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控 > 穿越重生 > 霸道王爷狂暴妃

初来乍到

更新时间:2017-04-19 本章字数:5866

B区实验室

苏妍左手拿着试剂,开始向着烧杯内倾倒。

“砰!”只余顷刻间,爆炸席卷了整个B区实验室。

……

“咳咳。”苏妍曲起手肘,手掌扶着沉重的脑袋。头顶只余一些微弱的光照射下来,身上的衣物散发着一股焦臭味。

脑袋却是太过沉重,她记得,她只是在制作化学新计量,怎么就突然爆炸了。她制造的炸弹冲击波足以有摧毁一个B区实验室的能力,冲击波的威力极大。

她感受了巨大的冲击波,但是身体并没有痛楚,一道巨大的光芒闪现,将她带到一个陌生的环境。

一道身影压制住她两侧的肩膀,唇开始滑向她的脖颈。苏妍还未从余波里反应过来,身上就被压制,她本就没有招架之力。

本就丝丝缕缕的挂在身上的衣服被撕扯,苏妍眼里布满了惊恐,鼻息间还闻到淡淡的血腥味。

肩膀被压制住,她看着身影再次靠近自己的脸颊,唇齿狠狠地咬在他的脖颈,温热的液体席卷了苏妍的唇齿间,眼眶的泪水毫无征兆的滑落出来。

他却丝毫不动容,手上的动作不停。

“滚…啊!”

肌肤被迫映上痕迹,身子毫无抵抗之力,嘤咛呻吟掺杂在男人磁性的喘气声中。

男人从女人的身体里将自己的分身拔了出来,眉锋微皱,深邃的眼眸微微眯起,他完美的轮廓将五官都明亮深邃的分布在上面,脖颈上的血还是滴答滴答顺着骨架向下滑动,带着极致的诱惑。

如瀑布般的发凌乱的散在了他的肩上背脊上,他转身将卧榻上的黑袍置在苏妍的身上。

轻舔了一下唇间,回味她的美味。

他打开门,“给我照顾好她。”暗夜中的黑影便随着声音的落下消失在人海之中。

“啪!”门外的人早已远去,伴随着哒哒哒的声音,这潮湿的小屋里满是旋旎。

清晨

身上的人影早已离去,只余一件黑袍盖在苏妍的身上。

泪水如潮涌般倾泻,双腿间的疼痛让她铭记,娇小的身影略显瘦弱,脸颊略显苍白。唇齿间腥味的液体弥漫开来,血液顺着唇滑落下来,染红了整片脖颈。凌乱的发丝缠绕在脖颈,和血液混为一谈。

她曲起双腿,疼痛立刻席卷全身,如今的苏妍,呵,竟没了完好之身。

黎明之际,苏妍似了无生机一般,机械般的用黑袍将全身裹着。

“吱呀~”门有些摇曳,从内侧轻轻地打开来,一瞬,屋内的景象暴露在太阳光下。

阳光的温暖无法照入夏紊早已冰冷的躯壳,已经适应了黑暗的双眼突然迎接光明需要一个缓冲。

耳朵四周都是嘈杂的声音,淫乱的放荡的,还有嘶吼恐怖的。

“好,好美。”入目的是周遭破烂不堪的景象,男人们骑在女人身上,还有躲避这场为难咬舌自尽的,他们的本性全部暴露无遗,人之本性。

苏妍呼吸了一口新鲜空气,看着周遭的人开始向着自己靠近,却带些害怕地后退。

“跑啊!”身前闪过一道影子,将苏妍拉扯着往前跑。

身侧也多了另外一个人影,他们每个各持一把剑,剑芒锋利毕露,所到之处尽是血污。

苏妍从来没有见过这么残忍血腥的一面,脸色早已苍白,忍住了泛呕的动作。

苏妍随着他们逃离了那处,他们停下脚步,却没有松开拉着他的手。

眼前入目的是一间小茅草屋,看上去有些年代,此时被太阳照射,有一种黄灿灿的感觉,却让人感觉有些温暖。

苏妍不知道这两人是干什么的,这个时候不是伤悲秋怀的时候,她得振作起来。

她开始仔细打量将自己带离刚才的危险处境的两个人,他们的容貌早已被血污给污染,但是身上的绸缎却是极好的,另一个人毕恭毕敬的向着那个看上去贵气高贵伟岸的男人。

他似是注意到了苏妍打量的神色,温柔一笑,“敢问姑娘为何在刚才那地?”他说完很礼貌的看向茅屋,握着苏妍的手也放了开来。

苏妍微微弯腰,表示谢意道,“谢谢您的相救,请问这是何地?”她看着眼前人的上装和衣服的质量都不是现代,这到底是哪儿,她迫切地想弄清楚。

身旁的另一个男子,握住手中的剑,“不可对公子无礼。”他身上凌厉的气场全开,一副你对公子不敬就会将你就地解决的模样,况且才刚杀了人,身上的煞气甚是骇人。

“不得无礼。”贵气的男人制止了他,“他叫忤,是我的贴身侍卫,还望没有惊吓了姑娘。”

“公子!”忤一脸恼怒的看着苏妍,看了一下男人警告的眼神收了刀,气势却没有收敛半分。

苏妍并没有理会忤,转而看向男人,“我名叫苏妍,请问这是哪儿?”

“此处是东门国的京城边境。”他颔首,“穆祁昊。”

苏妍微微点头表示感谢,知道他是报了自己的姓名,但却不明白这是此地,内心有些震惊自己究竟是来到了何处,为什么身前的二人身上的衣着和自己那个年代的不一样,甚至还十分超前,到,倒像是古代的。

苏妍被自己的想法吓到,脚步微微一漾,身子不稳跌倒在地。

双腿间的血迹顺着双腿流了下来,黑袍因而有些宽大,倒是让双腿给暴露了出来。

“故,姑娘…”穆祁昊有些诧异,内心震荡,内心已经有了结论。

苏妍刚才被他们拉着跑了很长时间,再加上身体因为强暴不适,此时更是涣散的她竟没了力气。

“忤,去找些姑娘家的衣服来,还有准备沐浴的热水。”忤平静的应下,这种事在这里早已不足为奇。奇怪的是,苏妍身着不凡,黑袍上是金丝缕所制,莫不是,他被亥住,转而将穆祁昊带离开来,手贴在穆祁昊的耳畔。

(快捷键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快捷键 ->)