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控 > 古代言情 > 凰权无双:太子殿下强势宠

第17章 妥协

更新时间:2019-06-14 本章字数:3049

太子殿下出逃的消息第二日一大早就被发现了,承安帝正在洗漱穿衣,听到消息之后气的直接将水盆挥到地上。

巨大的声响仿佛砸在众人心上一般,屋内所有人都归了下来。看着洒满屋内的水,承安帝稳住了心神。

“太子什么时候走得?”

“回禀皇上,宫人进去的时候发现被褥已经凉透,殿下应该离开多时,恐怕此时已经到了大慈恩寺。”

承安帝仰起头叹了口气,伸开双手吩咐道:“给朕更衣。”

曾胡不敢怠慢,领着其他人给承安帝更衣后便去了朝堂。

今日早朝又不见太子,而且承安帝的心情明显不好,众人不由得又开始纷纷猜测,刚从大慈恩寺回来的太子殿下是不是又闹脾气了?

猜到这一点,今日的早朝格外的高效,没人敢再说废话,或者拿一些无关紧要的事情在朝堂上争吵。

下朝之后,承安帝立刻让人把王安道找了过来。

“爱卿,朕让你来是有一事要求你。”

“皇上言重了,有什么需要臣的,臣自当竭尽全力。”

看着跪在自己面前的王安道,承安帝的心中满是无力的愤怒。他并不是个不讲理的人,虽然这件事里李铮的个人意愿是主要的影响,不过也让承安帝迁怒了与此事相关的王懿蘅。

而作为王懿蘅的父亲,承安帝对他也开始有了明显的厌恶情绪。

“爱卿也知道最近太子在跟朕闹矛盾,如今他执意要出家,还请爱卿让和微真人出面劝劝太子。”

王安道立刻答应:“这是臣一家应当做的,臣这就让人去给小女传话。”

等到王安道出去之后,承安帝闭上眼睛叹了一口气,最近这几天,他叹的气比过去一年都多。

李铮来到大慈恩寺,他这一次是铁了心,所以也没了上次的急迫,而是静静的等主持做完早课。

主持见李铮又来了,也是无奈的叹一口气。要是其他人想出家,他绝对不劝。但是李铮是万万不能出家的。

“殿下,您既然回去了,为何还要回来?”

听到主持的话,李铮坦然道:“求不得,无可恋,当然要来了。”

“殿下真的没有什么留恋的吗?您贵为太子,当真能轻易放下这一切?”

李铮眼神动了动,嘴角微微扯开:“当然放不下,不过要是求不到我想要的,即使当了太子,当了皇帝,那也没甚意义。”

主持没想到李铮竟是如此执着之人,这可以从另一方面看出太子是个心性坚定之人,可是万事都有利有弊,这不,现在到这里折磨自己了。

早在李铮来慈恩寺的时候主持就给宫里传信了,他现在要做的不过是拖着李铮,等到承安帝那边做出反应。

李铮看出了主持的意图:“大师,即使父皇来了,如果他不能给我一次机会,我依旧要出家。”

主持见李铮油盐不进,干脆坐在蒲团上闭目念经。他年纪大了,可没有那么多的精力跟李铮磨。

午饭时间,白鸢将饭菜给王安道摆好,满脸疑惑的说道:“小姐,你说这太子到底是想不开什么,竟然想做和尚。”

王懿蘅顿了顿,眸色微闪,不过很快又趋于平静:“不可妄议太子。”

白鸢撅了噘嘴,明显对这句话有些不满意,不过还是听话的闭嘴了。就在此时,王府里的大管家被带到王懿蘅面前。

“小姐,老爷让我传话给您,劝太子回心转意。”

“我知道了。”王懿蘅淡淡回道,管家知道自家大小姐一向可靠,话带到之后便离去。

这些天王懿蘅一直没有见李铮,而李铮也仿佛忘了她。如今既然是父亲传话过来,王懿蘅稍微一想就明白是承安帝的意思。

不过不用其他人,偏偏让自己去劝,王懿蘅默默垂下了眼睛。从她###第一次见到李铮的时候,她就明白会走到这一天。

李铮盘腿坐在前殿的蒲团上,仰头看着高高在上的菩萨,主持在一旁默默念经,几率光线穿透殿内缭绕的香烟,打在李铮的侧脸上,给他平添了一份高远的意境。

王懿蘅不知道此时李铮心里想的是什么,她让白鸢留在殿外,静静走进去坐在李铮身边。

李铮扭头看到王懿蘅,眼瞳缩了缩,很快趋于平静:“你是来劝我的?”

“君命,父命。”王懿蘅淡淡说道。

“原来如此。”

“不知殿下在这里等什么?”王懿蘅双手合十,默默闭眼问道。

“在等父皇的一个答复。”

王懿蘅睁眼:“既然太子心中已然明晰,我便不再多言。”

此话说完,殿内又是一片沉默。主持悄悄睁开眼睛瞟向两人,心中暗自焦急,这两个人怎么反倒比自己这个出家人还要平静?

在心里默默叹了一口气,主持悄悄起身离开。他一把老骨头,可没有跟他们年轻人耗的精力了。

“真人为何不问,我要求什么答复?”李铮忽的开口问道。

王懿蘅的睫毛颤了颤,如同要展翅的蝶翼,最终她还是睁开了眼睛,静静的看着面前的一块青砖。

李铮自嘲的笑了笑:“真人如此聪慧,恐怕早就猜到我所图何事了吧?”

王懿蘅终于转过头看向李铮,她的眼中平静无波,仿佛一潭清池:“既然求不得,殿下为何还要坚持?”

李铮的眼神颤了颤,一瞬间仿佛闪过一丝脆弱,不过很快便换成了坚毅的眼神:“如果不争一争,我会后悔一辈子。”

仿佛一颗石子投入潭中荡起一圈圈涟漪,王懿蘅的眼神终于乱了一瞬:“既如此,祝殿下早日心想事成。”

仿佛春日里最温柔的春风吹过,李铮的眼神深了深,心中不住的悸动:“那就借真人吉言了。”

承安帝在行宫里焦急的等待,殿里伺候的宫人大气都不敢出,空气仿佛变成了一点就燃的火药,让人在这七月的天气里格外的难熬。

喘了一口气,承安帝觉得胸口憋闷的不行,眼前的文字仿佛都糊成了一片,忽然他眼前一黑,身体不受控制的倒了下去。

意识消失之前,承安帝只听到耳边曾胡惊慌的喊声。

承安帝昏倒的消息很快便传开了,正在大慈恩寺的李铮得到消息之后顾不得之前跟承安帝之间发生的不快,心中只剩下对父皇的担心。

曾胡在一旁看着太医给承安帝把脉,心里焦急的不行,等到太医写药单的时候赶紧上前问道:“太医,皇上的身体怎么样了?”

“暑气入体,急火攻心,皇上需要静养,不可再轻易动气。”

听到太医的话,曾胡顿时更愁了,现下皇上因为和微真人的事跟太子殿下闹僵,而且这件事到现在还没有处理好,这怎么可能不动气?

就在曾胡在纠结的时候,李铮带着一阵夏日燥热的风冲了进来。

曾胡立刻瞪大了眼睛惊喜的迎了过去:“殿下,您可算回来了。”

李铮满脸焦急,额头上还带着大片汗珠:“父皇他怎么样了?”

随着走进屋内,一股清凉迎面扑来,也冷静了李铮焦急的心。他来到床边看着昏迷不醒的承安帝,心里满是对自己的自责。

“殿下,皇上他只是被暑气冲到了,太医说静养就好。”曾胡在一旁安李铮的心,不过还是纠结的把心里话说了出来。

“殿下,恕老奴多嘴,其实您跟皇上之间的事情没有必要这么闹得这么僵硬,有什么事您都可以跟皇上好好商量。太医说皇上这段时间都不易动气···”

“曾胡,你先出去吧。”曾胡的话没有说完,承安帝就睁开了眼睛。

“是。”曾胡带着其他下人悄悄退下,殿内只剩下了父子两人。

“父皇,您感觉怎么样?”李铮单膝跪在承安帝床榻前担心的问道。

“朕无事。你见到和微真人了?”

李铮顿了顿:“见到了。”

“她怎么说?”

李铮没有回答承安帝的问题,而是反问道:“父皇还是不同意我的请求?”

承安帝沉默半晌:“你还是坚持?”

“对。”李铮的回答没有半分犹豫。

殿内又是一阵难熬的沉默,良久后,承安帝终于叹了一口气,他仿佛一瞬间就苍老了一般,整个人都带着颓然的气息。

“既然如此,那父皇就不再过问你们之间的事了。”

李铮的双眼顿时灿若星辰,激动的看向承安帝:“多谢父皇!”

早朝之时,承安帝拖着病体坐在龙椅上,李铮则如约老老实实的站在他的位子上。

众人感受到朝堂中比昨日缓和许多的氛围,纷纷都松了一口气。下朝之后,众人都三三两两的聚在一起谈话,王安道独自一人走在前面。

这时后面有大臣追了上来,热切的跟王安道攀谈起来:“听说昨日下朝后皇上找了王大人,不知所为何事?”

王安道心知这事也瞒不住,干脆说道:“皇上只是让我传话小女劝劝太子。”

大家这才想到王安道的大女儿王懿蘅也在大慈恩寺,这就牵扯出了当初她跟禹王之间的纠葛,说多了就是揭人家伤口,大家哈哈一笑换了个话题遮掩过去。

(快捷键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