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控 > 现代都市 > 奉旨勾女之母命难为

第1章

更新时间:2017-04-07 本章字数:4156

青州市在半年前发生大规模械斗,无名石山无故下沉,形成孤岛,石山周围方圆数里的民众加从市区赶来打架的洛神帮、青蛇帮弟子,此次伤亡人数达六百八十人。青州警方的不作为,让青州市成为全世界人民的笑柄!

炎黄国政府一怒之下将青州撤市,地盘划分给相邻的梅塘市、临江市、花城市和桥头市。

原青州阳光孤儿院划分给梅塘市,为方便管理,阳光孤儿院被市政府取消,孩子们从青州南区迁移到梅塘市中的爱心孤儿院。

新迁过来的这群孩子里,有一位小男孩脖子上挂着两把金锁,半岁大小,长得白白嫩嫩,五官端正,可谓人见人爱,有很多对不能生育的夫妇表示愿意领养,在听到小男孩两耳物理性损伤失聪,无法医治,之后都放弃了!。

一切正常的孩子,哪个父母舍得丢给孤儿院?没有听力,长大肯定就是哑巴,这样的孩子,谁领养谁倒霉。

孩子注定无人领养,孤儿院刘副院长向警察局打申请,给孩子申报户口。按规矩,无人领养的孩子都跟院长姓,当时的正院长姓沈,所以刘副院长阴暗的替“两把金锁”起名为沈天龙,天生聋子的意思;刘副院长觉得在这个男多女少的社会,沈天龙这辈子注定打光棍,他将沈天龙的出生日期定为2020年11月11号,少报了大概四个月左右。

孤儿一个,警察也没看到沈天龙的样子,反正都不知道具体出生日期,刘副院长胡扯的日期,警察照填。

沈天龙没有听力,渐渐的连拉屎拉尿也不再哭喊了,因为没有声音反馈!经常把屎尿拉在身上,让孤儿院的工作人员对他越来越不爽,以致于他户口上的正式名字没用几天就工作人员叫成“光棍聋”。

俗话说爱哭的孩子有奶吃,沈天龙不受待见,又不哭不闹的,所以他每次吃饭都在最后,吃的都是其它小朋友吃剩下的,有剩菜吃,还算是好的。刘副院长管后勤,经常搞小动作,沈天龙被工作人员排在最后,没吃菜,他只能吃水泡饭,喂饭阿姨心情好时,会有碗猪油拌饭。

沈天龙虽然不会说话,但他渐渐的能识别唇语。

细心的沈院长发现沈天龙能识别唇语之后,他也就没申请将沈天龙丢到特殊孤儿院去,没事的时候,他会来陪沈天龙聊天,有时候还会接沈天龙到他家里跟他的孙女沈璧莹玩。

时间过得飞快,18年过去了,这一天是2038年的6月3号,上午第三节课,梅塘市第九中学三班的教室里,同学们都在认真的复习,迎接6月25号的高考,唯独沈天龙扭头看着窗外,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收回视线,沈天龙装作无意的扫过第三组第七排左侧那位长发披肩的女孩,她就是沈天龙儿时最好的玩伴沈璧莹,瓜子脸,长睫毛,身材高挑的美女。

沈天龙清晰的记得,在初中之前,他跟沈璧莹是很好的玩伴,后来随着沈院长过世,沈璧莹又逐渐懂事后就慢慢疏远他。他明白沈璧莹不想跟他这个残废走得太近,影响她的档次。他没奢望沈璧莹小时候骗他金锁时说“天龙哥哥,你分一把金锁给我,我就嫁给你!”他只想找回人生中第一个平等对待他的朋友。

同桌方世杰大概是看书看烦了,发出一声牢骚:“努力也是考垃圾大学,何必浪费脑细胞?”说话间,他掏出手机,手肘捅了捅沈天龙的手臂,啥都没说,这一招,方世杰经常用,意思是:“你帮我盯着老师!”

沈天龙拿起笔,在纸上写道:“会考上好学校的!”

方世杰放下手机,侧头惊讶的看着沈天龙,说道:“我靠,天龙,你这读唇语的水平越来越牛逼了,从侧面都能看出我在说什么!”

沈天龙淡定的又写了两个字:“猜的!”

“切!吓我一跳!”方世杰回过头来,边说边在手机屏幕上划来点去,开始了游戏。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沈天龙感觉到手机震动,他收到一条短信,提示政府发给他的残疾福利每月800块到帐了。

看到这条信息,沈天龙心里很愧疚,也很感动!愧疚是因为他5年前就听得见了,但孤儿院接替沈院长的刘院长对他不好,总找理由扣他的生活补贴,他需要这个残疾资格,要不然没法生活;感动是因为这个银行帐号是沈院长在的时候帮他单独弄的,话里话外警告刘院长不要打沈天龙这点钱的主意!

小时候的残疾福利低一些,但沈天龙一直没花过钱,存到现在,沈天龙已经有12万存款。

想着过去的事情,一时没注意,班主任郑老师来到座位边,一把抓走了方世杰的手机,然后又收走了沈天龙的手机。

方世杰低着头心中不断腹诽:“聋哥,你一个破功能机,有什么好玩的?实在无聊,等我玩够了,把我的手机借给你玩不就行了,现在倒好,两人都被班主任抓个现形,少不得又是一顿政治课!搞不好还要叫家长来说道说道,你倒是孤儿,没人管你;可我有家长啊,还是特能掰扯的那种!”

沈天龙的手机还在信息画面,郑老师很自然的就看到了短信内容,将手机还回来的时候,说:“天龙,考大学也就是去学一门技能,跟读技校差不多,有的人大学毕业后,还不如技校生找工作容易。如果你愿意,高考结束后,老师介绍你到飞翔技工学校,好不好?”

方世杰有点傻眼,不知道郑老师为什么没训斥同样玩游戏的沈天龙?难道玩贪吃蛇跟玩别的游戏有本质上的区别?

沈天龙因聋哑的原因成绩一直稳定在倒数前十之内,虽然算是情有可原的一类人,但郑老师在沈天龙犯错的时候,也没少批评啊。

方世杰心中阴暗的想:“这年头读技校的人少,郑老师肯定想拿介绍费!”

沈天龙知道郑老师是看到他没玩游戏,所以没训他;同时,郑老师发现了短信里显示的余额,所以建议他去读技校。

“谢谢老师,我考虑一下!”

郑老师看到沈天龙写这句话,他点了点头,然后将方世杰同学叫到办公室训话。

方世杰同学被训到第四节课快结束时才回教室,脸上还隐隐有些泪痕。但是,同学们都没笑,因为大家都知道郑老师特能说,正常情况下没有那位同学不被训哭的。

有一次,有位同学表现了一把男子汉气慨,之后郑老师就将该同学的家长请来谈聊了半天。再经过两次之后,同学们发现了规律,只要在郑老师面前忏悔得泪流满面,郑老师很少再请家长来谈心。

看到桌子上的道歉字条,方世杰叹了口气,小声说:“你发工资了,中午请我吃饭,弥补一下我脆弱的心灵!再请我吃瓶水,补充补充在班主任办公室损失的水份!”

沈天龙正要点头,方世杰马上改口说:“天龙,开玩笑的,作为难兄难弟,我中午请你吃饭!”

不是方世杰想请沈天龙吃饭,而是同学们是听到他这句话,向他投来了鄙视意味的眼神!大家都知道沈天龙是孤儿,很穷,又是残疾,每天穿校服,吃的也是素菜!正常人怎么可能如此不要脸,要求残疾人请客吃饭?

有位同学忍不住笑了起来,笑得方世杰的脸很红、很红!

尽管沈天龙推了无数次,下课铃响后,爱面子的方世杰还是拉着沈天龙来到食堂!

排队打饭时,沈天龙还是老样子,一碗白米饭加两个素菜。

学校食堂的餐桌是铁架上镶长木板的那种,一张桌子可以排着坐八人。沈天龙和方世杰坐下来后,同班的蒋春芳和沈璧莹端着餐盘正坐在他两人的对面。

“方世杰,你真是大方啊!”蒋春芳调侃了一句。

“美女,天龙说吃素菜健康,不是我不愿意请他吃。”方世杰老脸一红,赶紧对一头短发,穿着小翻领上衣配牛仔裤,看起来非常有青春活力的蒋春芳解释了一句。

沈天龙连忙点头,表示方世杰没说假话,之后就一直低着头吃饭,虽然他很想多看几眼曾经老流鼻涕,如今出落得非常漂亮的沈璧莹。

蒋春芳比较八卦,趁沈天龙正低头吃饭,她快速问:“方世杰,郑老师说介绍天龙去技校读书,他答应没有?”

“是不是暗恋龙哥,想跟他一起去技校读书?我可是听说了,技校就是恋爱的天堂啊,比大学还要自由!而且成功率非常的高,基本上没毕业就得到了双方父母的认可!”方世杰见沈天龙低着头吃饭,看不到他的嘴唇,他调侃了蒋春芳一句。

就颜值来论,沈天龙绝对称得上梅塘九中的校草,如果不是“天生聋哑”,暗恋他的女生不在少数!

蒋春芳脸红了两分,勺子在饭盒上重重的敲打了一下,大声对方世杰说:“你要死啊,这种玩笑也开!”

前后左右的同学都大笑起来,沈璧莹也笑了,她没说话,但她的眼神在沈天龙和蒋春芳身上转了一圈,最后还微微点头,其意不言而喻。

蒋春芳见沈璧莹也调侃她,她脸又红了一分,对方世杰说道:“我跟你说啊,其实沈天龙早有心上人了!而且是缘分天定,非常浪漫。”

沈天龙惊了一跳,但他低着头吃饭,没人注意到他的表情。

人都有八卦心里,周围的同学放下手中勺子,纷纷扭头看着蒋春芳。

“谁,是谁?快点说出来听听!”方世杰放下手中勺子,一副求知若渴的眼神盯着蒋春芳。

故意咳嗽两声,蒋春芳慢吞吞的说:“远在天边,近在眼前!”

“切,刚才还不承认沈天龙,现在又自己说出来!”方世杰笑嘻嘻的大声说道,特意想让周围的人都听清楚。

沈璧莹大笑起来,因为坐在沈天龙正对面人就是蒋春芳,她的正对面是方世杰。

蒋春芳的脸瞬间红透,她一紧张,又忙着撇清关系,站起来,大声说:“我没说我,我说的是沈天龙的心上人是沈璧莹,他俩青梅竹马,光着屁……”这词不太文雅,她及时住口,快速坐回长凳上,吃饭,装淡定!

沈天龙握勺子的手微微抖了一下,差点没将饭粒弹出餐盘,但他装聋哑装习惯了,意外时保证若无其事是每天的必修课,所以,大家倒是没看出来他有什么异常反应。

方世杰听蒋春芳这语气似乎知道些内幕,他看了看似乎一无所知低头吃饭的沈天龙,又看了看脸红到脖子的沈璧莹,然后用求知若狂的眼神看向蒋春芳。

蒋春芳知道自己这个玩笑开大了,余光看到沈璧莹投来恼怒的目光,她站起来,目光迎着朝这边看过来的同学们,她再次大声说:“不好意思,我刚才是胡说八道的!”

这时,有男生说:“吓我一跳,我还以为咱们梅塘高中的大美女沈璧莹真被一个学习成绩全校同年级倒数排得上名的聋哑人追上了呢,这不是打我们梅塘高中全体男同学的脸嘛!能到娶到沈璧莹的,不说是《炎黄经济周刑》的封面人物,至少也是高富帅嘛!”

这句话说到沈璧莹的心坎里了,她心目设定的中白马王子就是这样的。

又一男生说:“就是,又聋又哑,学习又不行,还是个孤儿,估计以后也就是靠政府发放救济金生活。别说跟沈璧莹,他将来要是能娶到老婆,我名字都倒过来写!”

接着又一男生说:“我姑姑在孤儿院工作,你们知道在孤儿院的人都叫他什么吗?‘光棍聋’,这外号起得真是太有才,他妈贴切了!”

听到这句,同学们发出哄堂大笑。

看着低头吃饭,被外界嘲笑而不自知的沈天龙,蒋春芳觉得非常愧疚,这一切都是她引起的,她差点冲动之下就要站起来说她愿意做沈天龙的女朋友!

沈天龙淡定的吃完饭,抬头对蒋、沈、方笑了笑,示意大家慢慢吃,他先走一步。

面对沈天龙灿烂的笑容,蒋春芳张了张嘴,想道歉,最后又咽了回去。一旦道歉,她就得解释一遍为什么道歉?这一解释,就会让本来因听不到而不曾受伤的沈天龙结结实实的受伤一次。

(快捷键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