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控 > 现代言情 > 总裁大人,求放过

第一章 噩梦缠身

更新时间:2018-01-29 本章字数:3127

夜晚静静悄悄的,今天是个难得的好天气。沈弯弯画了一会图以后,有些疲倦了就趴在桌子上睡着了。朦朦胧胧之中好像有人在叫她。叫声是如此的凄惨,让她不禁打了一个寒颤。她扭过头去却什么也没有看到。

到底是怎么一回事,难道是自己听错了。她站在那里自己的听着,周围一点声响都没有,她暗暗的取笑自己疑神疑鬼,只是刚才的声音真的非常熟悉好像在哪里听过一样,如此的冰冷如此的熟悉,他有些害怕了。

周围的黑暗吞没了一切,她小声的叫了妈妈,现在她多希望她能够待在自己的身边。但是他也知道自己已经是个大人了,不能总是像小孩一样的害怕黑暗了。她深吸一口气继续往前走。但是前方什么也没有,她狐疑的望了望四周,依然是空无一人,这个时候又听到了有人在叫她。

这一声让她的心都要碎了,她有些恨自己忘记了父亲的声音。这有什么好害怕的,她心里很清楚父亲是不会伤害自己的。

“爸爸,你在哪里。你刚才吓到我了。”沈弯弯小声的说着,可是父亲的身影却没有出现。她心里有些发慌,她不停的大叫着“爸爸”。可是一点回应也没有。现在她特别的想回家去,可是好像怎么也找不到出去的路。她急得哭了起来。

“妈妈救我,妈妈救我。”她不禁的叫了起来。就像她小时候害怕了一样,以前每次她这样大叫的时候,她的妈妈都会第一时间的冲出来。。

隔壁的田心蕊听到女儿的大叫声,知道他的宝贝女儿又做噩梦了。她立刻披上了衣服跑到了沈弯弯的房间,她急促的敲着门,里边的沈弯弯听到敲门的声音,瞬间就醒了过来这才发现自己是在做梦。但是门外的母亲却是真实存在的。

沈弯弯快速的跑过去开了门,有些不好意思的看着田心蕊.田心蕊一下子就抱住了女儿。

“宝贝,你没有事吧,我刚才听到你在叫我。你知道我我快吓死了。”田心蕊胡乱的说着。她仔细的看了看沈弯弯,好像没什么不一样。

“妈妈,我只是做了噩梦而已,你不要大惊小怪的。”沈弯弯急忙安慰自己的母亲。

“你做了什么噩梦。告诉妈妈。”田心蕊关心的问。

“我一醒过来,好像什么都忘记了一样。我好像是梦到了我爸爸。”沈弯弯不好意思的说。她不知道为什么梦到爸爸会成为噩梦。爸爸明明就是最爱自己的。只是现在自己一想起他,心里紧张,好像发生了不好的事情一样。

田心蕊听到了以后,心里很难过。看来女儿虽然忘记了许多事情,但是潜意识里,她还是记在心里的。只是自己丈夫的死给她的打击太大了,所以她才会不停的做噩梦,看来应该要找一个医生给他看看了。

住在楼上的田服清 听到了楼下的声音,他披上了衣服朝着楼下走去。旁边的李月霞也醒了,心里狠狠的骂着那一对母女,连睡觉都不能让人安生,要不是自己的老公不让,她早就把他们两个给赶出去了。

看到田服清往楼下走,她心里特别的窝火,三更半夜的,打扰了自己的好梦。现在自己怎么也睡不着了。索性也去看看好了顺便提醒那对母女,不要太嚣张了。李月霞跟着丈夫悄悄的走了下去。

“你回去睡吧,我去看看就行了。”田服清看见妻子也跟了过来,不放心的说。

李月霞心里哼了一声,他真的以为自己是关心那对母女吗。她恨不得两个人立刻滚蛋,奈何自己的影响力不够,才会忍气吞声的。

毕竟自己也是因为丈夫的原因,才有这今天的锦衣玉食。一旦惹得他不高兴了,倒霉和滚蛋的那个人可能是自己才对,她可没有那么傻告诉田服清自己的真实想法。

“没事,我去看看,万一他们两个有了什么事情,我也好帮个忙。我们走吧,别吵醒了孩子们。”李月霞假装温柔的说。

田服清点了点头,他只当是妻子善解人意,自己工作繁忙不停的出差,幸亏自己又妻子这个贤内助。姐姐他们也住的安心。所以他根本不知道李月霞的真实想法。他本来不爱这个女人,奈何自己管不出自己的下半身,让李月霞怀了孕,这才把她给娶进来了。他不喜欢待在家里,也是因为不想一直看着李月霞。

两个人在一起,除了家里的事情,根本就没有什么好谈的。这让田服清心理十分的懊恼。可是他也不敢和李月霞提起离婚的事情,毕竟是自己理亏,而且她还给自己生了一对天真可爱的孩子。日子就这么过了下去。

当初姐姐一家出事的时候,他第一时间就想到了,让她们母女两个住进来。一来她们是自己的亲人,尤其是沈弯弯,自己可是看着她从一个小婴儿边成了一个亭亭玉立的大姑娘。心里一直把她当成是自己的亲生女儿看待。

另一方面,她们住进来以后,自己也不用整天的跟李月霞在一起了,这么多人生活在一起,让他不那么讨厌家了。当然她从来没有告诉过任何的一个人,她知道自己的懦弱,可是又能怎么样呢。他把生活的中心转到了孩子们身上。

这一点,李月霞是满意的。毕竟是自己的孩子,看到丈夫这么疼爱她们,她也就不计较沈弯弯母女的事情了。她很清楚田服清的心理没有她,可是她还是不死心的努力着,希望他有一天发现自己才是那个最合适的人。

只是这么多年过去了,她们两个人依然是老样子。看来沈弯弯母女对田服清的影响并没有那么大。她想要反抗了。

两个人一前一后的来到了沈弯弯的卧室里,看到她们母女两个坐在一起互相的依靠着。

“你们没事吧,我刚才好像听到了声音,就下来看看你们。你们没事就好了。”田服清放心的松了一口气。刚才他以为有人闯了过来。

“大姐,出了什么事情。我也听到刚才好像是有人在叫妈妈。”李月霞认真的说。

这让沈弯弯更不好意思了,自己的一个噩梦让这么多人烦恼。

“没事,我只是做了一个梦。可能在梦里被吓到了。没有什么。”沈弯弯小声的说。

“那就好,你好好的休息,不要熬夜画图了。这些白天也是可以做的,你这么熬夜你妈妈会担心的,对自己的身体也不好。”田服清关心的说。

田服清看了看田心蕊的脸色,好像不太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好像没有沈弯弯说的那么简单,他也不好现在在她们的面前问,还是找机会好了。

“你们去睡吧,我陪着她就可以了,让你们担心了。”田心蕊有些抱歉。

“这是什么话,你是我们的姐姐,没有什么抱歉的。对吧老公。”李月霞真诚的说。她极力的掩饰着自己心中的厌恶,千万不能让田服清看出来。不过她并不害怕田心蕊看出来。毕竟她是一个女人,感觉敏锐的多。一开始她就不同意她和田服清的婚事。但是当时自己怀的是双胞胎,她向着田服清哭诉,终于一切都好了起来。

田心蕊看了看李月霞,她知道他是在自己的弟弟面前假装好人,自己也不好说破了。不管怎么说她都是那个和弟弟同床共枕的人,她们之间还有两个孩子,而自己只是寄人篱下。万一自己的弟弟一个不高兴,因为枕头风就把他们母女赶了出去,这可不是她想要的结果。

不过她也并不害怕这个女人,她一早就看了出来,自己的弟弟并不爱这个女人,他只爱自己的两个孩子。如果不是这两个孩子,她不知道李月霞还能够在这个家里呆多久。李月霞虽然连高中都没有毕业,但是她可一点都不笨。自己还是放聪明点,不点破好了,毕竟在这世上有谁是真正自由的。

如果不是因为女儿,她也不会一直的忍着。可能早就和丈夫一起去了另一个世界。可是她是一个母亲,自己的女儿受了创伤,照顾好她是自己的责任。

“弟妹真是个热心肠,我们一直住在这里给你们添了不少的麻烦,现在让你们连觉都睡不好。我这个做妈妈的心理过意不去。”田心蕊苦笑着说。这句话是她的真心话,她现在特别的希望自己的女儿能够找到一个好的归宿,这也也好给她的爸爸交代了。

“姐姐,你在说什么。这个家是我的也是你的,你们就应该待在这里。你不要总是说这样的话,你知道这会让你的弟弟生气的。他可是把你的女儿当成是自己的亲生的女儿,我也是一样的。”李月霞说。

“月霞说的没有错,你看我又没有女儿,弯弯一直以来我都是把她当成是我的亲生女儿来看待的。你也是知道的。我是你的弟弟照顾你们是我应该要做的,如果我连这个都做不到,我还有什么脸面去见我们的爸妈。”田服清有些气愤的说。他不知道自己的姐姐为什么总是这个样子。

自己明明是一片好心,她为什么总是看不到。经常的说这些客气话,让他觉得自己好像有什么地方做的不对一样。

(快捷键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