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控 > 现代言情 > 娇妻在上:BOSS大人,狠狠宠

第一章 要么从了我,要么睡了你

更新时间:2018-03-30 本章字数:2071

此时木青桑的眉头微皱着,两只嫩手就这么牢牢地扒着窗户框,一只脚已经踩在了窗台上面,眼底却尽是犹豫。

随后,木青桑便看着自己所在的楼层,朝下望了望,下意识的打了个哆嗦,又吞了吞口水。微微呢喃道:“到底要不要跳窗跑路呢?”

一阵冷风吹来,直冻的木青桑觉得不舒服。木青桑直接将腿放下来,拉了把椅子坐下。“还是先不站着了,坐着思考也是一样的,不然还没等我跑,就被冻死了。”

木青桑越想越有理,就直接开始坐下来开始慢慢思考,一边思考,顺带端起了桌子上的茶,喝了几口。

这边的木青桑仍在犹豫着,那边的御泽言便已经到了木青桑的家门口了。

“这儿?”御泽言微眯着眼,嘴角勾着一抹不知名的笑。随后又冷冷的扫视了一遍门牌号和四周的环境,全程完全看不出喜怒。

“对,是这儿。”御泽言身旁的男子,默默擦了擦额头的冷汗,低头用余光确认,回答道。

“很好。”御泽言点头,随后,便自己往后退了一步。

御泽言身旁的男子见自己的boss退后,以为是想让自己敲门,于是便自觉的走上前去,一只手刚准备落下。

“停。”御泽言皱着眉头,话刚一落,男子准备敲门的手便瞬间卡在了半空,不上不下。停了一会之后,就乖乖的收了回来,退到了一边。

御泽言冷冷的望了一眼男子,朝着男子沉声说道:“张煜,踹门。”

男子得了命令,先是一惊,后来就淡然了。心里想着,别说踹门,只要是boss下令,让他和警察对怼都没问题。

张煜咬咬牙,啪的一脚踹在了门上。门瞬间开了,只是屋子里的木青桑被这响声弄的吓了一跳,差点被吓的跌下椅子。

木青桑直接火气冲冲的站了起来,把脚往身下刚坐过的椅子上一踩,双手叉腰,一副地痞流氓的架势,“哪个混蛋破坏我家的门?”

御泽言径直走了进去,刚好看见木青桑踩着椅子的样子。便双手抱环,好整以暇的望着木青桑,“是我,怎么?”

木青桑一见是御泽言,更是气愤,她就不明白了,为什么全家都想让自己嫁给这个混蛋,是这个世界的男人都死绝了么。

木青桑想着,如果不是因为自己一家恨不得自己早点嫁给他,还把她的地址泄露给眼前的男人。而这个男人的脑子刚好也不好使,一副非她不娶的样子,自己也不至被逼的,想到跳窗逃婚这个烂法子吧。

木青桑当即把脚踩的位置又移到了原先的窗台,下齿咬着下唇,恨恨说道:“御泽言,我告诉你,本姑娘我,是绝对绝对不会嫁给你的?”

“所以,跳窗?寻死?”御泽言先是皱着眉头,后又继续说道:“木青桑,你没这个胆子。”

木青桑当下就白了御泽言一眼,心里想道,鬼才会为了你跳窗自杀,祖国的大好河山我还没看完呢。我这明明是准备跳窗逃跑的好嘛。

御泽言嘴角勾笑,似乎丝毫不在意木青桑会有下一步动作,径直朝木青桑的方向走去。

“你……我警告你别过来!”木青桑见御泽言这架势,身子开始不停地往后退,结果后面只是墙壁,木青桑只能慢慢紧贴着窗户边的墙壁上,进退不得。

御泽言嘴角勾笑,“我给你两个选择。”“什么选择?”木青桑紧张的看着御泽言。

“要么从了我,要么我直接睡了你,提前生米煮成熟饭。”木青桑听完这话,脚不小心勾到桌角,下身一软,身子开始往旁边倒去。

御泽言的眼里瞬间一抹担忧划过,眼疾手快的抱住了木青桑。

“呼,还好。”木青桑微微的叹了口气,见并没有如期而至的疼痛,才慢慢睁开眼,刚抬头,就看见了御泽言一副发笑的表情。

木青桑火气一冒,一拳打在了御泽言的身上。“你放我下来!你个衣冠禽兽,什么从不近女色,什么清高自持难接近,外面那些针对你的新闻都是见鬼的。”木青桑开始一个劲的数落御泽言。

御泽言却是只望着喋喋不休的木青桑,头也不转,直接说道:“张煜,出去,带门。”

张煜一看这架势,也就明白了。直接以最快的速度,走出房门,再关上。整个过程行云流水,不含停顿,毕竟他就想这么做来着,屋里的气压太低。

御泽言听到关门声,满意的点头。随后又看了看还在怀里闹腾的“小猫,”面色一冷,直接将她放了下来,然后慢慢地将木青桑往墙边逼。

木青桑死死的抱着自己的衣服,“你想做什么?”随后,又咽下了一口口水。

“我跟你说,你不要太过分。”御泽言像是完全听不见木青桑讲话一般,面色冷凝着,开始自顾自的解开上身的衬衫。

“你脱衣服做什么,御泽言你……”木青桑话还没说完,御泽言已经讲上衣解了个干净,随手扔在了一边。木青桑看着御泽言完美的线条,心开始扑通扑通的跳,脸红的像苹果一样。木青桑开始下意识的别过脸,视线却总是被吸引,只能不自然的装作不在意的去瞟几眼。

木青桑实在是觉得人神共愤,微微低头,掩饰自己的反常。呢喃道:“真是比女生还像妖精,还要会勾人。”随后似乎想到了什么,笑了出来,“妖精勾的不是唐僧么……”

御泽言见木青桑在嘀咕什么,眉头一皱,直接抱住木青桑,欺身而上,微凉的唇直接覆了上去,顺着木青桑的耳边,渐渐滑到了木青桑雪白的颈子。

木青桑感觉到不适应,立马开始剧烈的反抗,在御泽言的怀里不安分的扭动。御泽言被迫停了下来,低沉着嗓音:“不闹,我说了,要么从了我,要么……提前行使我该有的权利。”御泽言说的是心安理得,然后略带满足的看着怀里脸色红润的木青桑。

木青桑刚想继续说什么,还没来得及说出来。御泽言的下一个吻便直接落了下来,直吻的木青桑头晕目眩,无法呼吸。

(快捷键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