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控 > 现代言情 > 前妻难宠:宫少,不可以

第1章 心如死灰

更新时间:2018-12-03 本章字数:2107

“加油,孩子的脑袋露出来了,你再使点劲儿。”

手术室中,一个中年女人穿着一件白大褂,带着医用口罩,神情紧张的对手术台上的女人说道。

“啊……好痛……”

女人满头大汗,往日精美的小脸此时因疼痛扭曲,葱白的小手紧紧的抓着旁边的床单,胸前的衣襟已经被汗水湿透。

“快了,快了,再加把劲儿……”

“啊……”

随着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初生婴儿的啼哭声也阵阵传来。

女人被推出手术室,一眼便看见走廊中身形高大的男人,他俊眉浓密,薄唇性感,一张完美到无可挑剔的脸庞冷若冰霜。

气场强大到足以让百米内的人退避三舍,就连见过生死这样大场面的医生,见到这个男人的时候,都不自觉的打了一个寒颤。

“宫泽,这是咱们的女儿,你抱抱她。”

宫泽低头看了一眼女人襁褓中的婴儿,神情淡然,对身后的月嫂说道:“把孩子带走。”

“是。”

月嫂颔首应道,急忙的走到韩露的身边,轻轻的将孩子抱走。

韩露无力的笑了一下,脸上的汗珠还未褪去,脸色苍白的跟一张纸一样,这是她跟宫泽的孩子,即便再痛也快乐着。

宫泽连看都没看韩露一眼,直接从助理的手中拿过一个文件,弯腰将自己的俊脸凑到韩露的面前。

表情冰冷的好像万年不化的北极冰山一样,他嘴角微微的上扬,淡淡的说道:“韩露,把离婚协议签了。”

宫泽的声音平淡无奇,但是却透着不可抗拒的力量。

韩露眼神微怔,身体僵了一下,貌似没有听清楚宫泽刚才的话。

“宫泽,咱们的女儿叫什么名字好?”韩露轻声的问道,因为身体虚脱,嘴唇苍白干裂,勉强的展开一丝微笑。

“韩露你在我宫家的时候我对你不薄,如果你还算是一个聪明人,就痛快的签下离婚协议。”

宫泽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下,俊脸再次逼近韩露,无形中有很强大的压迫感。

“你要知道你母亲的命运掌握在我的手上,你离婚的态度直接影响到,她在我手里的好过程度。”

宫泽云淡风轻的样子,好像再说一件普通的不能在普通的事情了,但是这话传入韩露的耳朵里,却好似五雷轰顶一般。

顿时她的脸色白的吓人,身体不由自主的颤抖,她知道宫泽没有开玩笑,可是这一幕却好像她身体虚脱而出现的幻觉一样。

“宫泽,你在说什么?什么叫我的母亲在你的手上?”

结婚两年,宫泽一向温柔体贴,对她的父母更是敬重孝顺,怎么今天他突然说出这样莫名其妙的话?

宫泽听到这样的话,一侧的嘴角上扬,露出邪魅的弧度,突然伸出修长的双手,用力的扣住韩露小巧白皙的下巴。

“韩露,别在我的面前装可怜了,我早就已经看腻了,我等这一天已经很久了,终于可以让你们韩家家破人亡了。”

宫泽的大手非常的用力,好像要将韩露生生掐死一样。

韩露感受到他手指间的力量,不敢相信的睁大了眼睛。

昔日如沐春风一样的爱人,怎么突然变成了这样?难道是她做错了什么吗?

她不是刚刚给他生下一个孩子?从手术室出来,听到的不是柔情蜜语反而却是离婚的消息?

眼前这个高大又熟悉的身影,真的是曾经让她爱到无法自拨的男人吗?

不,这个男人绝对不是宫泽,宫泽从来都不会用这样冰冷的态度对待自己,他总是把她放在第一位,宠她入骨,让身边所有的女人都嫉妒。

韩露强撑着疲惫的身体,勉强的坐了起来,支撑她身体的纤细手臂,都在不停的颤抖,好像随时都有可能倒下一样。

她用力的咬着下唇,死死的盯着宫泽的眼睛,朱唇轻启,轻声的问道:“你是谁?”

看到此时她弱不禁风的样子,宫泽的眼里竟然闪过一丝得意之色。

“我是谁?我是你同床共枕,日日按你在胯下的……前、夫。”

前夫?

这两个字犹如一块巨石一样,狠狠的撞击着她的心脏。顿时心脏貌似裂开了一个口子,红色的血液在缓缓的流淌。

小小的心脏顿时变的血肉模糊一片。

“为什么?”韩露的声音弱弱的,但是却透着无尽的悲凉。

宫泽没有回答韩露的问话,挪动脚步走到一边,这时旁边的助理陈威走上前,表情有些复杂的看着韩露。

“夫人。”

陈威刚刚开口就感受到宫泽投来杀人于无形的目光。

“额……那个,韩小姐,这是今天新闻社发表的头条新闻,您看下。”陈威将一张报纸放在韩露的面前。

韩露神情落寞的低头看去,顿时睫毛上沾满汗水的眼睛瞪的大大的,拿着报纸的手颤抖的非常厉害,苍白的嘴唇不由自主的蠕动着。

报纸上有一张非常清楚的照片,一个发福的中年男人倒在血泊中,而满地的鲜血都是从男人的脑袋中流出来的。

即便是面孔着地,但是韩露依然能清楚地意识到这个男人就是她的父亲,父亲所趴的后面就是韩氏集团的公司大楼。

她的父亲跳楼了?

照片的背景后面,人群嘈杂一片,旁边还有一群警察在维护现场。

怎么会这样?他的父亲怎么可能会自杀?上次见面的时候不是还好好的?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 是她被隐瞒了什么事情吗?

她的身体渐渐冰凉,僵在原地一动不动,这到底是怎么了?

她距离预产期提前一周住进医院,为了能够安心养胎,给宝宝一个良好的生产环境,她已经有一周的时间没有玩儿手机了,所以外界的事情她一概不知。

父亲跟母亲的感情和睦,公司的一切都在蒸蒸日上,父亲是没有理由自杀的。

她愣愣的盯着报纸想了好久,两行冰冷的泪水缓缓流下,她抬头看了一眼一直冷漠的宫泽,心里貌似有了不好的预感。

“韩小姐,您父亲的公司涉嫌偷税漏税,所以在警方查办的时候韩先生想不开自杀了。”

“不、可、能。”

(快捷键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