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控 > 玄幻奇幻 > 异世魂武天下

第1章

更新时间:2017-07-14 本章字数:3008

清秀的院落,各种彩石铺就而成的完美石路线条,杂乱但是又显得很有章法,这里就是整个城市最奢华的别墅区,虽然位置不是中心地段,但是这里的每栋别墅都带有一个不小的私人花园。

顺着彩石路径直走下去,在一个角落里,有一栋普通的别墅,说是普通只不过是因为它的主人把它设计的太过清雅,与其它万花盛开,景色千娇百媚的姿态完全透露出两个极端似的美景。

放眼望去,只见花园内绿油油的一片,低处是可人怜爱的一整片草坪,而高处则是横空夹起的葡萄架,架上也是爬满了绿油油的藤。

虽然小园单调,但是这也是它的主人经过精心设置的,从它草丛里几乎没有任何杂草,凭它葡萄架上细微束藤细丝,以及它的主人在闲暇时而还会悠闲的躺在藤下的长椅上晒晒太阳。

现在是清晨,穿过花园中间的那条仿木质纹洛的水泥小路,庞秀走进屋,昨晚他再一次完成了在自己设计下的刺激游戏。

所以,庞秀今年一切刺激的游戏都已经结束,今晚睡一个懒觉,明天他又将变回那个普普通通的高级律师。

终于,已经悠悠走进客厅的庞秀,开始恋恋不舍的一件件脱自己的衣服,以及身上的“饰品”。

首先,庞秀最先脱下的便是左手食指上所带的花型戒指,这是一枚黑色的玫瑰,金属材质的花身,用眼看上去是那种娇艳欲滴盛开着的感觉。

庞秀很喜欢这枚戒指,而且就是这个戒指曾无数次的救过他的命,也带给了他无限的乐趣。

庞秀一边取下戒指,一边用自己右手的大拇指和食指轻轻抚摸着左手的食指,两只纤细似女人的双手甚至堪比手模,只是看这双手,任谁都不会把他的主人和十年资深杀手这几个字联系到一起。

庞秀挑起嘴角阴柔的一笑,才将这枚跟了自己十年,却还让他爱不释手的戒指放在一个很精致的黑色首饰盒中。

随后,庞秀将这只锦盒拿在手上走到了几步外的一张壁画前,这是一张3D版的山水图,高高的山峰上似流动般的瀑布也足见设计者之用心,然而这张画也正是整个客厅的主题,任谁来到这里都会忍不住多看上两眼。

话说庞秀这间客厅主要是以秀色山光而命名,厅内很多的布局都是按照纯天然的风景而设计,甚至还有仿流水的小溪和木桥摇椅分布在客厅里。

当然,庞秀的整栋别墅不是很大,但却都是他自己设计装修的,除了唯美的外观,这里还添加了别有洞天,只见庞秀抬起手在山峰左边的一棵大树上随手一碰,壁画内的山峰从中间流水处微微向两边移动。

只是微微几秒钟的时间,一张山水壁画就变成了两幅由远及近的树林图,绿色的两排翠叶映衬着中间显露出来的几节沥青色台阶,向上倾斜而出的石阶在两边树木的映衬下更像是一条唯美的林荫路,这一来,倒是又给整栋别墅以清新感觉。

庞秀抬腿走上石阶,就在他走上第三个石阶的时候,身后的山水画又开始变幻回来,就连向上的石阶也开始从第四节处向下变了形状,随后蜿蜒至地下深处。

石阶的尽头是一间古色古香的书房,书房的面积不大,也只有简单的几个书架,但是书架上的每一本书都年代久远,可以说在这里甚至可以找到战国时期的原著竹笺。

然而,这间价值连城的书房,在庞秀的眼里也不过是一颗掩人耳目的棋子,他虽然也经常打扫,也随手翻看,可说到底这也不过是为了防止有人不小心触动了壁画上的机关而已。

庞秀微笑着信步走到楼梯旁的一个书架上,书架的最下方内侧有一本书,名字叫《元秘史注》,是清代学者李文田撰写的《元朝秘史》最早的译注本。

这本书可以说是庞秀的宝贝,倒不是因为庞秀特别喜欢研究元朝史实,而是这本书里有一个特别大的秘密,那就是在这本书的第二十页有一个很小的墨渍。

只见庞秀将这个墨渍对着书架上一层的空位处,那里有一个微小的凸起,墨渍对着凸起将书放在上面只轻轻的晃动两下,在庞秀右侧的楼梯和墙壁接口处微微的开启一扇小门,庞秀合起书放在书架上,就慢慢抬起腿顺着小门走了进去。

要说刚刚经历的一切景色都是那般的高雅和清新脱俗,然而走过这扇门之后,就仿佛顿然间闯入了另一个世界。

在外面的那个世界里,庞秀这个不到三十却十分成熟的男人尽显少有的文学儒雅气质,十六岁就从国内著名综合性大学法律系毕业的本科生,曾经因为是未成年找工作而被怀疑过学历的真实性。

别看现在庞秀有一个富硕的身价,其实庞秀的身世还是比较可怜的,他原名叫庞青何,从小体弱多病,身材比同龄人要矮小清瘦很多,因为他父亲姓庞母亲姓何,所以得到了这样一个名字。

本来这会是一个很幸福的家庭,然而就在他六岁的时候,一场意外的煤气中毒变故,给他们全家八口带来了灭顶之灾,甚至包括他刚刚会走路的弟弟,最终就只剩下了他一个人。

小小的庞青何被送进了福利院,在接下来一年的时间里庞青何被人各种欺辱打骂,直到一个偶然的相遇。

那天下午天上的太阳很灿烂,而小青何却再一次被一群孩子打得满身伤痕,这对于他来说早已经是家常便饭了,所以他没有哭泣,甚至连一滴泪都没有从眼睛里流出来。

幼小的庞青何慢慢的爬起来,独自坐在一个隐蔽的角落里一点一点擦拭着身上的脏乱和伤口。

这时候,福利院的院长带着一个看起来五十岁左右的老者来到庞青何面前。

院长看着庞青何开口问道:“小何,你这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庞青何嘴角动了动,其实他心里知道像发生在自己身上的这种事情,在福利院中实在是太常见了,即使自己和院长告了状也是于事无补的结果,只会让自己下一次被欺负的更惨而已。

毕竟他早已经不是一年前那个刚刚来到这里的小朋友,过去的这一年经历告诉他,要想自己不被欺负,那么就必须自己努力,努力成为没有人能欺负得了的那个人。

那年庞青何只有七岁,可是他已经拥有了常人在十六岁以后才有的智慧和想法,他知道抱怨、流泪和打小报告都是怂人才有的行为。

所以,庞青何也只是一开始才和院长说实话而已,后面的事情他都在掩盖,甚至都会很巧妙地避开话题了。

于是,庞青何对院长笑了笑说道:“院长,现在是不是要吃饭了?今晚是不是给我们改善了伙食呢?呵呵”。

对于庞青何这种逃避的回答态度,经验丰富的福利院长又何尝不知道这是一种敷衍,所以院长也只能是无奈的摇摇头,没有再多问一句话,也没有回答庞青何的问话,倒是她身边的那位老者,满意的在一边微微厄首而笑。

两天后,庞青何被老者带走,然而那时他只是知道老者名叫庞平之,自己也被他改名为庞秀,只是那时候庞秀不理解为什么老者给自己改了这样一个中性的名字,但是他这个人对名字和称呼这一切生来就不讲究,所以他也不会多问,叫什么都一样。

老者很快就送庞秀去上学,直到这个时候庞秀才惊奇的发现自己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竟然有一目十行过目不忘的本事,甚至连智力和情商都比一般人高很多倍。

于是小学只读了一年他就升上了全市最好的初中,也同样就是在这一年庞秀认识了一个改变他一生命运的人,而且也就是这个人和他有了一段不浅的恩怨纠葛。

甚至命运也注定了让这个人出现在庞秀的生命里,让他后来知道了发生在自己一家人身上的意外竟然是一场蓄谋已久的谋杀。

庞秀只是一个九岁的孩子,却已经准备参加中考了,然而复习的脚步才刚刚迈起,那个最该出现却也最不应该出现的人就来了。

这是一个星期五,是一个下过雨的夜里,庞秀一个人走在回家的路上。

然而,就在自己接近小区家门口的一瞬间,忽然一辆没有减速的车经过庞秀身边,将地上刚刚积下的雨水溅起,溅了庞秀一身。

庞秀无奈的摇了摇头,老成的他没有像一个少年一样发狂的叫骂,而是选择从口袋里掏出一袋面巾纸,抽出一张擦拭自己脸上的污水。

可是庞秀不追究也并不代表接下来就什么事情都不发生,那车很快就又倒回来,可就是倒回来的速度也同样很快,再一次溅了庞秀一身的泥水。

庞秀没好气的狠狠白了一眼车子,心里很生气却还是没有发作。

(快捷键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