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控 > 现代都市 > 超品精英

第1章 特别的能力

更新时间:2017-12-15 本章字数:4150

东堂市,目前国内顶级的娱乐时尚城市,这里坐落着各个大小型企业,是商业战场中必须争夺的一地。

兰温公司,东堂市中一个中等规模的上市企业,主要以销售护肤品、日常生活用品为主,目前企业的总经理是一名年轻的女人。

而在兰温公司中,一名年轻男子正坐在办公室角落写着文案,阳光透过窗户玻璃打落在男子的身上,他叫作裴山,有着一双英俊的面孔,身姿挺拔如竹,一双剑眉,面如冠玉,目前是这所公司小小的文员。

“裴山,你出来帮我一下。”忽然一道娇声传来,坐在办公桌上写着文案的裴山立刻看过去,发现原来是琉云在喊自己。

琉云是兰温公司的老员工,虽然说是老员工,但年龄却不大,生得美丽动人,风姿绰约,一袭深蓝色的曳地长裙将她曼妙玲珑的身材展现的玲珑有致。

裴山看向琉云问道,“不知道琉云姐你有什么事情要我帮忙的吗?”

“楼下面运输了许多办工用品,你可以帮我搬一下吗?”

“当然没有问题。”

在兰温公司中,女人是占有大多数的,裴山作为为数不多的男人之一,自然承担着所有的体力工作。

裴山跟着琉云走出宽阔的办公室来到电梯中,这时候刚好看到兰温、小梅子两人女孩搭着楼道电梯上来,当裴山看到两人的时候连忙打了一个招呼:“兰温好,小梅子好。”

兰温是公司的总经理,身材高挑,外貌美丽,性格精明,如今只看见她微皱着眉头,冷声道:“现在不是没有下班吗?难道又想跑出去玩了。”

裴山在兰温公司上班的时候总是偷偷的跑出去玩,这给总经理兰温留下一个极差的印象,因此当裴山听她这么说后连连解释:“才不是呢,我是帮琉云姐下去搬办公用品而已。”

“是这样吗?”兰温朝琉云看去,像是要征询裴山到底有没有欺骗自己。

“是这样的,毕竟我们公司除了安保部分外清一色的都是女生,这也是没有办法。”

当听得琉云也那么说的时候,裴山立刻举起了拳头大喊无辜:“你看是吧,兰温,我可没有做错了!”

在一边驻足许久的女子小梅子忽然大笑:“也怨不得兰温这么想你好吗?也不看看你是什么身份。”

“我是什么身份?不就是兰温前世的情人吗!”裴山不由一怒说道。

这个名字叫小梅子的是兰温的朋友,穿着浅蓝色的牛仔热裤,年轻活泼,身上总是洋溢着青春与阳光的气质,她生得美丽,有这一头柔顺的黑长发,据传她是江湖神算子的徒弟,有着高强的功法和洞悉未来的力量,根据她掐指一算即算出了裴山及兰温未来的身份。

当兰温得知裴山是自己前世的情人,并且做出许多伤害过自己的事情时,她既感觉尴尬又感觉痛心,裴山对于兰温而言是一个小弟弟,但好感却还是有的,因为小梅子这话,兰温渐渐的有些躲避着裴山。

裴山原本也不相信小梅子这个女孩,甚至觉得她就是为了从兰温身上捞钱,但后来通过许多事情验证的确证明了她具有神算的力量。

例如她成功预测公司股票上涨或者下跌,顾客什么时候来公司到访,甚至可以预先知道兰温本人什么时候来“女人那些事情”,因此裴山不得不佩服这个女人的厉害。

只不过裴山就不明白,为什么小梅子这个女孩老是喜欢提起关于裴山、兰温两人前世的事情呢?于是争辩道:“小梅子,前世的我可不是现在的我,不要老是拿以前的事情攻击我好吗?”

“哼,这个谁知道了……反正你以前就是一个负心汉,明明就是和兰温在一起,结果却是一脚踏两船,和另外一个狐狸精在一起了。”

“我的天……都说了前世是前世,又不是现在的我,你又怎么知道我现在还花心呢。”

“所谓本性难移,反正我就觉得你没好事。”说着时,小梅子拉着兰温的手蹦蹦跳跳地向办公室内奔跑:“走吧,兰温,可不要给这种坏人给破坏了心情。”

于是在小梅子的怂恿下,最后兰温和她接连消失在裴山的视野中,只剩下他与琉云两个人面面相觑地站在原地。

另外一边,在东堂市国际商务大厦的第三十三层楼,办公市中坐着两个穿着西装革履的男人,这两个男人一个叫权少,一个叫宏少,在商业和地下势力中可都是闻名的人物。

权少是一名身材高高瘦瘦,头发微长的男子,只看见他露出一抹玩味的笑容说道:“听说兰温公司目前陷入了一些麻烦事情对吧?”

“好象就是那样。”那名叫宏少的人也得意的笑了起来,对于兰温公司的总经理兰温,他可一直都痛恨的很,这个女人好几次抢了自己的订单,毁了自己财路,这一直让他不爽。

同样的,对于权少来说,兰温也是一个麻烦的女人,与宏少不一样的是,权少在酒吧曾经看上兰温并要求她陪酒,哪知道这个女人居然不干!而且还甩了自己几记耳光,后来权少本想动手狠狠教训这个女人,哪知道兰温身边却有一个魁梧男子帮忙,并将权少带来的一班手下全部打倒。

后来权少才得知那名魁梧男子名字叫裴山,虽然看起来样子平凡,但力量却强的很,所以这一次权少和宏少才聚在一起商量怎么样对付兰温。

在这两个眼里,兰温就像是握在手中的蚂蚁,手掌轻轻用力就可以把兰温捏死!

“宏少,今晚时分,你借十名手下给我,我带人冲上兰温公司将他们公司里面的东西全都砸坏!”

对于权少这个意见,宏少自然开心地赞同,一拍手掌连连说道:“行,就这样决定!”

同一时间裴山协助琉云将公司楼下的办公用品全都搬上来后,整个人疲惫不堪,半个身子趴在墙上喘气休息着。

这时一道倩影忽然出现在裴山面前,并且递了一杯清水给他:“辛苦你了,是不是很累。”

说话的人名字叫白美,穿着雪白轻纱连衣裙,眉目如画,气质如仙,纵然是古代四大美女与她相比也只怕会逊色半分。

“白美,谢谢你。”裴山道了一声谢后便接过水喝下,冰凉的水顺着咽喉进入体内,裴山感觉自己如同原地复活,精神满满。

“裴山哥哥,你在公司里面可还适应吗?”

“当然适应,有什么不适应的,反而是我问你,你在这里有没有什么不适应的?”

“我很好啊,毕竟我在人类的世界也生活了不短时间。”琉云露出一个清美的笑容,要知道白美本体并不是人类,也是一只有着修炼千年的兔子精,这一次化身为人,是想过着普通人平凡的生活。

这个世界本就是光怪陆离,就如裴山也不是一个平凡人,他身上具有一套名为道德修炼系统的东西,通过做好事可以积攒道德值,而足够的道德值就可以兑换强大的力量或者是金钱,裴山正是凭借着这东西才能活得如此逍遥自在。

小梅子则是一个可以前知过去,后知未来的道家弟子,她的师傅是一个早已在世界成名的神算子,总得来说,目前兰温公司中的职工主要是以这几个人为主,可惜这些人多数都不是正常人。

在裴山与白美相谈的时候,公司门外忽然传来保安的呼喊声:“救命啊……”

紧接着就听到了许多繁杂混乱的声音,其中更听见兰温的惨叫。裴山、白美两人在办公室内部,但也听得出外面是发生打斗,当下立刻奔了出去。

混乱中,近二十个男子拿着刀棍带头前来兰温公司,为头的正是权少!裴山认得出这个男子,之前他曾经在酒吧恨恨教训权少,没有想到这一次他还过来捣乱。

一边的兰温看到裴山出现,立刻叫道:“裴山,快帮我。”兰温一只手被权少给抓住,看样子是逃脱不了。

裴山清澈双眸闪烁着光芒,他平生最不允许其他人对女人动手,而权少显然是犯了他的大忌。裴山暗中运转着体内的道德系统,利用道德值兑换力量使得身体成功激发,只看见他化作一道闪电,拳头交加,接连伸出,不一会儿居然将权少在内二十名男子全部打倒!

裴山强悍的力量使得在场所有人镇静,而被打趴在地的权少最后只能狼狈的逃走。

在那事件过去后的一个星期,兰温公司迎来了一场灾难,那就是客户量越来越少,传说是权少在东堂市放话不许别人和兰温做交易,他想将兰温公司给弄跨。

坏事不仅仅只有一件,适时的是兰温的老公严严带着一个中年妇女前来公司闹事,听说是要离婚。

裴山听说连忙前去兰温的办公室看望她,只发现兰温正坐在一个小孩子旁边,那个孩子长得可爱机灵,穿着粉红色的公主裙,她是兰温与前夫严严的孩子。

裴山悄悄走入办公室问道:“你还好吗?”

“我当然还好,只是公司最近发生的事情有点多,我接受不来……”说到后面时,兰温声音慢慢变得弱了下来,看起来她是十分沮丧。

“没事的,接下来一切都会变好的。”

“能怎么变好,那个男人已经来到我公司了,估计还在外面闹着。”说着时,兰温整理了身上穿着的整洁正装,随后轻轻地在小雪的额头上吻了一口:“小雪乖,妈妈需要出去一下,等下再来陪你。”

“好。”小女孩像是什么都不知道,乖乖的点头答应,而事实上裴山知道兰温是要去见自己的前夫。

就在这时候,小梅子忽然从门外闯了进来:“兰温,我陪你去见你前夫!你一个人去的话,我怕你可会被人欺负!”

“这怎么可以……”

“哈哈,到时候你给我算回报酬就好了。”小梅子的身份除了是兰温的朋友外,也是一名雇佣者,虽然她是一个小财迷,但兰温却非常喜欢她,于是两个女人就前去面见严严及那个女人。

严严长着国字脸,粗眉大眼,穿着一身蓝色的衬衣,而另外一个挽着他手臂的男人就是他现任妻子,那是一个脸色蜡黄,头发卷长的中年妇女,当兰温与小梅子刚出现时,那个女人直接将离婚协议拍在桌上,道:“关于你和严严财产分割的问题还没有达成协议了,我需要新增加一条。”

兰温不想和那个男人有什么瓜葛,一般不过分的条件也都答应了,而离婚协议之前也签过,没有想到对方要求又签多一次,裴山粗略看了一下,发现离婚协议中增加了一条,心中不由感到愤怒:“为什么离婚协议会增加了一条?你知道这条对我和小雪影响有多大吗?”

“这我不管。”

“你抢走了我的男人,如今我公司正面临困难,在这时候你又来闹,难道你就没有良心吗!”兰温说着的时候,一双娇嫩的手紧紧抓住中年妇女的胳膊。

一想到新的离婚协议上的离婚条款,她整个人的情绪就很不受控制,这样的一种感觉,就像是中年妇女不但抢走她的男人,结果还在她面前耀武扬威一样的感觉,进而激发了兰温体内所潜藏的疯狂的一面。

“是我都是我不好你能不能先放开我我感觉到呼吸很困难。”中年妇女感觉到自己快要无法呼吸了,在忏悔的同时,也向兰温提出这么一个请求。

“好吧。”兰温目光死死的定在中年妇女的脸上好一阵子,这才最终同意了她的要求。毕竟,兰温的本意很简单,那就是要发泄心中压抑的怨气,顺便给中年妇女一个刻骨铭心的教训。既然现在这两点都已经达到目的了,她也不能够真的太过于得寸进尺,以免将这件事情越闹越大,进而最后事情无法收拾,那样可就太得不偿失了。因为,目前的情况,不论是兰温本人,还是她的公司,两者都在经历着前所未有的压力与困境,可以算是四面楚歌,一个不慎,不论是公司还是兰温本人,都将陷入一个万劫不复的境地。在这样的一个特殊时刻,饶是兰温的为人与个性,她也不愿意再做出过多的节外生枝的事情来。

(快捷键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