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控 > 现代言情 > 妙手回春:我的绝色老板娘

第一章 乡下来的土郎中

更新时间:2018-01-20 本章字数:3271

新年刚过,节日的气氛还未消退,各地便是早早掀起了第二波春运高峰。

拥挤的人流让这趟开往江淮的列车显得有几分不堪重负,硬座上一个眉目清秀的少年,正低头专心致志的看着手里的伤寒论。

哒哒哒!

随着那一阵略显急促的脚步声响起,一阵淡淡的幽香袭了过来,鼻头微微动了动,方正合上手里的伤寒论,抬眼便是看到了一个正费力托举着行李箱的少女。

少女一身休闲的穿着,有些紧身的衬衣将少女妙曼的身段勾勒的淋漓尽致,露出的半张脸也是嫩如茭白。

出门在外与人方便自己方便,这和对方长得漂不漂亮没有半毛钱关系。

心里这样想着方正便站起身来伸手轻轻的一托,毫不费力便将那行李箱放到了架子上。

突然感觉手上一轻,秋伊人回眸一看,就见对坐一个眉目清秀的少年正拍了拍手重新坐了下去。

“谢谢!”

“不用客气!”

随口答了一句之后方正便是再次低头细细品味起手里的伤寒论,这让对坐的秋伊人微微有些吃味,自己好歹也是个美女,这家伙倒好压根就没有要继续跟自己套近乎的迹象。

难道面前一个国色天香的美女还比不上一本破书?

秋伊人再次打量起了对坐这个眉目清秀的少年,当她的目光落到方正手里那本伤寒论上的时候,美眸里闪过了一丝诧异。

“我叫秋伊人,是江淮医科大学的新生,你也是学医的?”

“我叫方正,我爷爷是村里的郎中,从小我就跟爷爷给村里的人看病,有时候村里的牛啊猪啊病了也是我给看的!”

“你还懂兽医啊?”

秋伊人有些吃惊的看着方正,方正有些腼腆的点了点头,倒不是他懂兽医,只是他老家的村子实在太偏僻了,所以在医人之余也就顺带做起了兽医。

一来是旅途无聊,而来两人都是学医的,秋伊人也就和方正聊了起来,有人陪聊方正也乐在其中,在他眼里至少秋伊人要比村里的二丫好看多了。

要是没有之后那个叫薛亮的牛皮糖出现,方正会觉得这次的旅途是最愉快,那个叫薛亮的家伙打着也是江淮医科大学生的名头和秋伊人套近乎。

套近乎也就算了,偏偏还要那自己当绿叶,这就让方正不爽了。

过道里一个小男孩追着一个气球玩的不亦乐乎,整个车厢里最先注意到那小男孩大概就是方正了。

中医讲究望闻问切,方正从第一眼看到那小男孩,就看出来这小孩八成是患了某种疾病,而且已经到了快要发病的时间。

果不其然就在几分钟之后,原本还在过道里蹦蹦跳跳的小男孩突然一头栽倒在了地上,口吐白沫四肢抽搐了起来。

遭遇突发情况,整个车厢都乱了,有人嚷嚷着去叫乘警,有人则四处询问有没有医生,小男孩的父母也早就哭成了泪人。

秋伊人是个心善的姑娘,眼见这么小的孩子突发疾病,眉宇间也是噙满了焦急,一旁搭话失败的薛亮见秋伊人如此焦急。

立马就觉得这是自己在佳人面前显摆的良机,于是乎薛亮当仁不让的站了出来,高声说大家别慌,我是学医的!

事态的发展跟薛亮预测的一模一样,所有人的注意力全都集中在了他的身上,甚至于就连一直对他冷言冷语的秋伊人也是小声的哀求他一定要救救这个孩子。

然而正当薛亮准备大展拳脚,给小男孩扎针的时候,那个他最看不上的乡下土郎中方正却突然跳出来搅局了。

“你这娃子要闹啥子嘛?我小娃都要不行了!”

小孩父母的哭声也给方正招来了其他乘客的谴责。

“小兄弟我知道你也懂点医,也理解你想在秋同学面前表现一番,可这救人如救火可开不得玩笑啊!”

薛亮一番大义凛然的说辞可谓是滴水不漏,三两句话就把方正给定位成了色欲熏心的放荡子弟。

面对众人的指责方正的神情始终平静无波,一旁的秋伊人也是有些恨铁不成钢的瞪了他一眼,伸手轻轻地拽了方正的衣袖一下,低声说了一句。

“你别添乱了,救人如救火!”

虽然不喜薛亮的虚伪,可在大是大非的立场上秋伊人却不会感情用事,在她看来薛亮虽然是不折不扣的伪君子,可也是江淮医科大学四年级的学生,要知道江淮医科大学在全国的医学院里也能排进三甲。

而反观方正虽然性格随和,可说到底却只是一个乡下的土郎中。

对于秋伊人的劝说,方正就跟没听到一样,只是很平静的看着那小男孩的父母。

“这孩子不是癫痫,这一针下去不仅救不了人反而是把孩子往火坑里推!”

如果说方正前一句话只是让惹来了众人的指责,那么他这句话惹来的就是众人的嘲笑了!

“娃子我看你也是村里来的,咋那么多心眼,我这孩子去了好多家医院都说是癫痫,这次俺们就是带着他去江淮癫痫医院的!”

这一下子就连一直在旁默默流泪的孩子父亲也忍不住了,有些恼怒的瞪着这个接二连三大放厥词的年轻人。

此刻薛亮更是肆无忌惮的笑了起来,回头看着方正,依旧是满口的仁义道德。

“行了兄弟你就别添乱了,这孩子的父母都说了这孩子就是癫痫,随便找个懂医的人来也能一眼看出来这孩子是癫痫!”

“别管他了,医生你还是赶快给孩子扎针吧!”

眼看着地上的小男孩抽搐的更加厉害,周围眼尖的乘客也急忙开口催促了起来。

薛亮点了点头,伸手解开了小男孩的衣服,再次屏气凝神就准备扎针,一旁的方正此刻脸上终于泛起了一丝焦急的神情。

他是一个医生,医生的职责就是救人,让他眼睁睁的看着一个无辜的小孩就这样葬送在庸医的手里,方正是无论如何也做不到的。

时间在急速的流逝,眼看着薛亮那一针就要刺入小男孩的身体里,方正眼珠一转,张嘴便大喊了一声。

突如其来的大喊再次打乱了车厢里凝重的气氛,在众人还未回过神来的时候,方正一个闪身直接推开了蹲在小男孩身旁的薛亮。

突然被推了个踉跄的薛亮,从地上爬起来之后,一张原本还算俊朗的脸也是彻底阴沉扭曲了起来。

“你个躲在乡下医牛医马的土郎中不要太过分了,耽误了救人我看你担得起责任?”

“这孩子生下来就不会哭,从小饭量就特别大,力气比同龄的孩子大,每个月初一十五都会犯病!”

方正并未去理会旁人的指责,更没在意暴跳如雷的薛亮,只是面色平静的对小男孩的父母说着。

“你…你怎么知道我娃子的情况的?”

听着小男孩父亲那全是颤音的语气,此刻就算是傻子也看得出来,只怕眼前这个众人一直以为是蓄意捣乱的年轻人真有几把刷子。

“还是先救人吧!”

救人如救火方正也不敢耽搁,并未和那小男孩的父亲做过多的解释,快步走到那小男孩的身旁,蹲下身把小男孩翻了过来。

眼看着那属于自己的光环就要落到那个土包子身上,薛亮如何忍受得了。

“大叔大婶,这小子就是个乡下的土郎中,你们别听他胡说…”

“小伙子你是个好人,俺们谢谢你,可是这小兄弟说的病症全都对了,俺们想让他试试看!”

那小男孩的父亲朝薛亮鞠了个躬,拦住了正准备阻拦方正的薛亮,当事人都发话了,薛亮一时之间也是愣在那里有些不知所措了!

“叔叔婶子你们按住他的胳膊!”

按照方正的指示,小男孩的父母伸手死死的按住了孩子的胳膊,此时此刻车厢里所有人的视线全都汇集到了方正的身上。

那种万众瞩目的感觉并未让方正有丝毫的分神,他深吸了一口气,从随身那个帆布包里取出了针盒,打开针盒取出了一根银针,屏气凝神猛地一针刺入了小男孩颈椎后的气海穴。

随着那一针下去,小男孩抽搐的身体突然绷紧了起来,跟着又开始剧烈的抽搐了起来,一双胳膊拼命的挥舞着,好几次差点挣脱父母的束缚。

“抓紧了!”

又叮嘱了一句,方正开始轻轻捻动起了银针,插入小男孩气海穴的银针开始剧烈的颤动了起来,随着那银针颤动的幅度,小男孩挣扎的也是愈发厉害了起来。

直到小男孩的父母累的满头大汗,方正的额头上也布满了汗珠之后,一直挣扎的小男孩这才算是安分了下来,原本绷紧的四肢就像泄了气的皮球一样软了下来。

又过了几秒钟小男孩缓缓睁开了眼睛,黑溜溜的大眼睛左右转了转,开口喊了一声娘。

小孩的母亲先是一愣,回过神来急忙应了一声,一把紧紧地将孩子搂在了怀里,再也没忍住抽泣了起来,小男孩的父亲则是快步走到了方正跟前,双眼一红腿一弯就要给方正下跪。

方正眼疾手快一把扶住了小男孩的父亲。

“叔叔你别这样,救人是我的指责,这孩子的病拖的时间太久了,病因也很复杂,一时半会根治不了,要是你们信得过我,就到江淮的回春堂找我!”

小男孩的父亲一连给方正鞠了好几个躬,周围那些乘客也纷纷开口称赞着,仿佛刚刚他们一起针对方正的事情压根没发生过一样。

“擦擦汗吧!”

秋伊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凑到了方正身旁,俏脸微红的伸手给方正递了一张纸巾。

看着被众人包围万众瞩目的方正,薛亮一张脸阴沉的都能滴出水来,盯着方正的眼眸里仿佛随时能喷出火,将这个抢了他风头的土包子给烧成齑粉。

(快捷键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