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控 > 现代言情 > 惹火辣妻:祁少,快来造二胎

第17章 保姆

更新时间:2019-11-08 本章字数:2108

“沈小姐,你愿意嫁给你身边这个男人,不论生老病死……”

沈念念眉头短蹙,实际上她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会离婚,再嫁给另一个男人。忖度之间,只觉得手上一阵刺痛传过来,抬头对上祁越阴沉的神情,加之神父的催促,她才反应过来。

“我愿意。”

神父松了一口气,然后继续询问祁越,祁越压抑的声音,让沈念念心中一惊,祁越拥抱着沈念念,吻上她的唇瓣,霸道而又肆虐,仿佛像是在发泄怒火,沈念念只觉得嘴上一阵疼痛。

“现在反悔可来不及了,祁太太。”祁越在沈念念的耳边咬牙切齿的警告着她。

“是,祁先生。”

沈念念红肿的嘴角上扬起一抹明媚的笑容,回应祁越的警告。

台上的两个人针锋相对,看在台下的观众眼里,就是相亲相爱,婚礼结束后沈念念和祁越两个人给几个长辈敬酒。

在宴会上,祁越给她介绍了很多家族中的人,让沈念念觉得这一切都很不真实,甚至有一种虚幻的感觉,只能跟随着祁越的脚步,机械的对着每一个长辈点头问好。

剩下的就让伴郎和伴娘代劳了。

婚礼所有的事宜,都有专门的人来管理,沈念念也没有觉得很累,也不需要她做些什么。

从宴席上下来,沈念念并没有看到祁越的身影,她环视了一周也没有看到人。

“妈咪,你是在找我吗?”

Aron不知道从哪里跳出来,抱住沈念念,笑嘻嘻的问道。

“是啊!今天开心吗?”一整天,Aron都像是一只快乐的小鸟,飞奔着。沈念念蹲下身子,抱抱Aron脸上带有着温柔的笑容。

“当然开心,我今天可是全场最帅的小花童啊!有没有?”Aron两个人手牵手,往花园的方向走去。

看得出来Aron开心极了,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停,沈念念就做一个安静的聆听者。

“所以你结婚都没有通知我?”

傍晚时分,安静的花园中,一个尖锐的划破天际。

沈念念脚步一顿,和Aron对视了一下,没有继续往前走去。

“你说话啊!你对的起我姐姐吗?说啊!”

一个穿着白裙子的女孩子,双手握住祁越的手臂,不停的摇晃着,质问着祁越,祁越的眼神有些悠远,像是陷入了沉思,并没有任何的回答。

“没有。”

云可漫在半个月前,突然被公司派遣到国外出差,不知道从哪里听到了祁越结婚的消息,匆忙的从国外赶了回来,直接来到祁家,跑来质问祁越。

“可漫你冷静一些,我不过是想要找个人照顾Aron而已,你知道的如果不是可沁,那么娶谁都一样。”

祁越把手臂抽出来,神色淡然的跟她解释着。

“祁哥哥,你是什么意思?”云可漫一下子愣住了,恍惚间明白了他说的是什么意思,可又有些不太明白:“你的意思是,她不过是一个照顾Aron的保姆?那为什么还要娶她?”

祁越不太喜欢云可漫用保姆这个词语来形容沈念念,两个人已经结婚了,不管是因为什么原因,沈念念都是他的妻子。

而站在一旁的沈念念心情低落到了极点,祁越短暂的犹豫和沉默,是不是就已经证明了,他也是这样想的?

“说话啊?是不是这样?你并没有背叛姐姐?婚礼是假的,结婚证也是假的,一切都是假的,对吗?”

云可漫不甘心的继续追问着祁越,祁越眉头一压,冷声的回答:“除了感情,其他的都是真的。”

“怎么可以……”云可漫像是受到了什么打击一样,诧异的看着祁越,向后踉跄了两步,“既然谁都行,那么为什么,我……”

“爹地。”

云可漫刚要问祁越,为什么她不行,Aron就跑了过去,抱住祁越的双腿,祁越弯腰把他抱了起来,也没有注意到云可漫说了什么。

沈念念看着挣脱开的Aron想要追上去,可脚就像是钉在了地上一样,怎么样也挪动不开了。

“你怎么在这里?”祁越一回头就看到了沈念念,眼眸微转,眉头短蹙,似乎并没有想到沈念念会在这里。

“我和妈咪来找你,小姨你是来祝福我和爹地的吗?”

“哈哈,Aron你还真是天真,祝福什么?祝福你爹地给你找了一个高级的保姆吗?既能照顾你,还能够给你爹地暖床?”

云可漫看着身穿红色旗袍的沈念念,优雅的站在不远处,不得不说沈念念和她姐姐云可沁之间,有几分神似,不过再怎么像都是两个人。

反观沈念念一点表情都没有,很平静,对云可漫的挑衅视而不见,可Aron却不干了。

“我妈咪才不是保姆,你就是嫉妒我妈咪,才会这么说的。”

他瞪着眼睛,据理力争的替沈念念争辩着,祁越没有说话,Aron在这里他不想让他失望。

同样也不想伤害云可漫,毕竟是可沁的妹妹,他有责任也有义务要照顾她。

“Aron,她才不是你妈咪,你难道忘记了吗?你妈咪已经死了,这个女人不过是照顾你的保姆。”

云可漫见Aron这样维护沈念念,甚至还叫沈念念妈咪,变得开始不淡定了。这么多年来,她也没有少过来照顾Aron,可这个孩子总是跟她不亲,后来她也不愿意在热脸去贴他的冷屁股,放弃了从Aron入手。

才短短的几天,怎么一切都变了?恍然间,云可漫明白了,公司外派不过是一个借口而已。

“云小姐,他不过是个孩子,你不觉得你的话太过了吗?”沈念念眉头紧蹙,原本不想插入进来,一个是孩子的父亲一个是孩子的小姨,她不过一个外人。

可云可漫刚才的话,太过分了,一个四岁的小孩子能懂什么?

“过分?就因为他是个孩子,才会被人挑唆。”云可漫凶狠的说道。

Aron从祁越的身上挣脱下来,狠狠的推了云可漫一下,红着眼圈用着嘶哑的声音喊道:“你这坏女人,你这个坏女人,不准你说我妈咪。”

(快捷键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