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控 > 现代都市 > 黑姑娘

第1章

更新时间:2016-12-01 本章字数:3035

“来来来,学生们都把学士帽带好了咱们准备拍照,我数一二三大家笑起来,高高兴兴毕业啦!”

又是一年毕业季,校园里满是合影留念的毕业生们,即是相聚又将别离,照片记录下学子们在大学校园里最后的美好时光。有欢笑有泪水,咔嚓声预示着学生时代的结束,同时也是新生活的启程,五湖四海的同学们奔向各自梦想的地方开始奋斗。

“雨慧你别打电话了,快点来和我们拍照呀!”同寝室的同学催促着沈雨慧。

沈雨慧同学是这所建筑学院出了名的尖子生,主修土木工程系,选修法律,成绩无人能敌。用专业系主任的话说,她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建校以来难得的好学生,年年奖学金的获奖者。

“不好意思,你们拍吧,我有事情必须先离开!”沈雨慧略带着哭腔与同学简单解释告别后,便匆忙跑向学院大门外。

那通电话是医院打来的:“喂,请问是沈雨慧吗?福利院王院长的病情突然恶化不是很乐观,你马上赶来医院见见她,这是她,可能是她最后的要求。”

从电话里小护士的语气可以听出来,王院长的病情已经到了最糟糕的地步,很有可能这一面将是彼此见的最后一面。沈雨慧心急如焚拼了命地往医院赶去,因为在她心目中那位躺在医院病床上为照顾福利院的孩子们倾尽毕生力量以至于终身未嫁的王院长就是她的母亲,从小照顾关爱她,给予她最好的教育不是生母亲过生母的妈妈。

推开病房门,王院长的主治医生和护士都在,几台仪器占据着病房大半空间,能够听见‘滴滴’的响声证明着王院长逐渐微弱的生命体征。雨慧看见王院长明显比上次来看她的时候憔悴了许多,身上插了医疗仪器设备的管子。

沈雨慧握住王院长的手:“王院长,您醒醒,我来看您来了。”她强忍着泪水,可几颗不争气的泪珠还是从脸颊滑落下来,滴在手背上。

“雨慧,我的黑丫儿.......我的黑丫儿......”王院长眼睛勉强睁了睁,伴随着微弱滴呼吸断断续续滴叫着沈雨慧的乳名。

现在的沈雨慧是亭亭玉立的高材生,小时候可是个皮肤黝黑成天就知道调皮捣蛋的小丫头,王院长对她宠爱有佳,弥留之际仍声声呼唤,可见二人母女情深。

“王院长,院长,我在,我在您身边,您看看我,看看我呀!”沈雨慧紧紧捂住王院长的手,泪水已浸湿满脸,终于抑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哭出声来:“求您了,别......别抛下我,我从小就跟着您,你别不要我,别抛下我,如果没有了您我不知道以后该怎样生活下去......求求您......”

“我的黑丫儿......我最爱的女儿......要好好生活......要幸福生活下去......”

嘀......仪器出现了那条刺眼的直线。

“妈.......妈......”沈雨慧的叫喊已换不回已去的人,她哭得撕心裂肺。

王院长平生做人行事低调,本是医学世家,但从医学院毕业以后却热衷于慈善和教育事业,合资创办了福利院,也因此与家里的关系紧张,更因为投身工作一生未嫁人生子,真心把福利院里所以的孩子们当作她自己的孩子。在王院长生病初期,就将院里的相关事宜安排妥当,还把自己的积蓄全部分寄给几个像沈雨慧这样没有寄养家庭而且正在上学读书的孩子。王院长病逝后,除了有相关部门人员找过沈雨慧处理些院里接管事宜,还有律师找她,王院长把她当作继承人将部分个人财产全部转移到沈雨慧的名下。

沈雨慧心知王院长对她的爱与期望,但并没有把财产占位己用,又转到福利院名下归院里所用。沈雨慧从未感到过的孤单与迷茫,虽说自己是个孤儿但从小有院长和孩子们的陪伴,她感到了家庭的温暖,来自母亲和兄弟姐妹的关怀,而现在真的剩下她自己独自生活。毕业生陆续离校寝室不能再住了,就连最后可以栖息的地方都没有了。

“是沈雨慧吧,我是王院长的主治医生你还记得我吧。她在世的时候有些东西让我转交给你,你今天有空到医院来找我。”

“我记得您,好的,那我一会儿就过去找您!”

沈雨慧到了医院正好赶上例行查房时间,主治医生不在办公室护士让她在办公室等一会儿。沈雨慧等待得有些不耐烦站起身来溜达,走到医生办公桌旁边看见上面写有她名字的文件袋,犹豫了半天未能战胜好奇心还是打开了。

“你来了,不好意思真巧有病人,让你等我这么久。”主治医生进门说。

“哦,没有,没有等很久,您病人多没关系的。”沈雨慧的表情有些尴尬,“我看见文件袋上写着我的名字,索性我就打开它了,不太礼貌了对不起。”

“没关系的这本来也是只有你本人才可以打开的。”主治医生脱下白大褂接着说:“正好到了饭点,带着文件夹我们出去找个安静点的餐厅,咱们边吃边说。走吧,小黑丫儿。”。

不知道为什么,沈雨慧觉得这位两鬓泛白的老医生与王院长一样,让她觉得很温暖亲切。同时,她的心总感觉不平静好似有什么事情即将要发生。

主治医生冷面不苟言笑连吃饭都特别的严肃,沈雨慧嚼着食物特别小心生怕出什么声响。她时不时地瞄下主治医生的脸,面无表情什么也看不出来,淡定自若地吃着饭。

“我吃饱了,您有什么事,您请说。”

“嗯,好。”主治医生用纸巾儒雅地擦了一下嘴,开始了他的讲述:“我和王院长是大学同学,如今很不情愿地当了她的主治医生。其实她的病已经拖了很长一段时间了,只是她......算了不提这些了。”他深深吸了一口气,接着又对沈雨慧说:“她在最后的日子了为数不多清醒的时候让我把这个文件袋转交给你,她不确定自己离开的时间,特别叮嘱我要在你顺利毕业后再拿出来给你。”

沈雨慧早就迫不接待地打开文件袋了,听完主治医生的话她更可以马上打开了,沈雨慧的心扑通扑通加速跳动。

打开文件袋沈雨慧伸手取出里面的东西,问:“您知道这里面装的是什么,对吗?”

主治医生闭着眼,点了点头。

文件袋里装着两样东西:一张字条,一块手表。

王院长担心年头久了损坏还特意用保鲜带密封保存,因为她知道这对于沈雨慧是多么的重要。

纸条上短短几个字,应该是记着沈雨慧出生地和出生时间,每年王院长都是按照这个时间为沈雨慧庆祝生日的。手表是块名牌女款手表,只是时间停住了而已,其他的没有任何损坏过的痕迹。

“我不太明白,为什么要给我这些?”红着眼圈的沈雨慧问道。

“你不是本地出生的,而且从这块手表的品牌和价格来说,你也不可能是穷人家因为生活拮据才......你被送到福利院的时候身体健康,就是皮肤比一般小孩黑了点。王院长一直相信你本身的家庭应该很好,可能是你父母亲遇到什么事情了才顾不上你,暂时把你寄养在福利院里,她盼望着他们能开接你回家,也是为什么她一直不把你安排到其他家庭里生活的原因。这么多年了,她依旧想着你能回到自己的家。”

“院里就是我的家!”沈雨慧的情绪有些激动,抢着说话。

“听我把话说完。王院长希望你一生能够幸福,她想告诉你,你不是什么亲人都没有被人抛弃的孤儿。无论你愿意还是不愿意找,能找到还是不能找到,你都是她的女儿。她只想你活的快乐,此生没有任何遗憾。”

像位慈父一样,再向女儿转告母亲对她的寄托,沈雨慧听得落了泪。

“您是我妈的大学同学,那您结婚了吗,有儿女吗?”

主治医生摇了摇头。

“您是我妈最信任的人吧,我想您也是最爱......”

主治医生微微笑了一下,只不过眼角泛着泪光。平复了一下心情,主治医生从包里拿住一个信封说:“去吧,回你出生的地方那是你的家乡,回去看看也好。你和她一样善良,我知道你把她留给你的钱全分给其他在上学的孩子们了,这个是我给你的生活费。另外里面有我侄子的地址和电话,他在那个城市,你可以去找他,起码可以让你在那里生活下来。”

“不不不,我不能要您的钱。”沈雨慧心里感激,但还是要拒绝的。

“拿着吧,如果她在,也会同意的。”

“那,谢谢您。”

临别时,沈雨慧拥抱了主治医生,轻轻地在他耳边说:“我会回来看您的。”

(快捷键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