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控 > 玄幻奇幻 > 异世至尊

第1章

更新时间:2016-09-14 本章字数:3188

药王城,天星境东部七贤郡内,最繁华的城池之一。

夏日清晨,柔风拂过湖面,带起缕缕湿凉的水汽,掠过古老的松林,吹进城东的药王阁里。

清幽的后院内,一名二十岁上下的蓝袍青年,轻轻将手中的古籍放在石桌之上,清亮的目光中露出些许疑惑之色,但片刻之后再度恢复清明,若有所思的点头轻喃:

“天道运行周而复始,永不停息,君子以天为法,战胜自我,永远向上。”

“这《易经》果然博大精深,仅此一句简短话语,便可让我明悟了太多太多,难怪自幼时,爷爷、父亲便让我熟读此书,看来他们也从此书中收获不少。”

刚说起自己的父亲和爷爷,蓝袍青年苏幕然眼中却是露出了深深地遗憾和怀念,那俊美的脸庞,也涌现出一抹怅然。

“唉……”

他微微一叹,便要再度感悟经文。

就在这时,一道急促但细微的脚步声从院门外传来。

虽距离此地约莫十丈远,但依旧清晰地落入听觉敏锐的苏幕然耳中。

从那熟悉的脚步声中,他知晓来者的身份。

缓缓转过身,他面带些许疑惑之色,看向院门。

很快,一道身着白色侍卫服的黄脸青年迈入院门,虽刻意保持冷静,但其眼窝深处的惊色,却是全部落入苏幕然的眼中。

“小七,何事如此慌慌张张?”

苏幕然剑眉微扬,淡淡的问道。

他自幼丧母,这些年全在严父教导下成长,加之时常和身为药王阁老阁主的爷爷外出开眼界,故而虽不敢说泰山崩于前不变色,但至少在对事之时,能保持从容冷静。

“阁主,大事不好,钟长老陨落了,其遗体倒在院门之外,此刻已被移到别处。”

侍卫小七单膝跪在距苏幕然一丈之地,低沉且带着悲意的嗓音响起,令苏幕然眼中光芒闪烁不定。

沉吟片刻,他振臂一挥。

“带路!”

……

药王阁,主事大殿。

踏着喜庆的红色地毯,苏幕然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

他剑眉微蹙,看着大殿中央那具尸体,瞧见对方熟悉的面容后,眼中顿时燃起怒火。

双拳,在长袖下紧紧握起。

“阁主!”

随着苏幕然踏入主事大殿,原本围在尸体两侧之人目光各异的看了过来,但稍一沉吟后,便都恭敬的行了一礼。

苏幕然微微颔首,快步来到那具尸体前,食指探了探对方的鼻息,以及脖颈处的动脉后,眉头皱的更深了。

他俊美的脸庞上笼罩寒霜,头部微微偏向一侧,道:“谁动的手?”

“阁主,这可就要恕本长老不知晓了,方才门将发现钟田长老时,他早已没了气息。”

说话之人是一名须发灰白、锦帽貂裘的鹰钩鼻老者。

他虽然年迈但依旧身强体壮,两道眉毛狭长而上弯,仿佛两把上翘的锋锐弯刀,使得此人不怒自威。

方才苏幕然侧过头时,正巧对着鹰钩鼻老者这个方向,那句问话的对象,自然是这名老者,药王阁当代大长老,鹰坚。

听闻鹰坚平静中带着淡淡冷酷意味的回话,苏幕然面色不变,心中却是冷哼一声。

他探出右手食指,在那具逐渐冰凉的尸体上轻点几下后,眼中顿时露出浓郁的遗憾和懊悔。

这一幕,落在大长老鹰坚眼中,使得他嘴角微微上扬,瞳孔深处有冷光一闪而逝。

“唉……”

苏幕然收回手指,双手负在身后,闭着眼神色悲凉的轻叹一声后,声音有些嘶哑的道:

“钟田长老不可白死,随后我自会派人彻查此事,但如今更重要的,是要让钟长老遗躯得到安葬。”

言罢,苏幕然豁的睁开眼眸,目光如电的扫了在场之人一眼,随后朝殿门的侍卫小七吩咐道:“小七,替我将钟田长老遗体送到禁地入口处等候。”

“是,阁主。”

侍卫小七抱了抱拳,目光低垂的迈步进入大殿,仿佛对待绝世珍宝般,小心翼翼的用双手托起钟田长老的尸体,稳步走向大殿后方。

一时间,大殿之内顿时安静得落针可闻。

莫名的压抑气息,顷刻间笼罩在众人心头。

“诸位,近来我药王阁灾难多发,在边疆的一些药田之内,时有人员伤亡,而如今,就连钟田长老也惨遭不测,我怀疑,暗中必有人刻意针对我药王阁,此事不可不防!”

苏幕然目光环视一周后,沉重的道。

“阁主,我药王阁乃是方圆万里疆域之内,最大的产药地,窥视之人多不胜数,这就大可不必怀疑了吧?”

大长老鹰坚脸色一板,微微带着教训语气的道。

“此言差矣。”

苏幕然摆了摆手,盯着悬挂在大殿墙壁上的一幅《药王图》,笃定的道:“我药王阁虽世代经营药材生意,就连祖辈也是个正儿八经的生意人,但发展至今,早已成为武力至上的一大势力,莫不是有强敌在背后捣鬼,钟田长老如何会陨落?”

“难不成,就凭周边那些连周天境都没有的盗匪团,就能灭杀我药王阁堂堂一名长老?亦或者,是那些二三流门派动的手?恐怕,就是赏他们几个胆,也不敢对我药王阁的长老动手吧?”

苏幕然的声声质问,仿佛利刺般扎入在场之人耳中,而首当其冲的大长老鹰坚,更是被训得面色微红。

想他堂堂一名大长老,却被一名乳臭未干的小子当众呵斥,着实非常憋屈。

若非身侧有人朝他使了个眼色,以他平日里高傲的姿态,此刻早已经和苏幕然大吵起来。

许是心中有所顾忌,鹰坚心中冷哼,沉声道:“既如此,还望阁主明示。”

闻言,苏幕然豁然转身,锐利的目光直刺殿门之外:“大长老鹰坚听令,全力追查钟田长老死因,若有进展立刻向我汇报,不得有误。”

顿了顿,苏幕然目光落在其余之人脸上,道:“至于其余各位长老,还望各司其职,莫要让我药王阁分舵再受打击。”

“遵命。”

除却鹰坚之外,其余众位长老立刻恭敬的回道。

见平日里谄媚自己的众人都向着苏幕然,鹰坚心中暗骂,稍一迟疑后,也是朗声道:“遵命。”

鹰坚话音刚落,苏幕然便是微微颔首,迈步走向大殿后方,转眼间消失不见。

盯着苏幕然离去的方向,鹰坚冷笑道:“区区一个乳臭未干的毛孩,若非仗着自己阁主的身份,岂能与我鹰坚如此说话?”

“嘘!大长老您老人家可就小点声吧,这次陨落之人,可是钟田长老,此人和阁主关系不浅,你可不要在这关头撞枪口上啊!”

一名马脸中年男子谄媚的道,使得鹰坚心中暗骂一声“墙头草”,随后便是愤怒的一甩衣袖,踱步出大殿。

随着鹰坚的离去,众多长老也纷纷散去。

而此时,苏幕然已经来到一座昏暗的地下宫殿深处。

此地乃是药王阁的禁地所在,一直以来,能进入此地的仅有两种人。

其中一种,便是药王阁的嫡系传人。

第二种,便是位高权重的长老在陨落之后,方可将其遗体安顿在禁地之内。

不过,由于死人不会移动,因此将历代长老遗体送到此地的,必定是药王阁的嫡系传人。

如此,更彰显出药王阁对陨落长老的尊敬。

而此刻,苏幕然双手托着钟田长老魁梧的身躯,郑重的走在这座昏暗大殿的中央。

放眼望去,可见大殿两侧各有三条通道。

苏幕然没有选择进入两侧通道之内,而是将钟田放在地上,并从怀中摸出一个紫色小瓷瓶,将一粒黄豆大小、通体金黄的丹药倒在掌心。

小心翼翼的将丹药喂入钟田长老的口中,苏幕然双手掐诀,指尖有淡淡的绿色光辉环绕,一股清凉沁人的气息缓缓弥漫开来。

约莫三息之后,苏幕然食指分别点在钟田长老的百会、印堂、檀中、灵台四处穴位,将指尖那股淡绿色光辉打入对方体内。

令人惊异的一幕出现,只见一股凉意从这四处穴道内涌出,按照顺序依次连接,配合着那颗丹药的药力,在体内回流。

约莫半个时辰后,钟田冰凉的身躯散发出热气,不多时竟再度恢复生机,苏醒了过来。

看到钟田睁开了眼眸,苏幕然这才如释重负的松了口气。

“此番外出,有何收获吗?”

带着一股期待,苏幕然压低嗓音问道。

钟田立刻站起身来,恭敬的朝苏幕然一抱拳,道:“启禀阁主,此次外出,钟某不辱使命,终于找到当初那一战的地点,并发现了几点可疑之处。”

“哦?”苏幕然顿时打起了精神,“有何发现,速速道来。”

“当初那一战后,那座山谷内本该留下五具尸体,但从现场勘查来看,似乎少了一人。”钟田神色有些凝重的道。

“少了一人!”苏幕然眼中划过一道寒芒,“莫非,那人还活着?若真如此,可真是我药王阁的灾难啊!”

“的确,那些人可都是顶尖的高手,万一存活下来,对于我方而言,可谓是噩梦般的存在。”钟田轻点下巴。

稍一沉吟,苏幕然询问道:“有没有可能是被山中野兽叼走?”

“这倒是没有多大可能,那种境界的强者,体内元力磅礴无比,纵然死后气脉停止运转,但那股残存的气场依旧强大,若非我顶着巨大的压力,也不可能接近那几具尸体。而那座山谷中,最强的妖兽并不如我,因此被妖兽叼走的可能性很低。”

钟田沉着的分析着。

(快捷键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