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控 > 玄幻奇幻 > 武道至尊

第1章

更新时间:2016-12-20 本章字数:2684

泰山,五岳之首,自古道家修道灵地。

傲来峰,泰山以西,东接扇子崖。

在傲来峰悬崖半山腰处,有几座残旧房屋,房屋面向悬崖,旁边几颗古松,葱郁嶙峋,此时正值五月,崖下溪流潺潺而流,太阳照射,山间升腾起袅袅云雾,飘渺而变幻。使得崖壁上几间房屋更加古旧与神秘。

往近了一看,原来是一家道观,道观名“长青”。道观简陋,只有三进,前殿供奉着两个铜像其中一位是道教三清祖师中的道德天君,另一尊铜像却甚少有人识得,乃玄微子,玄微真仙。

“师父,您这次这么急叫我回来有什么事吗?”屋内首先传来的是一青年的声音。

只见这青年长得丰神俊朗,剑眉清目,二十七八岁模样,白皙的皮肤,手指修长。

对面而坐的是一位面若婴孩的老道,一身洗的发白的青色道袍,一把山羊长白胡,寸长眉毛也发白,看起来仙风道骨。

老道一脸平静,没接上青年的问话,看了看坐在他对面的青年,叹息一声,“辰儿啊,这次叫你回来是有事要交代给你。”老道又顿了顿,望向青年问,

“辰儿,我二十二年前在南方游历时,在一处废墟里见到你,你当时约莫五六岁,满脸漆黑,穿着破烂的衣服正在垃圾堆里翻找着,但你那双清澈的眼睛,令人看了心生欢喜。为师就把你带回了长青观,授你武术,度你入我道门门下,如今已是二十二个年头了。”

“师父,您待我恩重如山,等同给了我第二条生命,如今更是我这世上唯一的亲人。辰儿时刻念着师父的养育授业之恩,从不敢忘。但您还没跟我说您这么着急让我回来的事呢。三天前我接到山下李叔的电话说您有重要的事找我,但也没说什么事,只是让我赶紧回来一趟。”青年一脸急切问道,自己三天前正完成任务回来就接到李叔的电话,说他师父找他有重要的事情,让他赶紧回来一趟。但回来后师父却跟他聊起了家常。

“辰儿,你可知道我现在几岁?”老道还是不急不慢的问道,但脸上却挂着一丝无奈。

“知道,师父您可以说是这世上最长寿的了,如今高龄一百有五十又六,而且我看师父身体无恙,道法高深应该还有几十年寿元,您怎么问起这个来了?”

“呵呵,辰儿你就别拍马屁了,为师近来打坐心不静,念头不纯,时而神情恍惚,一番感应才知老道大限已至,不日就要向祖师们报道去了。”老道一脸平静,完全无面对死亡的绝望,只是脸上挂了一丝丝无奈。

“怎么会,师父,您是不是感应错了,看您精神镌铄,道法也高深,身体也无异样,怎么就大限到了?”青年刘辰满脸不信的问道。

“辰儿,如今地球的环境根本不适合修炼,我自从五十年前突破到先天巅峰后,到现在境界却无一丝增强。只因现在地球灵气稀薄,想要进入金丹之境确是万万不行,而只要没进入到金丹之境人的寿命是不可能超过百八十岁的,如今我已有一百五、六十岁。”老道唏嘘感叹道。

“师父,怎会如此?我还没为您尽孝,更没让您过上一天幸福的日子。”刘辰听了失魂落魄,他自从十六岁离开师父后便长年不在师父身边,每年最多休假时回来看看师父,没个几天又离开返回部队,本想就这几年就从部队退下来多陪陪师父,没想到这次回来却听到师父大限将到的消息,刘辰一时难以释怀,愣在当下。

“痴儿,何须如此,我等修道之人,早已将生死看淡。况且为师可谓是真正的寿终正寝,无病无灾,这可不是谁都能得到的善终,你应该高兴才是。”长青道长满脸慈祥的看着刘辰说道。

“可是,师父,辰儿从未在师父膝下尽孝过,师父要是走了,这世上可就只剩辰儿一人了。”刘辰还是难以接受,也没有师父看得开。

“呵呵,只要你有这份心就行了,何必事事计较,为师即使大限来临,可依然身体力行,无需你照顾什么。而且,为师也早就想去见我门的祖师们,生前没能突破至金丹大道,那就希望在祖师们的教诲下重述金丹大道了。这可是为师期盼已久的事情啊。”长青道长说着,眺望远方,似乎期待着祖师们的召见。

“师父,那您还有几日时光?”刘辰虽然伤心,世上唯一亲人将要离他而去,这让刘辰一时接受不了。但毕竟也想在最后的时光里陪陪师父。

“恩,还有三月时光,也还不错,接下来你就随我在长青观安静的过完这三月时间吧。”

“好的,师父,我这就下山尽快跟部队办个长假手续,弄好就尽快赶回来陪您。我顺便让山下李叔带点生活物品上来”说着刘辰赶紧往外走,准备下山办好部队的事后尽快回来,原本想退役来着,但已经来不及了,他现在可是一刻也不想离开师父身边。

“好吧,你快去快回,好好跟部队领导们沟通沟通,等我走后你就退下来吧,我知道你这些年一直不想待在部队了。话说回来,让你待在部队一开始是想锻炼锻炼你,二是让你报效国家,毕竟能力越大,责任越大。现在看你也待在部队很多年了,再待下去就会阻碍你的修为了。以后的路还是要你自己走。”师父眼看大限已到,也就不勉强徒弟了,他要退役就随他。

五天后,还是傲来峰长青观。

这天天气晴朗,已经入夏的泰山,气候还是挺温暖清凉,山中云雾弥漫,阳光折射,山涧彩虹斑斓,衬托着傲来峰长青观神秘,犹如仙境。

长青观内只有两人,一青年一老道。青年、老道正在中院喝着茶,不停交谈。

“辰儿,接下来我有些事需要交代与你。”老道说着,起身往他卧室走去,不一会从一只老旧箱子中又拿出一个小木匣子,放在茶几上坐下。

“师父这是什么,从没看你拿出来,我还是第一次见呢,看这木匣子挺古旧的,看起来还是檀木的吧?”辰儿一脸好奇。

“辰儿,自你五六岁开始教你练武筑基,十年后就进入先天,才让你入我道家门下。但我从没跟你说过我们的师门道统。如今我大限已到,也该跟你说说了。”老道抚摸着老旧檀木匣子,然后郑重打开。

只见匣子内用一块明黄色帛布包裹着,老道缓缓打开。确是有三物,一本册子,一块令牌,一枚戒指。

老道首先拿起那本册子,只见上面写有几个古篆,刘辰自然认得,师父从小不仅教他练武修道,更是教古文古字、医药星象等杂家杂学。册子封面写的是“元通道门花名册”。

“辰儿,我们这一道统传承至老子记名弟子尹喜门下,后第三代祖师又偶遇玄微子,又拜玄微子为老师,是玄微子的记名弟子。所以,我们道门传承有两处一处乃尹喜,一处乃玄微子。但说白了还是一处,那就是老子门下。”老道说着面露向往之色。顿了顿又说,

“但我门下无确切名字,我门只以当代门主道号为名,如第一代祖师道号元通,那么我门在那时就叫元通,我道号长青,所以我这一代就叫长青门。到了你这一代,你的名字我已经刻入进花名册上,名刘辰,因你我在南方相遇所以号南辰子。”

“传到我这代是第七十九代,而你是第八十代弟子,辰儿你需切记,我们这一门没有太多的戒律门规,仅需记得三条,一不得欺师叛祖,欺压同门;二不得恃强凌弱,败坏师门;三不得见死不救,助纣为虐。当然,每代我道门弟子都要光耀我门,传承延续香火,这是我门的责任和义务。”长青子一脸郑重说道。

“辰儿谨记师父教诲。”刘辰躬身郑重道。

(快捷键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