳,刚好可以用来破法。

“你不是在逗我吧?这荒山野岭的我去哪找什么公鸡血?”周世炎也有些着急了,“若是回村去取,这一来一回的时间肯定来不及。估计还没等我回来,你就……”

我没时间跟他扯皮,更没工夫跟他解释,催促道:“你丫的要是不想看老子死在这儿,就快点想办法,要是晚了,就算公鸡血也无济于事了!”

话音刚落,何珍珍就再次向我扑了过来。她一跃三米多高,呲着森森的獠牙,面目十分狰狞。

我心中暗自叫苦,立马侧身闪避。而就是这个档口,我注意到她额头似乎粘了一撮狗毛。我眼珠一转,探手入怀取出摸出一张符纸,咬破食指,飞快的在上面画了起来。我嘴里念动法决,将黄符打响何珍珍的眉心。

那黄符落在何珍珍额头的一瞬间便化作一团火焰燃烧起来。当符纸化作一团灰烬,我再向何珍珍看去,发现她已经站在原地一动不动了,额头的那撮狗毛也随着符纸一同化作飞灰,消散在磅礴的大雨之中。

“你把她降服了?”周世炎从地上爬起来问。

我看了眼何珍珍,又掏出一张镇尸符贴在她额头上,才缓缓道:“这何珍珍身上处处透着诡异,估计这事情还没完。”

雨已经停了,林间山风吹过拂着我身上湿透的衣服,阵阵寒意袭向全身,让我不禁打了个哆嗦。

周世炎指了指自己怀里的鬼婴:“要问我说,干脆把这小东西和何珍珍的尸体放在一起,一把火烧了,一了百了!”

“不怕遭报应你就烧吧,”我没好气的道,“天劫都没要了他的命,你以为你一把火能烧死他?更何况,他有呼吸,是活人!”

周世炎嘀咕:“哪个活人的眼睛是红色的?还咬人吸血,我看他就是披着人皮的僵尸!”

“别废话了,回去让周叔看看再说!”我突然感觉周世炎的神情有些不对,就见他张了张嘴,却一个字都没说出来,活脱就是一副见了鬼的表情。

“你小子怎么了?”我嘴里的话还没说完,就见他伸手指向我身后,吞了口口水,缓缓吐出三个字,“何……珍珍!”

他话音刚落,我心中就叫了一声不好,可卫视意外,一阵撕心裂肺的剧痛从后背传来,我想要回头,却感觉眼前一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当我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傍晚了。我躺在床上,身上盖着一层厚厚的棉被。

一身青衣飘飘的柳月坐在桌子上,她一边当着双腿一边闻着香炉里正燃着的香烛,周世炎和周叔正坐在门口的长椅上,两人都是愁眉不展。

我动了动身子,一阵撕心裂肺的疼痛感传来,我轻哼了声,看了眼周世炎,对周叔问:“我这是……”

“你醒了!”柳月展颜。

周世炎赶忙凑了过来:“那天要不是我们家老……我爸及时赶到,你的小命就可没了!”

我看了眼周世炎,有看了看周叔,问道:“何珍珍呢?还有那个鬼婴呢?”

周叔瞪了周世炎一眼,一脸严肃的对我说:“何家的事儿你们别管了,这事儿没有你们想象的那么简单!”

我还想再说些什么,周叔立马又道:“世炎不懂事儿,你也跟着胡闹,你们两个要是有个什么闪失,我到了下面怎么和老李、和周家的列祖列宗交代?”

“爸,何珍珍……”

周叔回头瞪了他一眼:“你没听到我刚才的话吗?”他指了指桌上的碗,语气缓和了些,对我道,“这是糯米水,你被那僵尸抓伤,虽然身上的尸毒已经被我祛了大半,可还是需要喝些糯米水才能拔干净!”

“世炎,你出来,我有话对你说!”他瞪了眼周世炎,就要推门而出。可还没等周叔推门,就听到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响起。

周叔抬眼想门外看去,问道:“你们是……”++

(快捷键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