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控 > 现代都市 > 织梦者

第1章 进鬼府

更新时间:2016-12-04 本章字数:1788

同学生日宴会结束,沈思宇回到家中已经是凌晨十二点。三月初的天还很冷,她本来就有些感冒走到家门口连打了几个喷嚏,虽裹着一件长款羽绒服,也觉得浑身冷的哆嗦。

揉了揉酸楚的鼻子,准备按门铃,刚刚抬起手,门就开了。沈思宇心中愧疚又让妈妈等这么晚,心中还没有愧疚完,门里站着的却是表哥黄兴宇。

沈思宇一愣:“表哥你什么时候来我家的?”

他神色担忧地看沈思宇,赶紧将她拉近房里,才说:“你还好意思说,你到底有没有把我这个哥哥放在眼里,感冒了也不说一声,还疯到这么晚才回来!”

“咦,我的表哥,你别告诉我就因为听说我感冒了你大老远地跑来看我?”沈思宇脱掉外套,坐在沙发上。

黄兴宇倒了一杯凉白开,和感冒药递给沈思宇,瞪着她说:“你以为呢?”

沈思宇吃下感冒药,嬉笑地说:“好吧,我知道表哥对我最好了!”她起身揉了揉太阳穴,“表哥我困了想回房睡了,你也早点去睡吧,明天随你回家,好吧?”

黄兴宇嗯了一声说:“要哥哥背妹妹上楼吗?”

沈思宇笑嘻嘻地点头,“我哥哥最好了!”挥手让黄兴宇背她上楼。

沈思宇躺下后,再醒来时眼前的光景却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她被两个身穿白色长袍的人牵着,一步一步地朝昏暗的地方走去。周围环境阴森恐怖,青色雾气环绕。

她发现自己手被困住,用力挣扎,却越挣扎越紧,事情不妙,她乖乖地不再挣扎,惊慌地问:“你们为什么捆着我的手?”

在前边左手边行走的,确切的说不是行走他们在飘逸,因为沈思宇根本没有看见他们迈步子。他转过脸那一刹那差点吓晕沈思宇,近似于白纸的白,白的可怕,表情冰冷。声音也是阴冷的瘆人,没有看见他张嘴却听见了声音,他说:“我们是地府的鬼差,来接你回阴曹地府的!”说完转过脸继续向前飘逸。

沈思宇的小心肝都要跳出了嗓子眼,向后退了几步没起到任何作用,她没迈步却也跟着飘逸,好似脚下安装了滑轮。怔怔地问:“你的意思是我已经死了?”

前面飘逸的两个鬼差没有回答她提出的任何问题,径直拉着绳子朝阴森处飘逸而去。

沈思宇想多半自己是做噩梦了,没事,一会醒了就会回到温暖的被窝里,于是她没有再做任何反抗和辩解,乖乖跟着两位鬼差在阴间第二站,黄泉路上走着。

沈思宇记得又一次听阴阳先生说,黄泉路上向上看,看不到日月星辰,向下看,看不到土地尘埃,向前看,看不到阳光大道,向后看,看不到亲朋四邻。她环顾一周除了青色烟气迷蒙,确实什么一看不见,想这大概就是阴阳先生口中的黄泉路。

接着她看到不远处有一个高高的石台,石台发出阵阵阴光。走到近前,一个鬼差 冷森地说:“上去吧,再看一眼你的亲人。”

沈思宇想反正是做梦去看看就看看,又不损失什么。于是她真的迈上高台朝远处看去。竟看到自己睡在医院的白床上,医生缓缓为她盖上白绫,妈妈在一旁居然哭晕了过去,表哥站在床前默默拭泪。

沈思宇在心中惊恐,转身怔怔地看着鬼差问:“我是真的死了?”

其中一个鬼差不耐烦:“你阳寿已尽还想活啊?看好了就下来!”

沈思宇惊慌失措地摇头,连连向后退去,那个不赖烦的鬼差一巴掌隔空朝她脸上打去,沈思宇昏了过去。

等她醒来时已经身在了阴曹地府,阎王爷一张漆黑的脸,分不清嘴眼,旁边站着的一个白面黑衣的鬼差,冷喝一声:“亡者报上名来!”

沈思宇一哆嗦,哭泣跪着乞求:“我不要死,不要死,我要回去……呜呜……求你们……”

那个白面黑衣鬼差怒喝:“你阳寿已尽,不死想成仙吗?还不快快报上姓名来!”

沈思宇的身子被鬼差呵斥的一颤,匍匐在地,哭泣着说:“我叫沈思宇。”她跪着快速前行几步,在阎王爷的脚下不远处用力磕头:“求求阎王爷,我自小受养父母恩惠,他们养我这样大,我却没有报恩的机会,我实在不忍心这样离去!求求阎王爷放我回去!”

阎王爷沉思片刻,唤来身旁站着的鬼差耳语了几句,鬼差速速离去,不一会的功夫回来又在阎王爷耳边耳语了几句。

沈思宇一直磕头乞求,并没有看见这一幕。

突然阎王爷开口,声音雄浑阴暗:“念在你孝心一片,本王就给你三年的时间报恩!”

沈思宇猛地抬起头,泪水已经洗了面,眼睛红肿,惊讶地问:“三年?”三年她能报什么恩情。又狠狠磕头想阎王爷再给些时日,还没有说出口,就被一旁站着的鬼差呵斥着。

沈思宇被吓的身子又一颤。

那鬼差厉声说:“你还想要多余的时日,须得你自己去争取!”

沈思宇不明所以,心中即惊恐有疑惑,她要怎么样争取呢?难道还是向阎王爷哀求?想着正欲继续哀求,却被身后站着的鬼差拖上进了另一间阴府。

过了一个小时沈思宇挂着心酸的泪水被两个鬼差送回了阳间。

(快捷键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