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控 > 现代都市 > 祭嫁凶魂

第一章 不请自来的人

更新时间:2017-12-17 本章字数:3311

半夜十二点的街头,已经不见行人,一阵狂风忽然卷地而起,地上刚烧过不久的冥纸灰,随风而起,飘荡在空中,看似像下雪,但是这个雪是黑灰的。

陈雪瑶正伸着头外门外看去,刚好看见了这一幕,一边叹息,一边摇头的自言自语道:“这种日子谁还会出来闲逛,今天的生意恐怕是做不成了,还是早点关门睡觉得了。”

说摆,把门轻轻地带上,准备回房洗澡睡觉了。

“咚咚咚!”

刚转身,背后就传来一阵急促的敲门声。

陈雪瑶不耐烦心里暗叫,“谁呀,烦死了。这种日子还出来闹腾。”并不想理会门外之人,继续往前走去。

刚走了几步,传来的却是一阵砸门声,砸门的人可见相当急迫,嘶哑喊道:“快点开门呀,救命呀。快点开门呀,拜托了!”

陈雪瑶顿时气上心头,谁那么没家教,半夜十二点还想搞恶作剧。转身对着门口喊了一句:“没事就回家洗洗睡了,你妈还等着你回去吃饭呢!”

门外却急忙的回道:“不是的,不是的,我真的是遇到麻烦了。听说这里有位得到真人梅婆婆,特意赶过来求真人救命了。”

陈雪瑶眉头紧锁,心想,是来找外婆的。但是外婆已经出门半个多月了,什么时候回来却不知道,换句话说就是了无音讯。

“我外婆不在家,你改天再来吧。”陈雪瑶想了想,还是别趟这趟浑水了,外婆又不在家,万一出了什么问题她有没有办法解决。

门外之人听到回答,一脸愁容的低声呢喃着,“真人不在,真人不在,这会我死定了,死定了!”

感觉门外之人的声音已经到了歇斯底里了,几乎就要陷入疯狂了。

陈雪瑶此时心里有隐隐的不安,不会出什么事吧?

连忙打开了门。

门外蹲着一个衣衫不整的,双手抱住头的男子,看打扮听声音是个男性。

“喂,你没事吧?”陈雪瑶警惕的问道。

男子听声,抬起头,看向陈雪瑶。男子一脸愁容,额头发黑,很重的黑眼圈,头发乱糟糟的,一种沧桑的感觉。

“救救我吧,救救我吧,求求你,我真的不想死。”男子突然跪在陈雪瑶身前,边说边磕头。

陈雪瑶一时间被吓住了,这样的场面还是第一次见。忙伸手去拉男子,想把他拉起来。虽然男子看似孱弱,但是身体确实异常的沉重。

“有话好好说,你别这样,我受不起。你快进来吧。”

男子双手撑地,很吃力的站了起来,走了进去。

陈雪瑶示意他坐在对面的座位上,“说说吧,你找我外婆,所为何事?”

男子深深的叹了一口气,其中缘由娓娓道来。

原来男子名叫何宇是个凤凰男,从小刻苦读书,终于考上心中的大学。大学四年里,又遇见心中的挚爱也就是现在的妻子张萌,两人硕士毕业之后,都进入大公司,进过几年的摸打爬滚,终于各自有各自的成就。

但是,婚后多年,两个一直都没有要孩子。双方的家长,尤其是何宇的母亲,一直叨念着,一定要生个儿子继承家里的香火。

几年下来,婆媳之间就慢慢出现的间隙,而何宇对母亲十分的尊敬,一直夹在母亲与妻子之间,慢慢的也喘不过气来。夫妻间的感情也慢慢的有了隔阂,双方的压力越来越大。但是何宇心里还是觉得有个孩子就能解决所有的问题,也一直劝妻子,不如生个孩子,让双方老人都能带孙为乐,那样就不会影响夫妻的感情。

可是,张萌却死活不同意,说她现在正在争取副总经理的位子,不能在这两年里有孩子,不然她的事业就完了。

夫妻俩也就这样更加的冷淡了,加上母亲的唠叨,何宇真的觉得在那个家里快呼吸不了了。

有次,公司出差是泰国。何宇出差的前天晚上跟妻子大吵了一架,白天昨晚工作

心情本来就很差,加上晚上聚会去了酒吧。泰国芭提雅本来就是开放之都,那天晚上就发生了不该发生的事。何宇十分的后悔,一直瞒着不敢告诉张萌。

回到A市之后,以为这件事会归于平淡。

却没有料到,三个月之后的一天,那女人袁亚居然找个过来,跟他说怀了他的孩子,已经三个月了。

何宇没想到这种狗血的剧情,居然也会发生在他身上。

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纸是包不住火的,还是被张萌发现了。

张萌跟何宇大吵了一架,张萌伤心欲绝,没想到自己的老公居然背着自己找小三,现在还有六个月的生孕。可是,张萌依旧还是爱着何宇,并不想离婚。就私下,找到小三住的小区,大战一触即发。

何宇得知消息,马上赶了过去,但是还是迟了一步,张萌和袁亚在争吵中,措手杀死了袁亚。因为何宇不能经常跟袁亚待在一起,害怕袁亚怀孕发生意外,家里装了摄像头,记录了一切。张萌被判过失杀人,服刑五年。

大家都以为一切都这样过去了,可是半年后张萌居然在狱中自杀了。所有诡异的事情,就是从那天开始出现的。

何宇半夜里,总是能听见有人在他耳边唱歌,那个声音跟袁亚的一模一样。一直持续了三个月,何宇请了多少高人过去处理,但是就是没人能解决。他的精神意识也一复一日的被摧毁,整个人也接近疯狂。

工作没有了,朋友远离了他,连家人都觉得他是不是得了精神病,大家看他的眼神也越来越怪异。

说道这里,何宇的瞳孔突然放大,一脸惊恐的打量四周。嘴里叨叨的说着,“她…来了,她…来了,她…又跟过来了!”

陈雪瑶见状,眉头微皱,“你说谁来了?何先生你没事吧?”

“你没听见吗?”何宇低声反问道,“她在唱歌,你没听到吗?在右边,不…在左边,不…是右边,也不对……”

何宇的表情已经跟死灰一般,一点血色都没有,瞳孔放大,布满了红血丝,整个人接近疯狂。

陈雪瑶想说些什么,但是何宇却突然的笑了起来,“哈哈哈…我来找你,我这就来找你。你别走,你别走呀,萌萌。”

萌萌!怎么又会是萌萌?陈雪瑶此刻的心情,十分的复杂。面前的何宇像一个疯子一样一会惊恐,一会傻笑。而她自己像个看戏的人,但她自己完全看不懂这出戏。

陈雪瑶觉得不能这样呆呆的看着,从抽屉里面拿出一张黄纸做的纸符,一个白瓷碗,倒入一点白酒,拿出打火机点燃纸符,让纸符的灰烬掉落在白瓷碗里。接着,拿起那碗白酒,捏着何宇的下颚灌了下去。

何宇被酒的烈度呛到了,用手摸着脖子,猛了咳几声,整个人清醒了过来。

陈雪瑶叹了一口气,还是外婆的方法有效。

“何先生,你清醒了吗?你刚才陷入了梦魇里,整个人又哭又笑,差点把我给吓死了。”

“不好意思,刚才我听见了萌萌跟袁亚的声音,她们在唱‘你快回来…你快回来…你的爱我一人承受不来…’她们一起重复着这几句,接着我感觉我整个人都被架空了,灵魂在飘荡,飘到以前生活的场景里,曾经那么幸福,曾经那么美满,但是以后就进入袁亚死的那一刻,整个人心揪得很。”何宇满眼通红,眼带泪花,整个人就斜斜地倚靠在椅子上。

“如果不是我,这些都不会发生,都是因为我,因为我!为什么起的不是我?”何宇下一秒却嘤嘤的哭了起来。

“现在哭有什么用,要想办法解决呀。她们俩个跟着你,不,应该说缠着你,肯定是想你能帮她们解脱,让她们不用做孤魂野鬼,受人间游离之苦!”陈雪瑶双手环抱在胸前,淡然的看着对面的何宇,没想到一个大男人会在她面前哭。

“那…那要怎么做?”何宇想抓住最后的救命稻草,不自觉的把双手撑在桌面,身子前倾,望向陈雪瑶,声音略带着些激动。

“你先回答我第一个问题,你为什么来找我外婆?”陈雪瑶找回了主动权,要把心中疑虑释然了,才能看看怎么帮助何宇。

“一个叫毛不易的道士,让我在‘鬼节’这天过来找梅婆婆,说找到了我还有一线生机。所以连夜赶了过来,但是这个地址在手机地图又找不到,直到刚才那会才找到。因为道士说,梅婆婆家门前有座大大的石狮子,石狮子的不是趴着而是两只前爪凌空,像狮子捕猎时跳跃的动作。所以我就认定,应该是这家,才奋力敲门的。”何宇娓娓道来。

毛不易?道士?他跟我外婆有交集?怎么从来没有听外婆提起过?

“好,第二个问题,你跟你妻子,还有那位,确定你们三者之间没有仇怨?”陈雪瑶又问道。

何宇摇了摇头,“没有。”

“好,第三个问题,你觉得我能帮你做什么?或者说,你想怎么办?杀鬼、请鬼还是赶鬼?”陈雪瑶再次问道。

何宇面对这个问题突然沉默了一会,才说道:“我可以看看她们吗?”

陈雪瑶听到这个回答,脸上立马堆满了笑容,“当然可以,只是这个价钱嘛……有点贵。”

“多少钱我都愿意给”何宇马上从裤兜里拿出了一张银行卡放在陈雪瑶桌前,“这是我这些钱的存款一千万,你想要多少都行!”

听到一千万,陈雪瑶的眼神早已放光,原本心里还有些顾虑,但是看在钱的面子上,其他的都是浮云。

“咳咳,这个嘛,我当然不会趁火打劫,一个鬼一百万。你觉得怎么样?”陈雪瑶边说边伸着手指做出“一”的样子。

何宇点点头。

陈雪瑶让何宇给她半个小时准备时间,做法事请鬼,还是要准备一番的。

(快捷键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