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控 > 现代都市 > 三界转运站

第一章 碧纺

更新时间:2018-02-23 本章字数:3210

“村长,一定要杀死这个妖孽啊。”站在碧纺面前恨恨的看着她的妇人正是她的生身母亲,如今却恨不得亲自上手勒死她这个孽障。

小小的女孩看着面前面带惧色却又恨不得她早点死去的人们,觉得都好陌生。明明今早之前,他们还亲切的叫她小纺,会给她甜甜的果子,会摸摸她的头。那个口口声声喊着她是妖孽的女人,也会把热腾腾的饭菜端给她,温柔的叫她快吃。

为什么,这到底是为什么,碧纺绝望的看着面前的叔叔伯伯,辩解了一上午的话再次从口中吐出,“我没有,我不是妖孽。”

可是大家都没被小姑娘绝望的话语打动,神色没有一点变化。只有她的母亲,听到她的话竟是恶狠狠的朝她扑来。

“你这恶心的妖孽,早知道有今天,在你生下来的那天我就应该把你给掐死。你怎么忍心啊,那是你的亲生父亲啊。”妇人一边用力的摇晃着碧纺,一边绝望的哭喊着。

是啊,那是她的父亲,那是每天疼爱她给她带甜甜的果子的父亲啊,她怎么可能去杀了他呢,可是没有人相信她,大家看到父亲的尸体和她血淋淋的双手都认定了是她杀了父亲,是她这个妖孽杀了疼她爱她的父亲啊。

“行了,陈家那口子。”村长开口制止了疯狂的妇人,给身后的几个后生递了个眼神。立马就有两个身材魁梧的男人上前架住了碧纺的母亲。

碧纺的母亲悲痛得几乎站不住,只能有两个壮汉架着低低的啜泣着。

村长看向面前的小女孩,这孩子也是他看着长大的。小时候乖巧伶俐的样子他也是见过的。可是这孩子竟然丧心病狂的杀死了自己的父亲,他这个做村长的只能带头处死她,否则这样的妖孽在他们村子里待着还不知道要害死多少人。

想到这儿,村长微微有些后怕。赶紧开口道,“碧纺啊,你也不要叫村长爷爷为难了,你看你母亲都说你生而为妖孽了,村长爷爷实在是不敢留你了,毕竟爷爷要为村里的好多人负责啊。”

见碧纺还是没有要自尽的意思,又说到,“你看啊,爷爷为你选的这颗老柳树,据说是一颗特别有灵性的柳树,你在这儿自尽了,这灵性的柳树说不定能庇佑你投个好胎呢。”

自从听到自己的母亲说后悔没掐死自己以后,碧纺就一直保持着低头的姿势没有动过了,现在听到了村长爷爷这么无耻的话,碧纺也没有任何动静。

村长见此,干脆让身后的村民上前,一人抱着碧纺,一人将绳子套在了碧纺的脖子里用力一拉,最后将绳子的一端绑在了老柳树最大的枝干上。然后一群人干脆离去了,一边走,还能一边听到碧纺母亲的哭声,以及村民中不断的议论声。

没有人想着为碧纺收一下尸,毕竟在他们眼里,碧纺就是个害死自己父亲的妖孽,这样的妖孽最好还是不要沾上,连尸体都不要沾上,被这深山里的野兽吃掉正好。

一群人越走越远,很快就走出了深山,向不远处的村子走去。

在他们身后,被抛弃的女孩满目憎恨,身体僵直,而那颗被村长赞誉的颇有灵性的柳树,悄悄伸出了一枝刚刚抽芽的柳枝,搭在了女孩被绳子勒住的细小的脖子上。

微风拂过,没有人看到源源不断的鲜血从女孩的脖子中流出,顺着那根连接了女孩和柳树主干的枝条流向了百年的老柳树。

吸取了女孩精血的柳枝渐渐变得透明起来,血液在柳枝中不断流动,将枝条映成了妖异的红色,慢慢的,血液流出的速度慢了下来,枝条也向吃饱了般,尾巴弯了弯,像打了个嗝一样。

忽然,在微风中舒展身体的柳树顿住了,粗糙不平的柳树皮上显示出一张人脸的情况,那人脸惊诧的看着前面,被勒死的小女孩尸体旁边,一个一模一样的小女孩正面无表情的看着它。

“你……”柳树精有些不知道怎么办才好了,它本以为这小女孩已经没有生机,就一时嘴馋吸尽了这女孩的精血,可是没想到,看着女孩魂魄的样子,她倒是还有一线生机,可是它已经吸了这女孩的精血,这女孩的身体算是死去了。

“这倒是麻烦了。”柳树精喃喃道。

可是这女孩的身体里不知有什么力量,让它百年修为大有提升,它拿了人家的好处也不能不给点报酬。

“你还想生吗?”柳树精有些讪讪的问。

小女孩,也就是碧纺淡淡的看了它一样,嘴角勾起一抹讽刺的微笑,“能生,谁想死呢?”

柳树精这也想起了她刚刚被自己的亲人逼死的场景,也觉得自己的话有点讨人厌了。

“那你和我定契吧。”柳树精觉得自己想了个好方法,碧纺闻言看了柳树精一样。柳树精丝毫不受影响,继续说道,“我吸食了你的精血致你死亡,你我定契的话,共享生机,你也可以活下去了。”

“你……不愿意吗?”见碧纺没有丝毫动作,柳树精问道,“这是我能想出来的唯一的办法了。”

“不,当然愿意。”碧纺回答道。

闻言,柳树精欣喜的准备和碧纺定契,没有看到眼前的女孩,毫无血色的脸上闪过的一丝仇恨。

当然愿意了,碧纺想,他们不是说她是妖孽呢,那她就和妖精定契,变成真正的妖孽。他们说害怕村民有危险,那她当然也要听话的“保护”村民了不是,毕竟她是全村人都称赞的,听话懂事,乖巧伶俐的小纺啊。

和柳树精结契完毕的碧纺重新回到了自己的身体,感受到了不曾属于自己的强大力量。

既然你们要我死,那你们也不要生的好好的。

远处的村庄里,因为除掉了陈家的妖孽,众人都放松了下来。回到家里的村民们点起了炊烟,一片祥和,没有人知道那个他们刚刚抛弃的少女,已经以一个全新的姿态重临人间。

“你这小虎,别逃了,逃不掉的。”一个身着玄色衣裙的少女正拿着一把木剑捉着一只巨大的老虎。那老虎身形巨大,尖利的牙齿和有力的后腿都说明了这是一只正值壮年的老虎。

实际上,这只老虎不止是一只正值壮年的老虎。它还是一只已修炼数年的虎精,可惜不知怎的惹上了这灵山上最富戾气的存在。

这戾气满满的少女一个翻滚落到了老虎身前,老虎看到前路被堵,只能停了下来,浑身的肌肉发紧,戒备着这从外表上丝毫看不出威胁的少女,但从这老虎这般严阵以待的神态便知,这少女绝不是个好对付的。

“吼”老虎先冲着少女嘶吼着,企图从声势上压住少女,但是这老虎只是刚刚踏入修炼之途,连化形都无法做到,怎么能与这充满戾气的少女相抗衡呢。

少女一个前扑,手中的木剑就刺在了这老虎的命门上,老虎一下就没了声息,巨大的身体跌倒在地上,而少女面无表情的抽出木剑。

这木剑也奇怪,虽硬生生的插进了一头健壮的老虎的身体里,但仍没有半点血迹,即便是那被它捅出来的伤口里,血源源不断的流出来。

少女将木剑插回背后,这才略带嫌弃的看了这老虎一眼,好像在嫌弃这老虎不禁打一样。

这少女正是二百年前被村人们逼死在老柳树下的碧纺,当时的碧纺和柳树精结了契,那老柳树的生机注入到她的身体里,她这才魂归于体,重新活了过来。

之后,这柳树精带着她走上了修炼之路。但是自从碧纺开始修炼之后,这漫山遍野的鬼狐野鬼和妖兽们算是倒了大霉,是不是的被碧纺找上门来。

碧纺虽修炼的时间短,但天赋高,又和那老柳树定了契,被她找上门的几乎都败了,而且这丫头下手狠毒,从不给人留后路,被她打败了的,命也都没了。

碧纺背着她的木剑回到了老柳树那里,老柳树见到碧纺的样子,怎么能不知道她又去干什么了呢,不由得气愤起来。

要说起来,这柳树精还算是碧纺的老师,但碧纺被自己的母亲和从小看着她长大的叔叔伯伯逼死,那心就和死了一样。感情淡漠的像不存在一样,和这柳树精也像是只有那结契的情分,柳树精说什么,她从来不听。

可偏偏当初柳树精觉得是自己吸食了人家的精血才导致了人家身体的死亡,而且这丫头的精血莫名其妙的让他修为都涨了好多,所以他当时不肯占人家的便宜,和碧纺定的平契,他也没有能约束他的。

要和她打起来吧,可这丫头的天赋实在是高,这二百年过去,他早已不是碧纺的对手,而且他一个柳树精不必碧纺人身能跑能跳,他就算化形都不能离开本体太远,也不能约束碧纺。

可他实在是不能赞同碧纺的做法,“你若是找人挑战,也没什么,但你不能下手太狠了啊,人家打不过你就算了,你为什么还非要伤了人家的性命呢?”

碧纺脸上没有一点表情,“他们输了,杀了又如何。”

听到碧纺这话,柳树精觉得自己气得根都要翘出来了。“人家没做什么错事,你凭什么杀了人家。”

这时,在老柳树的身后跳出来一只小松鼠,棕色的皮毛光滑的好像搽过油一般,毛茸茸的大尾巴微微的向上翘着,显得格外蓬松,让人恨不得摸一把,那双滴溜溜的黑眼睛一样就看到了面无表情的碧纺。

(快捷键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