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控 > 现代都市 > 一地伤骸

第一章 开学

更新时间:2017-07-09 本章字数:3010

8月31号凌晨4点左右,火车站广场上格外的热闹,熙熙攘攘的人群,提着大大小小的行李包来来回回地走动。林栖的父亲扛着被褥,瘦弱的林栖掕着手提袋在人群中艰难的挤着往出站口走去。

林栖的父亲林青云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中年农民,常年风吹日晒的体力劳动使得他看起来更显得衰老了,女儿能考上大学,他们全家都十分的高兴,尤其是林栖的父亲,总算女儿圆了他没有上大学的遗憾。

走出出站口,他们就到有校车接待的地方等着上车。排队上车的队伍很长,又都提着行李,所以前进的速度非常的缓慢,林青云父女在广场上随便找了个还算空的地方坐下来,随便吃了点从家来时带的饼干和苹果充饥。

直到早上9点多,林青云父女才上了车找到座位,坐在位子上的林栖长舒了一口气,这熬夜坐的火车,使她疲倦不堪直接坐在位子上像没了骨头,松散在了座位上,林青云心疼又关切地看了看女儿,没有说话。

八月底九月初的天气,阳光闪闪,仿佛万物都发光了起来,正像林栖此时此刻的心情,虽然早已累的直不起腰,对一切却充满着欣喜、向往……

一路上林栖都在听父亲赞叹这大城市的环境与绿化,不停地说着还是大城市好。将近一个小时的车程,终于到渴慕已久的地方了,下了校车就有学校里组织的迎新志愿者迎了上来,热情地与下车的新生及他们的家属们打招呼,又一边帮忙拿行李。

林栖好奇地小声跟父亲耳语道:“爸,都没有女生来接新生的哎”。

林父正与上前来帮忙拿行李的志愿者学生说话,就随口应道:“女孩子哪有力气搬东西,这些个行李都那么重,累坏了家里人多心疼……”。

林栖不知如何反驳父亲的话,只好无奈地耸了耸肩。

林栖的父亲乐呵呵地问志愿者们接下来的报到流程,三个帮忙拿行李的男生中,一个瘦高个子带着黑框眼镜的男生笑嘻嘻地跟林青云讲接下来的程序,并把他们带到学校搭建的临时接待大棚下,让他们坐下来等待。

眼睛学长带着林栖到排队注册处注册报到,一路上跟她讲了些学校的教学楼位置以及宿舍食堂的大致方位。排了大约半个小时的队,填完各种表之后,从工作人员那里领取到了校园卡,她所在班级的代班长就在领卡处等待每一个他所带领班级的同学。

林栖正说要去父亲那里,只见一个约178公分的眉清目秀的帅气男生站在自己面前,林栖瞬间有点脸庞发烫,心脏怦怦直跳……

男孩很自然地自我介绍道:“你好,我叫张鹏越,我是你们班级的代班长”。

“以后你有什么问题可以随时问你们的代班长的”,黑框眼睛男生关切地说道。

“你好,学长,我叫林栖……”林栖的眼睛盯着眼前这位帅气的男生,不由得脸更烫了……

“以后有什么无论工作还是学习上的问题,都可以随时问我”,张鹏越笑道,心理暗自说道这么害羞的女孩子。

“好的,学长,麻烦你了”

“走吧,我带你去你们宿舍,然后帮你领了宿舍钥匙。你们宿舍已经有个女生提前好几天就来报到了,那时候学校还没开始接待。叫张乐乐,估计一会儿到了她还在宿舍收拾东西。”

“学长,她来的好早啊。”

“她家是吉林的,估计火车票不好买,所以买的提前的票过来了。”

“学长,你不在接待处接咱们班其他新来的同学吗?”

张鹏越轻笑道:“没关系,他们注册完,工作人员都会告诉他们在接待处等代班长,我接到一个送到宿舍一个,尤其是你们女生,机械学院实在太少了,今年咱们班就你们四个女生。”

“哦,这么少…”

林栖转过脸看着张鹏越的脸,仿佛想起了什么,立马又转了过来继续往前走了。说着就来到林青云所在的地方,大家一起搬着东西来到宿舍楼。

张鹏越到宿管阿姨那里取了宿舍钥匙,长长地走廊拐了三个弯,上到三楼,代班长停在门牌上写着315的门前,他敲了敲门,没有回应,之后便拿出刚刚领取的钥匙把门打开,让大家把东西放进去,三个志愿者放下行李便与林栖父女告别走了。

刚进宿舍林青云就讲宿舍里里外外打量了一番,四人间看起来很宽敞,有阳台卫生间。林青云说道:“条件不错啊,还是上学好啊”。

站在旁边的张鹏越静静地看着这对父女,突然想到还有事要办,于是说道:“张乐乐估计是出去买东西了,也是她爸爸跟她一起来的,他们来时带的行李特别少,估计一会儿就回来了,叔叔,你们先在这收拾吧,我去接其他新生”。

“行行行,你去忙吧,哎呀,实在太辛苦你啦”。

“应该的,叔叔,你们收拾吧,我先过去了”。

林栖爬上床铺,准备铺褥子,林青云站在阳台上看看外面的环境。这时候匆匆忙忙的身影窜进寝室,一个皮肤略黑女孩子,一头棕色浓密的俏皮短卷发,着装很普通且中性化,如果不是有着一双大的让人惊奇的大眼睛以及长的不可思议的长睫毛的话,别人根本看不出来哪里还有女孩子的特征。

而刚进门的张乐乐不觉得一愣,看着眼前的这个女孩,乌黑发亮的柔顺长发,清纯秀丽的脸庞,举手投足间透露着些许古典气质,笑起来有点羞涩,更显温婉动人,身材纤瘦,让人看起来都心声怜爱。

看到宿舍来了新室友,她便兴奋地上前帮忙收拾,说道:”你好啊,我叫张乐乐”,然后又冲着林青云笑了笑喊了句叔叔好,林青云也热情地回应了一句,然后找了张凳子坐了下来,他需要休息一下了,总算将女儿平安送到宿舍,等会儿就要启程回家。

“我来帮你你吧,反正闲着也没事”,说着就撸起袖子帮忙将被褥递了上去。

张乐乐正等着林栖的回应,只见恬静的脸颊上镶嵌着一双清澈的眼眸,心中暗自羡慕道:”她生得好美”。

林栖忙接了上来,满脸的愉悦到:”谢谢你,我叫林栖,听带班长说你提前好几天就到了,你来的好早“。

连声音都这么轻柔温婉,张乐乐对眼前的这个女孩有着莫名的好感,“嗯,我家是吉林的,离得远,票比较紧张,怕来晚了,所以就提前几天到了”。

在床铺上正在收拾的林栖看到这么热情的室友心里很温暖,于是就放下心来,不用担心与室友关心处不来了,毕竟刚来学校的时候高中时的闺蜜给她提前打了预防针。张乐乐笑起来的样子很甜,一排洁白的牙齿衬的皮肤更加的黑白分明了,林栖觉得这样的室友很可爱。

林青云在一旁默默地看着这两个女孩儿,听着她们的谈话,觉得很温馨。“你们以后一定要好好相处啊,人家说一辈子同学三辈子亲,你们这么有缘不容易啊,都是缘分,一定好好学习,好好相处”。

“嗯,叔叔,我们一定会的”。

“哎呀,爸,你就放心吧,看你啰嗦的”,林栖半撒娇地看了一眼林青云。

看林栖收拾完,林青云说着要走,林栖把从家带来的营养快线塞包里两瓶,又塞了两个苹果交给林青云。又拿了个苹果递给张乐乐。

林青云父女出了宿舍楼,径直来到楼下的小超市买了两包饼干,在去公交站牌的路上吃了,林栖看在眼里甚是心酸。自己应该带父亲去食堂吃个饭的,只不过这是看着父亲坐上公交车的时候想起来的。

看着父亲远去的背影,眼眶不觉得湿润了。她有太多说不出的话语,只能在内心哽咽。直至父亲坐的公交车消失在马路的尽头,林栖才转身往宿舍走去。在回宿舍的这一路上,她的心里是失落的,但她自己并不明白这种失落感从何而起,又从何而终……

还没踏进宿舍门,就远远看见宿舍门口站了位男生,林栖心想道:”估计又来了位新室友吧“。

进门映入眼帘的是一个着装新潮,披着长卷发的女孩。看到门口有人进来,长卷发女孩冲着林栖微笑道:“你也是这个宿舍的吧,我是尹清月”。

这是林栖才完全看到这个着装新潮女孩子的样貌,一双丹凤眼嵌在清秀的脸庞上,使本来就美的容颜更显妩媚动人,画着淡妆,浑身透露着女人味。林栖心里暗自道:“但愿不要像看起来的那样不好相处”。

林栖忙回应道:“你好,我是林栖,刚刚那位女生是张乐乐,你们应该见过了吧”。林栖指向正在洗手间洗苹果的张乐乐。

“嗯嗯,林栖,我们见过了,还是张乐乐帮我把东西抬上来的呢”。

“我来帮你吧”

(快捷键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