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控 > 现代都市 > 绘忆师

第1章

更新时间:2016-12-03 本章字数:3039

都市的每一天都是忙碌而喧闹的,就算是夜晚也是依旧的明亮。宽阔的板油马路上车辆不停的开过,没有人会在意夜晚本来应该是什么样子的。霓虹灯闪烁,车水马龙,就算已是深夜,却也阻挡不了上海这座国际大都市的繁华。然而,人们入眼的繁华背后,究竟又隐藏了多少不为人知的罪恶,亦或者是邪恶的灵魂。

上海市,市中心的第一人民医院住院部二楼一间病房里。一位普通的患者就躺在床上,他一动不动,就像安静熟睡在妈妈怀抱里的孩子。输液瓶里冰冷的液体,滴在滴管里后导入,患者埋藏在手臂上的针头进入血管。还有那在一旁不停滴滴答答传来提示音的仪器,那个声音好像命运在倒计时的时钟,等到停止的一刻,就是死神的来临的时刻。

如果有熟悉的人在这二楼病区,他一定认识这个可怜的人,这个躺在床上靠着输液瓶维持生命的人,到今天为止已经足足躺了三年。就当他被推进医院的这间病房开始,就没有动过哪怕一根指头,亦或者抖动一下眼睫毛。

这个可怜的人叫做陈平,是在这繁华的上海市中一名极其普通的公司职工,由于,一次与朋友的外出游玩,发生了意想不到的意外不慎,摔下山崖。虽然,因为救护的及时,堪堪保住了一条命,但却再也没有睁开过一次眼睛。

他的处境很不好,假使如果将你关进一个密闭的房子里,没有灯光,没有声音,有的只有无限的空寂与黑暗,那么你会支撑多久呢?

这么说其实也是有道理的,因为这是心理学的一个著名实验。感觉剥夺现象作为研究专题,还是从第二次世界大战后就开始了的。首先,从事这项实验研究是加拿大的科学家。

他们把志愿受试者关在恒温密闭隔音的暗室内。7天之后,受试者出现感觉剥夺的病理心理现象:出现视错觉、视幻觉,听错觉、听幻觉。

对动物的感觉剥夺研究表明,把动物放在完全无刺激的寂静环境中,损伤动物健康,甚至可以引起死亡。

作为一个植物人,他们的感觉,知觉被完全剥离。剩下的只有无尽黑暗,与无边的寂寥。和胎儿无异,不过胎儿比他幸运的是还拥有感觉和知觉。

深夜的病房里,传来了一声叹息:“哎,居然是你,可笑,可笑。与我轮回时渡你,罢罢罢……”

陈平原本已经僵化的眼球开始了飞速的旋转,一幅幅画面像快放的电影一般在脑海浮现,一时间前尘往事历历在目。

“轮回百年,记忆在历史的长河中湮灭,有这么一群人,将自身记忆与棋局融合。正因为如此,命运的杀劫,将他们裹缚。一场输了数千年的棋局,你要接受吗?”

陈平不知道为何,自己脑海中一道意念毫不犹豫的选择了接受。一种直觉,那是发自内心的执念。

“入局者,你既然已经接受。便与命运站到了对立面,你要做的,便是打破。”

“否则,就只有死路一条,再一次陷入无休止的轮回。”

“你,可是,想好了?”

一段段若有若无的声音在脑海中回荡,逐渐,他的呼吸开始平稳有力,僵硬的身体逐渐出现了一丝丝生机。

“好自为之吧,哎……”

无数的棋局开始涌入脑海,一幅幅变换的棋谱,一幕幕岁月的气息,迎面而来。终于当最后一副棋局浮现,消失,脑海归于平寂。

陈平睁开双眼,眼中尽是淡漠和沧桑。这些,本不应该是一个二十多岁少年应有的,气质跟眼神,但却真实的存在了。

“哎!”他平静的看着灯光下模糊的天花板,良久对着眼前的空气,那是思绪略过后一阵叹息。又过了许久,他的双眸逐渐恢复清澈,变的充满青春与活力。而那份悲凉萧索,已经消散,仿佛一切都是镜花水月的梦境。

突然,内心一阵悸动,豁然间只感到自己那好似被无数绳索束缚无法起身的身躯,有一丝清凉的感觉传遍全身,从脑干开始,顺着全身每一个细小的神经元。在一阵骨骼脆咔咔作响下,陈平缓缓的坐起身,他在脑海中寻找着什么,可是却怎么也无法寻到什么。就在迷茫之际,一个声音传进了许久未用过的耳朵里,微微有一些,空灵的感觉。

“你醒了?”

回神间他听到是一阵温柔的女声,声音中似乎有着某种魔力,让他忍不住的回头看去。这样想也这样做了,只一眼就看到一个二十来岁的少女,此时正睁着满眼雾水的眼眸看着他。

陈平脑海中在看见这位少女的时候,便闪过无数念头,这个人是谁?救命恩人?感觉到周围的黑暗,这个时间不会有救命恩人还在照顾病人吧?那她是看护自己的小护士?也不像啊?现在的医院护士都是一身白,那直上直下的筒裙,将原本优美的身段包了起来。自己无儿无女亦无女朋友,更不可能是某人看自己躺在病床上,看见自己风流倜傥,玉树临风,给迷的非嫁给自己不可。

就在陈平的大脑里疯狂的刷着弹幕的时候,那位少你又开口说道:“嘿!你不用在胡思乱想了,刚才可是我师父救了你,并不是我。你也是的,想的也有点太多了吧!本姑娘才不会对一个三年不洗澡,不刷牙,不刮胡子的大叔感兴趣。”

陈平听那少女的一阵吐槽,也是一阵错愕跟迷茫。虽然对自己的长相没有信心,但对于‘大叔’这个称呼,还是很有异议的。

黎雪看着床上那个脑中又在刷弹幕的人,心中既是难过又是郁闷,自己怎么就会和这样的人是双子星呢?!要不因为这双子星的缘故,师父也不会出手救起一个将死之人,而浪费积攒多年的法力。

黎雪无奈的翻了个白眼,无声的在心里进行了今晚的第一百次哀叹后:“走吧!我必须马上带你离开这里,如果你不想被那些科学家用研究外星人的方法研究你的话就麻利的给我起来,当然,你要是想当试验品位我国家的医疗事业做贡献,给那群变态科学家当论文实践题材,我也是很乐意让你留在这里,为他们的人生成功之路添砖加瓦。”黎雪说完扭头就走,动作毫不迟疑,嫌弃的态度在明显不过。

陈平连忙起身下地,在床底下找到一双落有灰尘的医院拖鞋,想都没想的穿上就跟了上去。陈平也迷茫,他到现在还不知道入局者,到底意味着什么。但他知道如果自己留在这,肯定会是悲剧,而且会相当悲惨的哪一种。

站在郊区的一块地砖上,陈平看着眼前的庞然大物般的建筑,艰难的吞咽了一口口水。要知道在上海这个寸土寸金的地方想要住上这么豪华别墅,可不是一般人单纯的有钱人就能住进去的。像这样的地方,曾经是陈平那个小职员怎么也不能想的,也是不敢想象的地方。

陈平惊奇的看着这个多少富豪聚集存在的别墅群,两眼放光:“我靠,这不是假的吧,难道我还在做梦?”

周围的豪车一辆接着一辆,什么LykanHypersport啊,什么迈巴赫exelero的比比皆是。往日看见觉得豪的不行的奔驰,宝马什么的在这里就是渣一样的存在,就连眼前这个小妮子开的车竟然都是兰博基尼。

对于陈平的土包子行径,黎雪直接选择无视,心里在默默的送上真挚的白眼一万枚。黎雪对于这个自己的本命双子星,是有说不出的一万分的厌恶之感,难道是师父真的老糊涂到看错了?

陈平跟着小妮子走进院落,在玄关换了鞋子,入目便是简洁风格装修的客厅。刚一进屋子,就看到一个白发苍苍的老者,在沙发上坐着。

黎雪一声欢喜的惊呼:“师父”。

沙发上的老者用自己那双浑浊这双眼,有些疑惑的看着进来的两人,那姿态就好像看着陌生人一般:“你们是什么人啊?怎么来到我家。”

黎雪听见这样的话语,顿时哭的就像一个泪人一般,跟受了委屈的小孩子一样的扑在老人怀里,压抑不住的抽噎不止。陈平有些感激的看着老者,他知道自己能从那个无尽黑暗的地方回来,都是这个老人的帮助。如今老人是因为自己,才成了现在的模样,心中也不是个滋味。

“孩子,你哭什么?我很像你认识的人吗?”老人和蔼的看着怀里的人,慈爱,安详。

陈平收起了感激与悲伤,走到前来:“老人家,是啊,你很像她的一位长辈。”

“孩子,人死不能复生,节哀顺变。”

陈平顿时一脸懵逼,节哀,老爷子,你这是自己咒自己。

黎雪起身,走到楼上,取出了一套衣服递了过来:“赶快去整理吧,我师父这使用法力过度遭受了反噬,好等久后才能自行恢复。也许……”

(快捷键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